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连忙走了过去,开始翻阅起来。警局的资料一向记载得非常完整,而且非常有条理。包括案件涉及的警察和进行鉴定的法医,都写得清清楚楚,除了备档之外,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有后人翻查起来,不至于太麻烦和漏掉什么重要的信息。

  酷;匠'网#9首R&发

  王腾见得萧然开始翻阅资料,也走了过来。然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其中一页上,表情也有些吃惊,因为他竟然看到了杜达的名字。

  “杜达?他曾经是法医?而且好巧不巧,竟然就是我们这间分局的法医?”

  萧然咬住唇瓣,没有回答王腾的问题,不是这个世界太小,而是有人刻意制造了这些个巧合。因为他手里的卷宗,就是记录石城孔家灭门案的卷宗,而法医一栏赫然写着杜达的名字。

  又是石城孔家。

  萧然用手扶住自己的额头,难道说鬼脸杀害张欣锐,就是为了引出杜达吗?好让他们发现他曾经是石城孔家灭门案的法医,然后让他们重新注意到当年的案件吗?至于杜达,非常可能就是鬼脸下一个出手的目标。

  他摇了摇头,事情只怕没有这么简单。

  从一开始的徐达、欧阳淞、约翰,到之后的徐震、蒋飞,他们都和孔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也知道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他们都该死,起码是在鬼脸看来,他们都已经成为了死人。鬼脸向来杀人都严格遵循一道纪律,他不会放过一个人,也不会错杀一个人。

  可张欣锐却死了。

  如果说张欣锐的死,只是为了引出背后的杜达,让这个曾经的法医重新曝露在警方的面前。这样的解释未免有些不过牵强了。

  和案件无关的张欣锐,为什么会惹来杀身之祸呢?

  而且更奇怪的是,最先两起案件的凶手,自打第三宗案件起就仿佛消失了一般,怎么说,这也太奇怪了吧,难道从第三起案件开始,他就一直被鬼脸领先吗?虽然不敢打表票,说他和鬼脸的目的是一致的,但最起码他们杀人的目的是存在交集的。这一点,萧然非常肯定。

  这几个问题如果想不明白的话,案件就根本不可能会有任何的进展。甚至于以前的结论,都会统统被推翻。

  “真没有想到杜达和石城孔家也有关系。”王腾凑了上来,微微感慨了一番。

  萧然点头,虽然他头疼得厉害,但是有一点还是可以确定的:“王队,你得安排人24小时盯着杜达,同时也要24小时保护他。”

  不管案件如何发展,杜达都非常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就算不是,他的身上也一定藏着非常重要的秘密。所以他需要警方的监察,也需要活得好好的。

  王腾点头,这事情他也想到了。已经死了那么多的人,绝对不能有下一个了。

  只是,除了这件事情,萧然难道就没有新的发现了吗?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你继续在这里翻卷宗吧。记得不要放任何人进来。”王腾没有太多时间呆在这个地方,还有很多琐碎的事情需要他去解决。萧然点头,他也明白王腾的意思,虽然这地方他好不容易允许自己进来了。但是他一定不会同意其他人进来。

  一如魏新颖,一如刘宇。

  所以在魏新颖找到萧然的时候,他没有让魏新颖进来,而是放下了卷宗出去,瞧得魏新颖正在摆弄着自己新买的手机,不由得微微摇头,这个女孩还真是万事不放在心上,明明刚刚见过尸体,这么一会儿时间就恢复正常了?

  魏新颖正用手机玩着微信。她用非常标准的石城话同朋友们聊天侃大山。萧然站在一旁,因为从小也是在石城长大的,所以魏新颖带着口音的方言,他十有七八都听得明白。魏新颖说着说着,就不说了。

  她有些奇怪地看了萧然一眼。

  “怎么,有事情?”萧然也不解地看了魏新颖一眼。

  “你是不是觉得我说方言的时候很奇怪?”魏新颖将头偏了过来,因为平时和萧然交谈,她都是用一口非常流利的普通话,所以萧然应该是没有听习惯吧。

  “还好吧。起码我都听得懂。”萧然耸了耸肩,“不过如果是换做了外地人,都不知道能听懂多少。我可没有想到你石城话说得那么地道。”

  魏新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过被萧然夸奖让她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于是非常得意地挑了挑眉毛,“那是当然的。你都不知道,张欣锐也说过我的石城话很地道。”

  魏新颖说完这句话就眼神黯淡了下去,大抵是想到张欣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所以心里有些不好受吧。

  可是萧然却是眼睛一亮,魏新颖是说者无心,但是萧然却从刚才的那句话中闻出了另外一层的味道。

  张欣锐听得懂石城话?而且还能鉴别其中的好坏?

  可是,资料上不是说她是外地人吗?才到石城没有几年的时间……

  石城话的普及率并不高,年轻人嫌弃它土气,已经很少有人说了。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和自幼生长在石城的孩子,才会偶尔说上一两句石城话。

  所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