“你说他这么好的人,连酒都不会喝,一生都投入到了他那个该死的什么学术研究,根本就不会得罪人,你说为什么……就这么没了呢!”孙教授的妻子梁静双手掩面,不停地啜泣着,一旁的儿子孙宏拿着纸巾不断为母亲擦拭。

  很早就听说孙教授的妻子美艳至极,今日一见,确如其闻:眉似远山,面若芙蓉,远远近近,像一幅清丽的画。对于一个已经39岁的中年妇女而言,她的皮肤简直和17、8岁的小姑娘没什么两样。

  可是这种美艳的外貌并没有让萧然感到如痴如醉,反而,透露给他一丝不自然感。

  而孙宏,则充满一股无论如何也不能演出来的文静,让人难以忘却,可就是这样儒雅如公子一般的人,腰间却别着一支与他的这份文雅格格不入的打火机。

  现在是8月6日早上7点48分,孙教授被害第二天。

  根据调查,石城大学值班室的人员在暑假期间每天晚上10点、11点、2点共分三个时段对全校进行巡视,而确认所有教室、办公室的门窗都锁好是在第二个时间段,也就是11点到1点30分之间。根据当日值班人员小李的说法,当时进入孙教授办公室时并未发现有矿泉水放在办公桌上。而根据记录表格上记录的搜寻时间,当时是1点18分。

  “那么,凶手就是在1点18分之后潜入孙教授办公室放置的矿泉水喽。”王腾推断到。

  酷匠《Q网@#永o久R“免ZA费(M看小)%说/

  然而,在调取校内的监控录像查看之后,王腾显得很是失望,因为没有一个人在凌晨1点到早上6点出入学校。

  难道,犯人是在早上六点之后进入学校放置的矿泉水?毕竟被害人是在下午3点30分左右遇害的。

  不过,王腾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办公室的钥匙总共有两把,一把在教师手中,另一把在值班人员手中。然而孙教授却是个例外,他害怕自己会弄丢钥匙,所以干脆没有向学校申请领取自己办公室的钥匙。昨天是孙教授暑假第一次返校,也就是说,在他到学校之前,除了值班人员第二次巡逻时会把门打开,检查窗户的情况,其他时间,办公室的门一直都是锁着的。

  犯人究竟是如何进入到这间办公室放置凶器的呢?

  王腾始终纠结着这个问题。

  然而萧然却让他愁上加愁:“被害者所喝的矿泉水瓶是全新的,上面也未被检查出针孔注射的痕迹,那么凶手究竟是怎样往矿泉水中投毒而又不损坏矿泉水瓶的呢?”

  警方陆续询问了孙教授的妻儿和其学生魏新颖的不在场证明。

  “我昨天晚上被朋友邀请一起去吃饭,”梁静说道,“我7点左右从家出来,然后和朋友一直聊到11点多才从饭店离开,后来我提议去一家日式酒店居住,说那里的温泉非常不错,而且24小时营业,然后她就跟着去了。泡完温泉大概2点多了吧,然后我们就回各自的房间休息了。”

  “各自的房间?没住在一起吗?”

  梁静有点尴尬的摇了摇头:“没有。我和我朋友都不算什么富人,那个酒店的住宿费是很昂贵的。不过当天酒店搞了一个活动,商务单人间打5折,我们一看还算合适,毕竟也不会住多久,就订了两间。今天早上6点多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然后便赶到了警局,就听见了这个噩耗……”

  “我昨天一直呆在家里看电影,没有人可以证明。”孙宏说道,“不过我昨天晚上12点左右在网上进行了一笔消费,你们应该可以查到我上网使用的IP地址,而且在那之后我一直在小说网站看小说,那里应该也会有IP地址的记录。大约3点多才睡觉。当然喽,你们要是说我伪造IP地址我也不能说什么,但是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昨天晚上一直呆在宿舍整理房间,一直整理到11点多,洗漱后就上床睡觉了,没人能给我证明。”这是魏新颖的回答。

  萧然听完三个人的不在场证明微微皱了皱眉头,以现在的这个局面看来,魏新颖处在最不利位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