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不可置信地看着萧山和杜达,他就是绞尽脑汁都想不到他们竟然认识,而且似乎关系还非常不错。

  萧山看到萧然也在一旁,于是连忙招呼他过来,并且指着杜达说,“这就是我经常给你说起的杜叔叔,当年我做刑警,他做法医,他可帮了我不少忙。”

  警察办案的时候,最为讲究的就是证据了。而法医就是那个可以在第一时间将最为准确的证据送到他们手中的人,而且法医一般都有一套非常科学且非常高效的手段,可以用来发现很多细节上的事情。萧然叫了一声杜叔叔,但是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杜达曾经是法医?

  他虽然觉得奇怪,但是这样的想法只存在了一秒。因为杜达刚才在警局镇定自若的表现,就让萧然觉得非常奇怪。不过他是法医的话,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解释了,他之前在警局呆了那么久,所以能够表现出来的一切,就只剩下习以为常了。

  “杜叔叔为什么没有一直做法医呢?”萧然问了一个有些不大礼貌的问题。

  萧山果然瞪了他一眼,杜达是萧然的长辈,他刚才的问题未免有些太不知道轻重了。索性杜达倒是没有觉得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妥,反倒是非常平静地开口,“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不过是前些年股票市场一直都是牛市,那个时候觉得下海经商不错,于是就出去闯了闯。”

  他说得非常坦荡,倒是惹得萧山有些尴尬了。

  见得父亲和杜达分明打算叙旧,萧然索性就由着他们去了,也就没有送杜达离开。

  他重新回到了刚才的房间,王腾已经不在了,整个房间除了一张桌子两个板凳之外,就只剩了一面白色的墙板。

  墙板的旁边放了一只黑色的记号笔,警局的每一间房间都是如此装修。白板是用来记录一些重要的事情和用来理清楚线索的。

  萧然在白板上肆意娟狂地写下“张欣锐”三个大字。

  最6新!章节w上酷O%匠(#网y"

  在张欣锐的身边,是其他被鬼影杀害的受害人,然后萧然用各种各样的线条记录了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每一个人都有一条或者两条的线索相连,以证明他们被同一个人杀害,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但是唯独张欣锐一人,和其他的人都没有任何关系。

  而且,她和其他的受害人都不认识,实在是想不出任何缘由会被鬼脸杀害。

  看似缜密不可攻破的缺口,恰恰在这里,出现了致命而不可挽回的缺口。

  萧山回来的时候看到萧然还在里面一副沉思不得其解的模样,只能微微摇了摇头。最近案件层出不穷,萧然就算是头脑再好,也只怕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于是走到他的跟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了,你应该知道我和你妈,都不希望你做一个侦探。”

  做侦探,意味着整日都要涉入各种各样的案件当中,意味着要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无论从什么角度出发,他都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以后的生活是危险的。萧然知道父亲是为了自己好,可是这事情他本就没有办法脱身出去,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对了,老爸,你好像和刚才那个人很熟是吧?”萧然只能将话题一转,转移到了杜达的身上。他没有想到杜达竟然是父亲的同事,而且竟然会是法医,怎么从来就没有听父亲提起过呢?要知道在自己小的时候父亲最喜欢给他讲各种警察破案的事情,在这些故事中出现过浦剑,出现过钟灵秀,出现过段杰,但是唯独从头到尾都没有杜达。

  甚至于如果不是今天偶然遇到,发现他和萧山认识,萧然都不敢相信那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竟然曾经是一名法医。

  “算不上吧,不过当年合作过三五次。”萧山眼神有些闪躲,分明是为了遮掩什么,只是他作为萧然的父亲,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他儿子知道的吗?

  萧然当然很快也觉察到了父亲的反常,又随便问了几个问题,但是萧山的答案都不能让他满意。父亲越是这样,萧然就越怀疑,他在一些事情上做出了隐瞒。

  不过萧山不愿意说,萧然也不好再继续强迫着,只能寻了一个理由,然后离开了房间。转身就去了档案室,这地方他之前不能进来,后来得到了王腾的默许,这才是可以随意进出。王腾也在里面翻查资料,发现萧然进来,并未作声,只是点了点头。

  每多死一个人,他们身上的担子就重一分。这么多天没有一点线索,但是受害人却一个接着一个,早就引起了社会各界深深的不满,如果还不能在事后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话,鬼知道会不会引起新一轮的恐慌。

  萧然简单地翻了翻卷宗。

  “你这里有没有十五年前的卷宗呢?”萧然非常严肃地开口,眼眸中是满满的认真。他想要看看杜达之前做法医时处理过的案子,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王腾不明白萧然心中的想法,但是还是指了一条明路,指了指身后的那个柜子。

  “你要的东西,应该就在那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