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腾苦笑,这倒是个有些重要的线索,只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同萧然说,想了想还是照实说了:“我们在死者的体内找到了男性的精液,应该是死者在死前刚刚和某个人发生了关系。”

  b酷A匠…网/唯一$x正c$版…M,其y他M都,是》盗版

  “那是谁的?”萧然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如果可以找到那个男人,一定可以发现什么重要的线索。而且如果现场的凌乱不是因为打斗,而是因为发生关系的话,也可以解释得通了。

  “这个还需要一点时间。”王腾也非常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但是技术组说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比对完所有的DNA数据库,然后找出和精液中的DNA相匹配的那个人。

  人体的精液里面也是有DNA组织的,在全球六十亿的人口中,每个男人精液中的DNA都是不同的,如同一个个的标签,将一个男人和另外一个男人彻底区分了出来。

  萧然点头,他当然知道这事情需要一定的时间,刚才不过是听到这个线索,有些过于激动了。现在的萧然已经彻底恢复了平常的冷静,于是非常浅淡地开口:“那三天后有了消息,一定要同我说。”

  三天后,一通来自于警局的电话。

  杜达。

  留在张欣锐体内的男性精液经过鉴定已经可以确实是属于他的。这个五十左右大腹便便的男人,据说就是张欣锐的干爹,和其他的干爹一样,杜达干脆包养了张欣锐,每隔三五天就会过来和她共赴云雨。虽然这样的行为让人很不耻,但是非常遗憾的是——杜达不是凶手。

  他有着非常完美的不在场证据,他和张欣锐发生关系之后,就去了外面的酒店吃饭,一直待到晚上才回家,期间都有人证和物证。

  而等到他回到家中的时候,张欣锐早就死了,而且连尸体都变得冰凉。

  虽然杜达和案件关系不大,但是作为张欣锐的重要关系人,他还是被带到了警局。知道杜达要来,所以萧然专程在门口候着他。

  那是一个五十岁左右,大腹便便的男人,而且衣冠楚楚,分明就是某某公司大老板的行头。

  萧然远远瞧得杜达走了过来,因为之前已经从王腾手中要得了照片,所以在看到他的时候,一眼就认了出来。不过这杜达还真是厉害,寻常人到了警局,多多少少都会露出惧怕的神色,但是杜达却是一副坦坦荡荡,仿佛进出这个地方,已经是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了。

  他甚至于还专程停下来,看了萧然一眼。

  就是这么的一个眼神,让萧然决定等会王腾审问杜达的时候,他一定要在旁边陪着,他可有不少问题,等着杜达给自己一个交代。

  三人坐定。

  王腾递给了杜达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身材窈窕,模样俏丽,可爱得如同花朵一般。

  “这个女人,你认识吗?”

  杜达只看了那个女人一眼,然后就非常干脆地点了点头,甚至于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掩:“张欣锐。”

  他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有一件事情已经非常明显了。

  他认识张欣锐,而且他们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不知道,她已经死了。”王腾继续往下问,虽然没有想到杜达会如此干脆坦白,但是总算没有露出太大的惊愕。

  萧然却是轻轻摇头,杜达是明白人,他知道警方找到自己一定是掌握了非常确切的证据,所以索性也就不做一丝一毫的遮掩了。

  遮遮掩掩只会让自己的处境越发尴尬,所以在这样的情况倒不如从一开始就选择大大方方地承认。

  面对王腾的第二个问题,杜达依旧回答得非常干脆:“这事情闹得整个石城沸沸扬扬,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而且更何况我和张欣锐还是那种关系。”

  这样说,似乎也是非常合理。

  萧然点头,这两个问题都是无懈可击。

  “接下来,我们想让你帮我们回想一件事情。张欣锐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竟然会丢了性命。她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杜达摇头:“应该没有吧。别看她是我包养的女人,但是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女孩。平时很少和外面的人接触,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去淘宝上买衣服,然后打扮好去各种各样的会展。”

  张欣锐的资料,王腾和萧然早就知道得清清楚楚,现在更是从杜达的口中得到了证实,看来她的确没有什么仇家。

  “那你知道不知道,她和石城的孔家,有什么关系没有?”萧然继续往下问,虽然张欣锐的死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想是正确的。说不定张欣锐和石城孔家,有一定的联系呢?

  杜达摇头,虽然他和张欣锐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但是却很少过问过她的家世和身份。毕竟对于他而言,张欣锐最让他喜欢的地方就是脸蛋和身材,至于其他的地方他不关注,也不想知道。

  “应该没有吧。我之前听她说过,她是外地人,来石城这边打工的。而且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她有什么家人过来,应该的确不是这儿的人吧。”

  萧然将头低下,倘若真是这样,那么自己的线索,岂不是又错了吗?

  又问了杜达一些问题,但是仍旧没有收获。杜达和张欣锐的关系的确非常亲密,尽管偶尔也会有争吵,但是他的确不是凶手。

  而且他知道的事情,也没有一件是关键的。

  将问题问完之后,警方决定送杜达离开。而萧然却自告奋勇地表示要单独送他离开警局。

  这个要求虽然奇怪,但是杜达没有拒绝。他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君子坦荡荡的模样,反正自己不是凶手,就随便警方怎么调查了。

  萧然走在杜达的身后,眼睛无聊地四处张望。就在这时,前面的杜达却是突然停住了脚步。

  只见迎面而来的人,是警察局的现任局长萧山。

  萧山奇怪地看了杜达一眼,然后小声嘀咕了一句,“你怎么过来了?”

  他们认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