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对忽然发生的事情始料未及,欢呼刚起又转为惊呼再转为寂静。

  陈皓正顾自运气准备挨上一下重击,只是脑后疼痛之感却迟迟未来。

  直到他瞬间站稳回头,抬眼看向倒在两米外的领头青年和一旁断裂的橡胶棍,这才了然…自己是被人救了。

  陈皓正搜寻出手之人,只见那青年捂着震伤的手腕,也不顾剩下的四名狐朋狗友,放了句狠话就推开众人向村外跑去,而那四人却也没有如同常人所说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模样,毕竟村内的人都是本分人家,没人敢真的招惹事端。

  就在这时陈皓发现了一个本不该在此的人,对着不远处一名唇红齿白的男孩讶然脱口道:“你醒了?”又试探道:“你做的?”见青天一时没有言语,瞬间便确定了下来,其眼中俨然变幻不出什么惊异的表情,对于青天的神奇已经开始有些适应了…

  青天知道陈皓所问之事,却是没有回答他,沉默少顷后只是言有深意道:“谢谢陈叔的救命之恩。”

  听到青天的话,陈皓眉毛轻挑,心道:“这个男孩不简单!”稍作思索后,眼底闪过一丝无奈,他明白了这个男孩的意思,直言开口道:“你醒了就好,我本是以医生之职救你,不必挂在心上,倒是这次的事我要谢谢你。”

  不想青天只是摇了摇头,一脸无辜道:“陈叔说的是哪件事?”

  “果然。”陈皓怔怔看着青天,见他眼中不露丝毫波动,不禁暗叹了一声怪胎,也不再言语。

  青天虽然知道自己这么做还抵不上陈家父女俩的救命之恩,并且还有些不地道,但仍旧让他心中舒坦了不少,他并不喜欢欠人东西。

  青天这么想着,正欲回话,忽然眉毛一皱,感觉体内有些异样的鼓胀。

  陈皓发现青天脸色的变化,刚要出声询问,这时刚刚回过神的陈欣欣跑了过来,急切道:“爸爸没事吧。”见自己的父亲摆了摆手才松了口气,转而又开始用一种怪异的眼光打量起青天…

  陈皓不知女儿心中所想,见事已宁息便要带着欣欣和男孩回诊所,不想外围的人群顿时爆发出一阵轰鸣,直接就被众人爆发出强烈的叫好声打住了,只能留在此处苦笑等待,他知道这擦屁股的事情只能自己来做。

  “陈师傅你这身手可以当武术教练了吧!”

  “是啊,真是太快了,我还没看清人就飞出去了!”

  “有了陈师傅,看这帮小杂种还敢来咱们村闹事不。”

  显然,他们不会把那领头青年无缘无故飞了出去和这名没人注意怎么出现的男孩联系在一起,都认为是陈皓的绝地反击,就连那领头青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再看此时的陈皓,他有些郁闷,知晓自己竟然被一个男孩坑了,还被坑得无可奈何,只能对着众人抱拳道:“乡亲们,感谢你们今天出口相助。”顿了顿继续道“现在黄老先生还在诊所内躺着,我要赶回去看看他有无大碍,改天再登门道谢,各位乡亲请回吧。”

  话毕,人群内又传出几声:“别这么说啊陈师傅,要不是你,黄老先生就危险了,我们乡里乡亲的谁没个大病小情,要说帮,也是你帮了我们大家啊…”

  “是啊陈师傅,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快去看看黄老先生吧。”

  过了少顷,人群渐渐散去,还有一些不放心黄老先生的,也被陈皓竭力劝了回去,这才喘了口气,心道:“这小子可坑苦我了,不过这也算是没重伤的代价吧。”

  想到此处,陈皓臂膀处又传来丝丝疼痛,避着陈欣欣拉开袖子偷偷看去,稍稍有些泛青,自语道:“这帮人下手倒是真狠啊…”转而摇了摇头,叫上青天和陈欣欣向诊所内行去…

  然而诊所内的情景却让三人一脸黑线…

  只见诊所内摆设药品的玻璃柜台碎了几个,药品也撒了一地,那黄老先生竟然正卧在木雕的老爷椅上晃来晃去,老神在在得品着茶!

  P酷^匠?。网首发:

  并且在陈皓印象中之前被那地痞打在脸庞的血红巴掌印早已不见,真是应了刚才陈皓的话“在诊所内躺着”…

  不知情况的欣欣很气愤,若不是早先知晓老先生的品行,早就闹开了。还是陈皓先反应过来,开口道:“黄老先生,这…”

  不待他说完,黄老先生呷了一口茶,缓缓道:“青天,可愿拜我为师,”此话一出,陈皓和陈欣欣不禁愣住了。

  只有青天心中一凛,暗道:“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除了陈欣欣是今早刚刚告知的,不可能有别人知道!”

  不知为何,青天刚见到这位老先生的时候,就有一股熟悉的气息,但还是保持着应有的警惕。

  黄老先生见青天没应声,又继续道:“老夫本名皇甫楠,因一些原由才化名为黄楠,在此隐居,你不用紧张老夫为何知晓你的本名,我对你并没有恶意,现在你选择吧。”

  欣欣终于忍不住:“要是教他医术之类的就不用了,我爸爸也能教。”她气不过自己的爸爸在外拼死拼活,而这位老先生躲在这里享受,不道谢就算了,竟不理自己的爸爸,还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欣欣不得无礼!”当听完皇甫楠的话,陈皓略一思索:“皇甫,姓皇甫…难道是…”紧接着面露惊色道:“老先生的师尊可否是家父,皇甫九江?!”

  见得老先生眼眉一挑,又缓缓点头,陈皓立刻抱拳郑重道:“师侄拜见师伯!家女管教无方,请师伯莫要怪罪!”

  皇甫楠稍作沉吟,眼底闪过一丝恍然,轻声喃喃道:“父亲当年倒是破例收了一位外姓弟子,不过没多久父亲有事离去,这位弟子也消失了,不想其后辈出现在这里,真是世事无常。”

  随即皇甫楠又笑着摇了摇头,对陈皓道:“童言无忌,不必这么拘谨。”然后便闭口不再言语,静等青天的答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