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城艺术学院的顶楼是按照西方哥特式风格建造的,在顶楼的边缘有一圈铁栅栏,栅栏主要是为了保护同学们在观光时的安全问题。

  当年张新洁从楼上摔下来的地点位于楼梯口右侧,那里是顺着风向的,夜晚的话确实是不错的观景地点。

  萧然围着栅栏走了一圈,发现绝大部分栅栏都已生锈,而张新洁坠楼的那个地方栅栏却是空的。

  “这块栅栏一直是空的么?”萧然指着空白处问道。

  X@看正-Y版p章节上酷_:匠.}网

  “不是,三年前才成这样的。”孙正阳想了想,眯起眼睛道:“学校这批宿舍都是十年前建的,这些年学校的经费不是很充裕,所以顶楼的这些安全措施一直没有维护。这些栅栏在几年前就已经腐蚀生锈了,学校曾发通知让同学们不要倚靠栅栏,以免发生意外。

  张新洁坠落那晚,栅栏也跟着一起掉了下去,所以警方认为,张新洁之所以会坠楼,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太过大意了。”

  “这样的解释似乎合情合理。”王腾摸着下巴说道。

  “事发当晚,贺小蕊在哪里?”萧然问道。

  “她有个朋友生日,在艺术院外面的一个酒吧唱通宵,很多人都可以证明。”孙正阳说道。

  “一直都在?中途从没离开过?”

  “从未离开,这是当年警方多次调查的结果。”

  萧然闭上眼睛,眉头无意识的皱在一块。如果按照孙正阳说的,那贺小蕊确实可以排除嫌疑,但他却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要不然鬼脸也不会无缘无故地绑架她。

  他脑海里构建起一个画面:张新洁站在楼顶远眺,夜晚的风微凉,就在她享受清风拂面的时候,所趴着的栏杆却突然倾倒,然后她就坠落下去。

  “年久失修,严重腐蚀,栏杆……”萧然喃喃的念道。

  “你在说什么?”王腾奇怪的看一眼萧然,不明白他在讲什么。

  萧然却没理会他,而是问孙正阳道:“能够找到当年贺小蕊和张新洁的同学么?”

  “这个倒是可以,我们学院正好有一个,她叫刘雨晴,当年毕业后留在学院任职了,我现在就去找她过来。”

  刘雨晴戴副眼镜,看起来很文弱。她来到天台之后,和两人打了个招呼,看上去很斯文。

  “你好,请问你还记得贺小蕊和张新洁么?”萧然直接开门见山。

  刘雨晴点点头,闭上眼睛回想一阵,脸上时而难过时而高兴,“她们俩以前都是我的室友,不过在大二之后就分到别的宿舍去了。”

  萧然眼睛一亮,“那你能说说她两人的关系么?”

  “我记得以前她们俩关系挺好的,吃饭上课都在一起,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下变得形同水火。后面我才知道,好像她们喜欢上了同一个男生。”

  “张新洁出事那天,贺小蕊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萧然继续抛出一个问题。

  “没什么反常的举动吧。”刘雨晴的声音有点不确定,过了会儿她又说,“但似乎在张新洁出事前一天她们曾经很激烈的吵了一架,整个宿舍楼的人都听到了。后来她们俩谁都不理谁,自那之后,我就见贺小蕊整天早出晚归,有一天我还看到她上天台,那时候我还以为她是看不开想做傻事,我还劝了她几句。”

  “你说什么?贺小蕊曾经上过天台?”萧然蓦然打断刘雨晴。

  “是啊,那天她还带了一瓶白酒上去。我就是看她带白酒所以才认为她想不开的,其实贺小蕊人没那么坏,她以前对我们也挺好的。”

  刘雨晴说完,用左手的食指推了推眼镜。而这个细微的动作却让萧然注意到她的左手食指上有一道不怎么明显的伤疤。

  萧然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他蹲下身子,然后伏在张新洁跳楼的地方闻了闻。

  王腾看着他奇怪的动作,问道:“你在做什么?”

  萧然却不理他,自顾自的闻着。

  王腾看的莫名其妙,这小子越来越神经了,不知道为什么上头要他来参与这个案件。

  过了大概一分钟,萧然站了起来,拍拍手上的灰尘,长出一口气。他面带微笑,自信的道:“我想我知道张新洁是怎么出事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