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刺耳的轰鸣声在耳边响起,正在和王腾聊天的萧然皱了下眉头,望向窗外,却看到一辆红色车身的保时捷停在别墅外面。

  车门打开,一个身着红色皮衣的女孩从上面下来。虽然看不清长相,但却能看清她的身材。火辣、性感、妖娆。

  女孩之后,有个男人也跟着下车——孔森。

  王腾和萧然起身来到别墅外,孔森看到他们先是一愣,然后就微笑着和王腾握手:“这几天要王警官费心了。”

  王腾摆摆手,客气道:“孔先生不必客气,保护人民安全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孔森点点头,随后看着萧然,面色平静,“没想到真的这么快就见面了,原来你是警察局的人。”

  “希望孔先生不要怪我唐突。”萧然不动声色的道。

  孔森和他说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阴毒,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萧然依旧看到了。所以两人表面上看来十分客气,实际上却非如此。

  “不要站在这里,进屋里说话吧。”

  孔森率先走进别墅,那个红衣女孩跟在他身后,想来就是那个孔媚儿了。

  孔媚儿经过萧然的时候,挑逗似的舔了舔嘴唇,萧然看清她的面孔,很精致,眼角有若有若无的媚意,看起来很是勾人。

  “我们这次来呢,主要是为了确保孔小姐的安全,希望孔先生能够全力配合我们。”王腾坐在孔森对面,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是必须的,王警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你们派出那么多的警力保护小女,我本人十分感激,这点酬劳还望收下。”说着,孔森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一百万。

  王腾扫了一眼上面的数字,眼睛跳了一下,但他却没接。推辞道:“如果孔先生把我们当成外面的那些安保人员,那我现在就带队撤离。”

  “王警官不要多想,只是个人的一点心意。”孔森哈哈一笑。

  都说孔家有钱,这一出手果然如此。能够在石城黑道白道叱咤这么多年,果然有很深的底蕴。

  王腾只是拒绝。

  无奈下,孔森这才收起支票。

  “孔先生没回来之前,我已经带队观察了你家。别墅很大,很气派。但这样却有一个问题,容易让人钻空子。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希望孔小姐活动的空间尽量缩小,如此我们才有足够的警力安排。”

  王腾向孔森说了一下他的想法,无非就是想把孔媚儿这些天禁足。保护的区域越小,她出事的可能性也越小。

  “不行,我还要上学,而且你们没权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本来腻在孔森边上的孔媚儿听到王腾的提议后,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反对。

  “坐下!王警官也是为了你的安全,听话!”孔森喝止道。

  “哼,反正我不管,如果你们要是限制我行动的话,我现在就离家出走。”

  孔媚儿大声嚷嚷,看得出来,她是被骄纵惯了。萧然无语的摇摇头,要是自己在家里跟老爸说话,早就两巴掌扇过来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也就释然,这孔媚儿据说自小丧母,孔森出于愧疚心理,肯定会对她宠溺之至。现在父母宠溺孩子的很多,造成的下场就是孩子非但不感恩,反而更加叛逆。

  “如果你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的话,我们警方也不会干预。反正命是你自己的,听不听随你便。”

  萧然眯着眼睛说道。他不是警察,这种话自然说的肆无忌惮。

  他的话虽然难听,但很管用。孔媚儿一听事关性命,果然不吭声了。只是她的表情仍旧有些不满,嘟着嘴一言不发。

  “王警官,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安排吧,媚儿会听话的。”孔森饶有兴致的看了萧然一眼,这小子有点能耐,一句话就把自己的女儿镇住了。

  其实说白了,主要是萧然了解这帮同龄人的心理。现在的人,锦衣玉食惯了,个个骄纵狂傲,不服输不服管。但有一点是他们最害怕的,那就是死亡。

  他刚才的话只不过是对症下药罢了。

  孔媚儿的房间在别墅的第三层,她有单独的卧室和卫生间,卧室外面还有一个小客厅,可以说是一个小型的居室。

  j看正☆版章●节上:酷/7匠-/网

  这次派来的警力全部都是男人,想要对她实施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是不可能了。

  王腾这次带来了八个特警,加上萧然,总共有十人。十个人分作两班,日夜轮换保护。

  “这种任务看似很简单,实际上却是最辛苦的。你在保护人的时候,不但要忍受无聊,而且还得随时打起精神,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这样精神就会很疲惫,你能应付的来吗?”王腾拍了怕萧然的肩膀问道。

  萧然默默点头:“可以,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那好,你跟我一起,负责晚上那一班。”

  萧然还是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等到真正接手的时候还真有点兴奋。现在是白天,王腾建议他先去睡上一阵,因为今天晚上就轮到他值班了。

  虽然孔森提供的房间很舒适,但萧然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脑子里几乎全都是这几天案子的问题,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鬼脸在眼前晃荡。

  虽然没有什么睡意,但萧然依旧强迫自己睡着。这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晚上的十二个小时防护对他而言是个不小的挑战。他是个要强的人,不希望在这件事情上出什么差错。

  夜晚如期而至,孔媚儿出其的配合,竟然真的窝在房间里玩了一天电脑。在保护期间,萧然才知道这件差事的辛苦,一直打哈欠,好在一个晚上都没什么事情。等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钟,萧然早已撑不住,回到房间里就埋头大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