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料到贺小蕊最终逃不过死亡的下场,但萧然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

  鬼脸通过视频直播杀死贺小蕊,这样做有两层用意。第一个,鬼脸要杀贺小蕊,毕竟只是凭她的一面之词,但有了警方的调查指正,她的罪名就坐实了。第二个,轰动效果:这件事情闹得越大,警方越发彻查下去,只有不断的查下去,隐藏在背后的孔家血案才能真相大白。

  而第二点则是鬼脸的主要目的。

  贺小蕊的案子,如果不去关注,就是一件普通的案子。但放在现在,则会让人不自觉的想到孔家,而鬼脸似乎对孔家的每一个人都很熟悉。对孔家那么熟悉,又会是谁呢?

  萧然百思不得其解,感觉思维进入了死胡同,心里很是颓废。

  家中。

  萧山在准备晚饭,见到萧然回来,他在厨房招呼一声又继续炒菜。

  X更Or新U最快上酷p匠`网'(

  萧然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将自己陷进沙发里,头望着天花板,脑海里却一直在闪过这些天的事情。

  先是徐达,之后是欧阳淞和约翰,一个个,直到最近的贺小蕊。这些人,每个人都和孔家有或多或少的联系,但当萧然想把他们串成一条线的时候,却发现总会在一个地方卡住——当年的孔家血案。

  孔家血案在当年造成了极大的轰动,而负责这起案件的人主要有三人,浦剑,钟灵秀,萧山。

  如今,除了萧山外,其余两人都已死亡。

  萧然翻过孔家灭门血案的卷宗,发现那些卷宗记录都很模糊。如果想知道当年的具体情节,只能问自己的父亲萧山。

  萧山将饭菜摆放好,道:“萧然,吃饭。”

  萧然坐到饭桌上,却没有急着吃饭。他端着碗,问道:“爸,你真的不能讲下当年孔家灭门血案的细节?”

  萧然满脸的诚恳。

  “爸!”

  萧山愣了一下,随后放下筷子,眉宇间有些忧伤,这种表情萧然很少在父亲脸上看到。

  “大多数的父亲都抵挡不住孩子的哭泣,而我,最抵挡不住你的倔强。”萧山长叹一声,“啪嗒”点起一支烟,烟雾缭绕,他似乎在回忆。

  “十五年前,我还只是一个小警员。虽然级别不高,但却充满干劲。当时与我关系比较好的有两人,浦剑和钟灵秀。因为我们三人一起破获了很多起案件,所以被人合称为三剑客。

  而就在那时候,石城孔家被人一夜间灭门,成为轰动整个省的特大案件。这起案件影响极大,牵扯到的人也很多,当时省局责令我们石城公安局立刻派人侦破此案。但这起案子的作案手段极为高明,几乎没有给我们警方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所以自发生之日,一直无人能破掉此案。”

  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吐出一口烟圈。

  “后来呢?”萧然插嘴道。

  “后来啊……”萧山闭上眼睛,脸上的表情很痛苦。“后来有一天,浦剑突然找到我和钟灵秀,对我们说他有线索。我当时觉得有些奇怪,就问他是什么线索。浦剑却没细说,只是说要去石台山。”

  “因为我还有其他的案子缠身,所以当时没跟他们过去。那一天晚上,浦剑就和钟灵秀独自驱车前往石台山,这一去却……”

  萧山语气颤抖,显得很痛苦,他抓着头发,眼泪掉了下来。

  “这一去,他们却再也没有回来。”

  “等他们出发后两天,一直都没有和局里联系过。那个时候,我们就意识到出事了。一路顺着石台山搜索,后来才在一处山谷里发现了他们。他们的车辆已经爆炸,而浦剑则被烧的面目全非。”

  “钟灵秀呢?她不是和浦剑一起吗?”

  “钟灵秀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她死亡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因为当初他们坠落的那处山谷野兽横行,她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性,而且……”萧山顿了一下,眼泪有些愤恨,“而且事后我们警方发现,浦剑他们的车子里有窃听器。由此可以认为,浦剑他们坠崖,绝对不是意外,而是被人设计袭击的。”

  萧然一听,表情很震撼。看来当年孔家灭门案果然存在许多猫腻,前去调查的警员竟然会在半路上被人杀害,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惊天的阴谋?又是什么人,为了怎样的利益才会不惜代价的去杀死两名警察?

  现在,谜团不仅没有解开,反而又增加了更多的疑点。

  萧然发现,自己以前还是太过低估这件案子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反对你进入警局么?”萧山突然抬起头问萧然。

  “知道,因为这里面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要黑暗!一个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就和当年的浦剑与钟灵秀一般。”

  萧山沉默,表示默许。

  萧然心里自然深知父亲的用意,父亲一直都在暗中保护着他,不希望他受到半点伤害,这一点他很感动。然而事实却是,在不知不觉里,他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无法回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