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虽然你的分析很合情合理,但有些事情还是要证据的。”

  萧然手里拿着的明显片上写着寥寥的五个字——“姐姐的祝福”。

  刘宇呆愣片刻,挠了挠头:“只能说你运气好罢了。”

  “不管怎样,这是一个可喜的线索。”萧然把明信片小心收起来,然后继续翻找,却在床板底下看到了一摞汇款单。

  “和你说的完全相反,这个姐姐非但没有恨张新锐,反而每年都会给她寄钱。”萧然扬了扬手中的汇款单,心情大好。

  但他突然不说话了,因为他忽然想到之前的推论。之前他推断杀死张新锐的应该是她姐姐,而现在有汇款单,说明她姐姐对张新锐很好,那她就不会是凶手。既然如此,那杀死张新锐的人到底是谁?难道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又是谁?

  整个案件似乎又乱了,以前的推论现在看来也不是那么可信了,萧然的自信心严重受挫。

  好在现在有了汇款单,他可以找到汇款人的消息,如果能够找到张新锐的姐姐,说不定就能知道杀死张新锐的人到底是谁。

  萧然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脸蛋,强提起精神来。

  “好吧,只能说你出门踩狗屎了,运气这么好。”刘宇在一旁郁闷的道,他却不知道萧然此刻比他更郁闷。

  拍拍他肩膀,萧然眯眼道:“接下来的事情就靠你了,只要找到汇款人的名字就可以。这个对你而言,简直是手到擒来。”

  刘宇有些得意的道:“最多半小时,我就会给你答复。”

  魏新颖在外面和老人聊天,两人聊得很开心,女生果然都是感性动物,富有同情心。如果是萧然遇到这种情况,通常只会给点钱,而不会和老人去聊天。

  其实现在老人虽然生活清苦,但他并不会太过在意物质上的享受,反而精神上的空洞才是急需弥补的。

  …酷x匠V网BC永◎(久$免m1费9B看i5小q"说iH

  半小时后,刘宇一脸颓败的走出来,看着萧然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查不到汇款人的信息。”

  “怎么可能?这上面汇款的信息那么齐全,你竟然查不到?”

  “我侵入了邮政的系统,发现根本没有这些汇款单的信息。”刘宇无奈的摊开手。

  按理说,邮政银行的每一笔汇款单都会留下原始数据,但他入侵后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些记录。

  萧然表情变得有些恍惚,苦涩道:“看来对方也是一个电脑高手,她当初汇款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有可能暴露身份,所以在汇款之后就入侵了邮政的系统,把她的信息全部删除了。”

  “现在怎么办?”刘宇眼巴巴的看着他。

  萧然叹了口气,不说话。

  原以为找到汇款单就可以查到张新锐的姐姐是谁,但现在结果却不那么理想。线索似乎就此中断,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这种感觉很糟糕,萧然很无力,为什么自己总是在即将成功的时候失败?

  之后的时间萧然的情绪都很糟,离开张新锐家的时候他都没怎么说话。三人在离开的时候,把身上所有的钱全都拿了出来,总共两千块。老人说什么也不要,魏新颖只好说这些钱是张新锐打工赚来的,让他尽量花。

  这种说谎的感觉并不好,尤其是欺骗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三人情绪都不高,在棉城找了间宾馆住下,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就回了石城,气氛同样压抑。

  走出车站,萧然正打算打的回家,却不想看到一个熟人——王腾。

  王腾也在车站外面,看起来很是憔悴的样子。萧然走上去跟他打招呼:“王警官,好巧,你也在这里。”

  王腾面色有些尴尬:“哦,你也在这里啊,刚从外地回来?”

  萧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尴尬,也没多想,叹了口气说道:“我去了张新锐的老家,原本希望能找到点线索,但去了之后才发现更乱了。”

  于是,萧然就把他发现的线索向王腾简短的说了一遍,期间王腾一直没怎么说话,作沉思状。

  等到萧然说完,王腾才抬起头来,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当年孔家被灭门,最终获益的会是谁?”

  “当年负责调查案件的三人,一人死亡,一人失踪,而只有一个人目前还活的好好的。”王腾没有把话明说,但意思不言而喻。

  萧然脸色垮了下来,冷冷的盯着王腾:“你说我爸是凶手?”

  “我没这个意思,是你自己说的。”

  王腾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但看他神情,基本上就是这样了。

  “没有证据的话,你最好不要乱说,否则我不介意向我爸说这件事情。”萧然虽然也怀疑过萧山,但那毕竟只是怀疑,从未说出口过。

  “你说你想做警察,但你连感情都放不下,你凭什么做警察?办案要求理性,不是小孩子在过家家。我怀疑他怎么了?没证据又怎么了?现在所有的事情围绕在一起,你爸的嫌疑确实最大!而且,这些天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你爸都没怎么过问,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他为什么不敢过问?因为他心虚!”

  王腾压着声音,但语速极快,看来这些怀疑在他心里已经存在很久了。

  “你闭嘴,你这是恶意诽谤!”

  王腾冷笑一声:“你可以去告我。”

  “嘭!”

  萧然双目喷火,一拳打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