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孙牧,40岁,现任石城大学文学系教授。死因是氰化物中毒致死。根据报案者称,她约孙牧于今天3点在教学楼F401室进行毕业论文的讨论,但似乎孙牧忘记了约定,所以赶到学校的时候有些迟了,同时据报案者称,当时孙牧满头大汗,且喘气不均。与报案者见面后,告之要先到他办公室取一些资料,然后便发生了这起命案。”

  王腾觉得自己挺倒霉的,石城大学徐达的他杀案件还没处理清楚,就又遇到另一起案件,而且同样发生在石城大学,难道说,是校长的诅咒?

  “呵呵!”王腾不由得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是可笑,诅咒这种笑掉大牙的事情,他这个无鬼论者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现在首要目的是要缩小犯罪嫌疑人的范围。”萧然这个时候突然插话道。

  “你怎么就确定他不是自杀?”

  E酷*:匠网R}正版首发{

  “服毒自杀的人,应该不会站着服毒死掉吧!”

  王腾仔细想了想,他貌似还真没遇到这样的情况:“嗯,应该吧!”

  “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了解孙教授的为人。”

  “哦?他是个怎样的人?”

  “他几乎把生命的全部精力都奉献给了他的事业,从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仇家,而且还是个热心肠的老好人,他也有妻儿。而且他还曾经说过‘绝对不能让我的妻儿因为我掉一滴眼泪。’所以,我排除他自杀的可能性。”

  王腾听后,点了点头,叫来一旁的警员,让他去找报案者核实一下刚才萧然说的是否属实。

  “其实,犯罪嫌疑人的范围已经缩小了。”

  “怎么可能?”

  萧然举起刚才一直拿在手中的装有被害人所喝的矿泉水瓶的密封袋说道:“首先,孙教授的习惯是只喝这一种品牌的矿泉水,他自身连水杯都没有,因为他觉得接水是在浪费他的时间。因此,每到下班的时候,孙教授都会在办公桌左上角的笔筒旁放置一瓶新的矿泉水。凶手利用这一点作案,说明这应该是熟人犯案,更准确一些的话,凶手清楚地了解孙教授的这一习惯。但是,现在正值暑假,严谨的孙教授是不会将一瓶水放置在桌角一个暑假的,最起码,三年来,我从未在放假的时候看见过孙教授的办公内放置过矿泉水。”

  “难道你放假从不回家?”

  “你也知道,我爸是局长,整天忙于工作,我的妈妈也已经不在了……所以我回不回家其实无所谓……”

  “啊,抱歉!”王腾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抱歉道。

  “那么究竟为什么今天办公室内多出了一瓶矿泉水?其实答案也很简单,凶手一定知道孙教授今日的行程以及他的另一个习惯——‘健忘’,孙教授是一个热爱工作的人,除搞学术外的其它事物基本都不会被记入大脑,所以,他迟到的事情我们这些学生已经见怪不怪了,而他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特意搬家到学校附近的地方,步行只需要五分钟。而今天气温最高温度高达35°C,一个不爱运动只专注搞研究的人快步奔向学校,自然会因为大量出汗而感到口干舌燥,这一点从尸体所穿衬衣上仍留有大量汗渍可以看出。

  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来到办公室后,看到有新的未拧开的矿泉水不顾三七二十一想一饮而尽的原因了。否则按照孙教授的身体状况,会因为虚脱而昏倒,自然,水对他的诱惑力是极大的。

  而至于矿泉水是何时出现的,你可以向值班人员询问,他们每晚都会确保所有教室及办公室的房间、窗户是锁死的,因此应该会有保安注意到矿泉水瓶这件事,这样就可以缩短时间范围,然后,你们就可以查看那段时间的监控摄像头来确定犯罪嫌疑人。

  综上,依我推断,犯罪嫌疑人无外乎三个人:孙教授的妻子,儿子,以及这次案件的报案人——魏新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