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竟然怀疑到我的头上来了,要知道媚儿可是亲生女儿,我唯一的女儿!”听王腾他们说让自己接受催眠测谎,孔森就彻底爆发了,他们分明是将他看成了犯罪嫌疑人。可是杀害自己亲生女儿这种事情他根本不可能做得出手,就这样被扣了一顶帽子,他当然想不通。而且孔家权利滔天,他可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被几个小警员耍得团团转。

  王腾惹不起孔森,只能连忙安抚他的情绪,一面询问性地看着萧然,分明是想知道这事情是否还有别的处理办法。萧然把头偏向一旁,分明不打算搭理王腾。孔森用一种冷漠的表情扫过众人,依着孔森在石城的权威,除非他主动接受催眠,萧然知道就算是王腾,也不敢开口强迫。

  萧然叹了口气,若是想要从孔森口中套出十五年前事情的真相,只能采取这种借口以及“非法”的手段。他走到孔森的面前,干脆地往桌子上一座。孔森看了萧然一眼,眼中露出了玩味的表情,他这辈子见过不少的大人物,但是他们在自己的面前尚且都是胆战心惊,而唯有萧然,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竟然敢公然和自己叫板,而且也没有丝毫怯场。

  萧山的儿子?还真是虎父无犬子。

  “你要说服我?”孔森饶有兴致地看着萧然,他倘若有这个本事,那就放马过来。

  “是。”萧然点头,没有丝毫犹豫,“第一,我们警方并没有怀疑你,虽然你当时没有在现场但是就出于你对女儿的喜欢,就没有犯案动机。第二,跑车爆炸隐含着很多不稳定的因素,很有可能是人为造成的。我们没有办法获悉更多的情况,你作为死者的父亲说不定可能知道些什么,而这些线索隐藏在平时生活的各种细节中,你不一定回想得起,用催眠的方式,是最为有效的。第三,如果你真的没有杀害你的亲身女儿,又为何害怕催眠测试,要知道身正不怕影子歪。”

  萧然说完之后,就非常严肃地看着孔森。他已经尽力了,接下来就看孔森应该如何选择了。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反正我相信孔先生您没有做过这事情,你大可以坦坦荡荡地证明自己。”

  孔森又看了萧然一眼,不过很快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很好,你说服我了。”

  “晓雅,可以了。”萧然听到孔森的答复,然后迅速地从桌子上退了下来,他完成了他的任务,接下来涉及到专业知识,就交给李晓雅就好了。

  李晓雅点了点头:“孔先生,这边请。

  因为孔森要求必须要一对一,所以只留下了李晓雅一个人。这是在警局,孔森又是聪明人,所以萧然并不担心孔森和李晓雅独处。他和王腾站在外面等候消息,王腾递给了萧然一根烟。

  “我之前说过,我不抽烟。”萧然没有接过香烟,这种既会损害智力,又会损害寿命的东西,他一辈子都不会触碰。

  王腾这才后知后觉地想了起来,把烟点上,一个人抽了起来,“我也不喜欢这个东西,但是现在情况如此复杂,我也只能靠这个让自己镇定了。”

  萧然耸肩不置可否,现在的情况应该还不算糟糕吧。

  李晓雅很快就从房间走了出来,孔森跟在她的身后,仍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如果没有事情,我就先回去了。还得准备媚儿的丧礼。”

  他说完就快速离开了众人的视线,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们有没有同意,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获得他们的同意。

  _‘酷√匠m网首发w

  孔森向来我行我素,他在石城也绝对可以横着走。所有猖狂的人,都是因为有其狂傲的资本。

  “怎么样?”王腾连忙急切地问道。李晓雅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又走回了房间。王腾和萧然没有办法,只能跟着走了进去。李晓雅顺手就把放在桌子上的录音笔打开,然后就听到了孔森的声音。

  从催眠到交谈,大约进行了三十多分钟,期间孔森有数次都有醒来的趋势,但是都被李晓雅控制了下来。可就算是这样,李晓雅用尽了方法,也没有从孔森的口中套出任何有效的信息。

  听完录音之后,萧然寻了一处地方坐下,王腾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孔森的催眠,你怎么看?”

  他现在能够指望的人,也只剩了萧然,虽然萧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但是说不定可以知道这其中的曲曲折折。萧然点头,给出了王腾两个答案。

  第一,孔森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们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第二,孔森的戒备太强,所以根本就没有被催眠,只是做出了一个被催眠的假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