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疯了?地上多脏,你竟然拿舌头去尝这些泥土!”王腾不可思议的看着萧然,看怪物一样看他。

  原来,萧然说完自己知道张新洁的死亡原因后,就弯腰在张新洁坠楼的位置那里取了一点泥土,然后放在嘴里尝了尝。

  这般动作,自然让王腾感到惊异。不止王腾,孙正阳和刘雨晴也很是不解的看着他。

  “呸呸呸。”萧然朝地上吐了几个唾沫,笑了起来,“有点酸,有点涩。”

  “喂,你小子到底在做什么?老是这个样子,万一出事了,我怎么向你爸交代?”王腾被萧然快搞抓狂了。

  萧然耸耸肩,指了指地下,“你去去尝一尝那些泥巴,就会知道我在做什么了。”

  王腾白了他一眼,笑骂道:“你小子疯,我才不跟你疯。快说,到底发现了什么。”

  “我说过了啊,张新洁死亡的原因。”萧然一脸无辜的看着王腾,见他快暴走了,才说道:“如果你尝了这些泥土,你就会发现它们很酸很涩。但据我所知,石城位于北方,城市的前身是碱性土地。碱的味道辛辣带点苦涩,而我刚尝的味道却是酸和涩,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听他这么一说,王腾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这里的泥土曾被泼过酸性溶液?”

  萧然点点头:“在翻看案件卷宗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张新洁并非死于自杀,而是他杀。”

  “为什么?”王腾不解地问道。

  “因为眼镜。”

  “眼镜?”

  “案件报告中,明确注明案发现场留有一支破碎的眼镜,按照一般情况来讲,自杀者自杀前都会特别注意自身的仪容,更何况是年轻的女孩子,你想她会戴着眼镜去自杀吗?”

  王腾默然。

  “另外,还有一点可以证明,就是张新洁平常照片上的仪容就是不戴眼镜的,换句话说,能够不戴,她就尽量不戴。由此可见,她是一个很注意自己相貌的女孩,如此在意自己的相貌,就更不可能戴着眼镜自杀了。”

  “可是,也有可能是发生了意外啊?”

  “怎么可能,刚才你不是也说泥土曾被泼过酸性溶液吗?”萧然有些可笑地看着王腾。

  “可如果是他杀,凶手又是如何让张新洁来到指定地点,又是如何让她自己从楼顶摔下去的呢?”刘雨晴这时却突然问道。

  萧然微微一笑,不急不慢地继续解释道:“贺小蕊事先打电话给张新洁,大概是说‘是时候做个了断了’,然后约定时间,地点则为这个屋顶。然而张新洁按照约定时间来到屋顶的时候,却并未发现贺小蕊本人,很自然地,她四处张望起来,就在这时,她注意到了楼下有什么人,近视的她在屋顶上,为了看清那个人,戴上了眼镜。这里就是关键所在。”

  众人的神情越发紧张起来,而刘雨晴却显得更为害怕一些。

  “如果眼镜被人换成高出原有度数好几倍的眼镜会怎么样呢?她马上会失去平衡,想找个依靠,于是就会抓住身前的围栏,只是,围栏已经事先被人动过手脚了,等察觉到的时候,她已经和栏杆一起掉落在了地上。”

  “等一下,”王腾这时突然打断了萧然的推理,“若真如你所说,那么站在楼下的那个人应该是贺小蕊才对,可是贺小蕊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这个你要怎么解释?”

  “对,问题就在于此,贺小蕊明明一直呆在朋友身边,根本没有外出的时间,那么站在楼下的那个人又是谁呢?很显然,贺小蕊有共犯。而那个共犯,刘雨晴,就是你吧。”

  虽然萧然粗描淡写地说着自己的推理,可这些话语却给站在一旁的刘雨晴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

  “证据就是位于你右手食指上的伤疤。当时,你在看到张新洁坠楼后,立刻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将高度数的眼镜进行了替换,只是,运气不好,替换的过程中被碎玻璃片割伤了手指。虽然我很不明白,张新洁为什么不用树脂镜片,可不管怎么说,这还是帮助了我发现你犯案的证据。”

  刘雨晴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可是,王腾却早已出现在她的身后,按住她的肩膀说道:“麻烦您来警局一趟,协助调查。”

  看见僵直住的刘雨晴,萧然冷笑一声,继续说道:“而另一项证据,则是证明贺小蕊是凶手的铁证。顶楼的栅栏本来就已经腐蚀严重,如果再往上浇点强酸,则会让栅栏腐蚀的更厉害。张新洁死前一天,她和贺小蕊大吵一架。吵架过后,贺小蕊便对张新洁动了杀机,于是去买了强酸溶液。刚才刘雨晴说她看到贺小蕊曾经拿着白酒上天台,其实她拿的不是白酒,而是强酸!至于过了那么久都没有挥发掉,我猜,是浓硫酸的几率应该很大。”

  萧然的语气中充满自信,眼神闪着睿智的光芒。

  王腾听完却提出疑问,“你怎么确定那是强酸而不是白酒?”

  “我不确定,但有人能帮我们确定。石城只有一家化学试剂供应商,叫做陶氏,我们去查下张新洁出事前一天陶氏公司的销售记录就行,也就是1499年6月14号。”

  ¤5更新最快ro上酷匠网

  事件渐渐趋于明朗,萧然的分析也合情合理,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去查证了。

  陶氏公司是一家国营企业,品牌过硬,服务很好,而且极其正规,以往的每一单交易的数据都有保留。当王腾亮出警官证的时候,公司的负责人员立刻很配合的拿出那一年的账单。

  不出一会儿,电脑上就调出了1499年6月14号的销售记录,贺小蕊的名字赫然在列!

  浓硫酸(37%)一瓶,售价:80元,购买人,贺小蕊,1499年6月14号上午8:51。

  看着收据,王腾心里一阵赞叹。萧然的推测果然没错,贺小蕊确实曾买过浓硫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絮沨凋靈说:

第十四章---第十六章改编自《推理之绊》TV版第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