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5年后的陈欣欣,此时的她出落的婷婷玉立,又开朗大方,从小就被奉为班花,后来成为公认的校花,当然不乏一些追求者。

  而陈欣欣阻之不住,又不厌其烦,只得拿出青天当起挡箭牌“行,你去打赢我老弟我就跟你…”

  从而一发不可收拾,导致青天并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而那些找青天麻烦的人,在不伤人的情况下,都被三下五除二放倒了。

  所以,在七里八村威名远扬的青天刚上车,就传来几声:“天哥好。”“天哥你也是今天走啊。”“天哥,这边坐。”等等招呼青天的声音。

  青天微翘嘴角,和煦得打过一遍招呼,才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因为即将离开这五年来寸步不离的地方,就算青天心性成熟,也不免有些惆怅。

  摸了摸怀中的十八趟罗汉手,想起今早他与师父拜别,虽然师父没说,但青天明白,这本早已失传的游身八卦掌延伸秘技,是师父离别前最后的赠予…

  青天清了清思绪,开始闭目养神,以迎接即将到来的喧嚣都市…

  客车行进了半个小时左右,终于在京华市公共汽车站停下。

  青天背上帆布包与一些相识的同学道了声别,便下车了。

  “陈叔说我欣欣姐在车站等我,人在哪呢…”下了车的青天左看右看,就是不见得人在哪,只得在车站门口找了个地方开始等起欣欣来。

  青天看着川流不息的车站门前,扶了扶眼镜不禁感叹道:“果然大城市就是大城市…”

  毕竟青天打从13岁开始就住在郊区的研究所,后来又是在乡村长大,虽然恢复的记忆中有一段时间是在这京华市度过的,但那已经是7年多以前了。

  再加上林谷风给他用的药剂,好多东西都有些淡忘,已经记不太清或是根本想不起来,所以此时不免有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再看这时的青天,除了戴着一个土黄色的墨镜显得有些身份外,其它的穿戴与乡村出来见世面的小子无异。

  任是谁都看不惯他这样没钱还戴墨镜装酷的土包子,所以免不了被行人打量几下又报以嗤笑,不过都被青天无视掉了…

  只见他上身穿着略显陈旧却干净整洁的白衬衫,下身是一件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一双崭新的运动鞋还是陈欣欣暑假回三十里堡给他带的礼物,今天开学才舍得穿上…

  青天等来等去,临近晌午也不见欣欣姐来,心中有些担心,四下打量,见到对面有一个公共电话亭,“还是给陈叔打个电话问问吧,别出什么意外就好。”青天打定主意,刚欲动身走过马路,忽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车轮极速升温的焦臭味,一辆全体炫红的迈巴赫在青天身前几厘米处骤然停住!

  四周不少行人被声音吸引转头看来,“哇,那是限量版迈巴赫吧,至少千八百万吧…”

  “千八百万?那是普通的好吧,这种限量版你花得起钱都未必买得到!”

  却没人注意那辆车险些撞到青天,或者说都下意识把那个一身地摊货的乡巴佬自动忽略了…

  青天静立不动,柔和的眼底寒光一闪,他不想招惹是非,但不代表他怕是非,并且他非常讨厌刹车声!

  正当青天暗道:“出师不利他找死”的时候,猛地悚然一惊,想起师父平时的告诫,立刻收回散发出来的煞气,略显冷漠的神情渐渐缓和下来。

  青天刚准备转身绕走,却见眼前靠右侧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张绝世容颜,不施一丝粉黛的鹅蛋脸,吹弹可破的肌肤,一身高贵整洁的白衣裙。

  连青天的心性都不禁暗赞一声:“漂亮”。

  女子好像不喜欢让人这么注视,轻皱了下眉头道:“你好我叫宁轻雪,刚刚是我朋友开车毛躁了,别介意,你是欣欣的弟弟…叫…天儿对吧。”

  青天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盯着人家看了好半天,老脸一红道:“呃…你好,是我,天儿是我小名,全名叫…”

  不待青天说完,车内忽然响起不耐烦的男子声音:“哎呀,轻雪,别管他是不是了,赶紧叫他上来吧。”

  显然,青天盯着女子看时,那素未谋面的男子就不乐意了,在他眼里,这个小子除了戴个墨镜挺唬人,就是一身地摊货,不知道哪个乡下来的土小子出来装B,他可不愿意多浪费时间。

  听到车内男子的话,女子柳眉轻皱,目中闪过一丝厌恶,淡淡道:“我怎么做用不着你教,还有请你叫我的全名,宁轻雪。”

  车内男子被驳了面子,也没生气:“轻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快点给他送去学校报道,要不然你朋友该等急了。”又暗道:“妈的,又拿我当免费司机,等你到我手里的…”

  也不怪男子脾气不好,宁轻雪提前开学迎接新生,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找个借口送宁轻雪上学,谁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宁轻雪的室友,也就是陈欣欣。

  因为她刚接的新生没安排完,脱不开身,就拜托宁轻雪如果顺道就替她接过来,男子自然老大不愿意,但为了讨好宁轻雪,还是装出很荣幸的样子。

  而当男子驱车远远见到,陈欣欣对宁轻雪所形容的男生正向道边走来,男子郁闷之气一下找到了宣泄口,“丫的,坏我好事,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看老子不吓尿你…”从而发生了刚才的情形…

  没想青天一脸淡然得看着车子擦着身体骤然停在眼前,倒是让阻之不及的宁轻雪有点惊异,心道:“欣欣的弟弟,果然有些奇特。”

  因为车棚遮挡关系,青天看不见里面男子的模样,不过想来,敢在京华市这么开车的,都会有些背景。

  青天没理会郁气横生的男子,继续道:“我叫青天,刚刚你口中说的欣欣,的确是我姐姐,请问有事么?”

  女子嫣然道:“哦,那就没错了,你欣欣姐是我的室友,她那还有新生没安排完,托我来接你,上车吧。”

  青天沉吟道:“看她样子不似作假…”便道了声谢,从后门上车了…

  要说也凑巧,包括欣欣在内,寝室里的四女都是学校风云人物,陈欣欣被称为亲民系花。

  一位是学生会头号女主席,被称为最强系花。

  Z{酷匠I6网2首《发

  一位家室不甚了解的被称为最萌系花。

  而宁轻雪却没什么封号,因为她的家世显赫又被不少富家大少爷追求,所以没有人敢编排她。

  就是这样,一个系的四名校花在无意间被分在一个寝室,平时寝室内只有欣欣和家室不明的萌女在,而宁轻雪一般都是回家住。

  至于那位最强女主席,要说惨,也不惨,学校特意为她准备了休息室,只因为她时常为了分配学校的工作而忙到半夜,困到极点就在工作的地方睡着了…

  说来也怪,在别人看来八竿子打不着边的美女们,她们之间的关系从第一次见面聚会就铁得要命,要么说女孩的心思你不要猜…

  “卧槽,我没看错吧,那乡巴佬上车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唉?不说刚才没注意他长相,还真有些小帅,就是戴个墨镜有点装B…”

  上车的青天自然不知道,在公共汽车站驻足观看的人,心里怎么腹诽他的。

  他只知道车内有多么华丽,还有那男子相貌还算不错,就是薄薄的嘴唇有些让人厌烦。

  后来听见名为宁轻雪的女子和开车的男子谈话,也知晓了一些信息。

  男子名为吴山,貌似是个富二代,正在竭力追求家室同样不弱的宁轻雪,而宁轻雪只是不断敷衍,对吴山没有多大兴趣,而这次坐他的车,也不过是正好赶上车被管家送去保养了…

  吴山这人不怎么地,开车的技术倒是不错,京华市为华夏国的首都,车流量自然是不少,不过依然被他摆尾超车,根本无视红灯,没多久便飙到了京华市医科大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青天重归京华市,四大校花齐出,正戏开始了!!!

  求撸撸,追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