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下午。

  萧然已经在审讯室里被审问快一个小时了,哈欠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个。此时的他看上去稍显狼狈,头发有些松散,指甲里满是浑浊的泥土,睡眼惺忪的双眼中布满了丝丝血丝,只不过他的手上此刻正抱着一条乖巧安静的泰迪幼犬。

  “姓名。”

  “萧然。”

  “年龄。”

  “21。”

  “认识徐达吗?”王腾将手中的照片推到萧然面前。

  “认识,石城大学的校长。怎么,他死了?”

  “嗯,今天早上发现的尸体。”

  萧然双眉微微一蹙,没想到,随意地一问却是正中命题。

  “自杀还是他杀?”

  “他杀……”王腾猛地一拍桌子,“嘿,小子,现在是我问问题,你少多嘴,老实回答!”

  “好好好,我不多嘴。”萧然不服气的把头一甩。

  “3日晚上11点到4日2点你在哪里?”

  “在家睡觉。”萧然嘴一撇,不耐烦地回答着。

  “有人可以作证吗?”

  “没有。我爸他一直忙于工作,在我睡着之前一直都没有回来。”

  酷◇匠网na永久免.3费9y看%v小说r7

  王腾始终凝视着萧然的双眼,仿佛没有任何一种谎言可以瞒过他,无论善恶!

  “那你母亲呢?她能为你作证吗?”

  一听“母亲”二字,萧然慵懒的双眼中增添了一丝惆怅,只是这种变化微乎其微。

  人,尤其是男人,从来都不愿将自己内心的脆弱展露给一个外人,他们始终安慰自己: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即使是装,也要装出坚强。

  王腾也是个明白人,干咳了两声,便转移了话题。

  “你看,这是什么?”王腾将装在密封袋中的学生证递到萧然面前。

  原本慵懒的身体不由得坐直了些:“很显然,你在现场发现了我的学生证,而且看学生证的背面应该是沾染上了被害者的血迹,所以你就把它当成是我犯完案后的证物,是吗?”

  见王腾不回答,萧然冷笑一声:“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学生证确实是我的,但谁拿走了或者偷走了我的学生证,我并不知情,我更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学生证会出现在犯罪现场,如果你认为我是犯罪凶手,那么还请你尽快展开调查,然后你会发现一切做的都只是无用功罢了,因为我是清白的!所以,现在立刻放了我才是你最明智的选择。否则,到时候你跪着求我走出这间屋子,我都不会答应的!”

  “砰!”王腾愤怒地掀桌而起,“我们警队该如何行动,还轮不到你一个小毛孩来指使!如果你是无辜的,我们自然还你清白,但如果你是有罪的,哼!我会让你体验到生不如死的监狱生活。”

  王腾越说越激动,其实有些时候,他自己对自己的脾气都感到害怕,他知道这种脾气就如同一枚不定时炸弹一样,不定在什么时候就会让他“粉身碎骨”。可是,他却无力改变。

  看着一脸怒气的王腾,萧然不但毫无胆怯之色,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你……”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不合时宜地打开了,一位年轻警员走了进来:“王队,你的电话,是萧局长打来的。”

  “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王腾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怒气。

  王腾整理了一下记录本,刚想出门,却被萧然叫住了。

  “你接完这个电话后,不仅会马上放了我,还会让我参加这个调查。”萧然收起了放肆嘲讽般的笑声,一脸平静地说道。

  王腾皱了皱眉,不解地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萧然依旧一脸平静,只是嘴角泛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因为萧局长,是我的父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