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青天与欣欣互相了解的时候,屋子外忽然传来一阵电话铃声。

  “等下,我出去接电话,你要是感觉不太好就继续躺着,一会我给你准备早餐。”欣欣说完,在青天稍显感激的眼神中转身出了后屋。

  这个时候的青天感觉非常好,异于平常的好,除了脑袋因为多出来的记忆的冲击而稍稍有些眩晕外,体内不断涌出似是无穷无尽的力量,四肢百骸都散发着力量爆棚之感!

  青天觉得床边的这堵水泥墙,一拳就可打穿!对于这种奇怪的感觉,青天都归功于当日钻入体内的墨绿色液体,忍不住惊叹道:“当初爸妈和外公一起研究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青天正在暗惊于那液体的神奇,忽然,其耳边传来一声惊呼:“什么!?我爸爸和人打起来了?”然后就是一阵锅碗的碰撞声和仓促的开门声。

  #酷匠网^永◇久免费D看8{小{/说r☆

  青天稍作沉吟,然后翻身而起,也不再思索今后该何去何从,暗道:“看来出事了,陈欣欣的父亲对我有大恩,我应该跟过去看看能否帮上忙。”想着,青天便当即窜出被窝,猛地的老脸一红,身上竟是一丝不挂。

  听见欣欣逐渐远去的脚步声,青天急忙找出挂在屋外的衣物,穿戴整齐便动身追去。

  正焦急往诊所赶去的欣欣,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叫喊,“陈欣欣,等等我,我也过去看看。”欣欣缓缓停下脚步回头,“你怎么来了,身体没事吗?”

  青天搔了搔后脑勺道:“刚才听见你说叔叔出事了,我想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陈欣欣点了点头,也没在意他说的话,转身道:“那快走吧。”心中却想着屁大点小孩能帮上什么忙。

  青天见陈欣欣不再言语转身便走,知晓陈欣欣心中所想,苦笑一声也抬脚追去…

  与此同时,在一间小诊所门前,围了一圈人,人群内一位青衫男子满面愤怒得看着对面五人,仔细看去,青衫男子赫然是陈欣欣的父亲。

  那五人流里流气,带着一丝不安对着人群恐吓道:“都围着看什么看?我们烈虎堂办事,你们也敢指手画脚?不想自家夜里着火,就都散开!”

  迫于他们所言的烈虎堂的威势,不少人已经开始偷偷离开,但仍然有一些不平之人回应道:“你们也太过分了,黄老先生已经交完月费,你们怎么还要伸手打人?”

  五人中,一名染着头的青年,掂了掂手中一米来长的橡胶棍缓步走出,似是领头的。

  “那姓黄的老小子不识抬举,本来老子看他店里多了一个人打工,本就应该多加月费,一打听还是外来的,更理应多上交点月费。”转而指着陈皓恶狠狠道:“但这小子绝口否认,是他妈拿我们当三岁小孩么?”

  话语间,领头青年对身旁四人使了个眼色道:“今天我就教育教育你,什么叫入乡随俗!上!”

  剩下的村民见得这个阵仗,话语已经阻止不了,但又无人敢当出头鸟,一时之间,众人都不禁为陈皓捏了把汗。

  “陈师傅,不行你就交了吧,若是钱不够,我们这有些拿去用吧。”

  陈皓摇头道:“大家的好意,我陈皓心领了,不过他们打砸诊所,又伤了黄老先生,我绝对不可能给他们钱。”见对面分出四人向自己围来,又快语道:“请大家伙散开些,以免这群毛躁小子误伤了大家。”

  话毕,陈皓摆出抱月式便与四人打做一团,虽然陈皓有些修身养气的功夫,身手比常人好上不少,但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更何况,五人在几年间横行乡里也练就了不弱的手段。

  在几人交手得刹那间,陈皓刚出拳逼退两人,就被另外两人踢到臂膀处,疼得他倒吸冷气,甩了甩臂膀,眯起眼睛,精神愈发集中。

  只见他收拳,半蹲,旋转着身体一气呵成,摆腿向眼前的两人踢去。

  再看那踢到陈皓的两人心中刚一喜,就惊讶发现陈皓忽然从眼前消失,紧接着两人腿部一阵剧痛,向地上倒去,抱着小腿处哀嚎,毕竟这几人再会打仗斗殴,也不过是普通的地痞罢了。

  而之前被逼退的两人刚缓过力气来,就见自己的同伴已经倒下两个,见陈皓正欲回气起身,也不犹豫,立刻几步上前,双双出拳向陈皓脸部打去。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陈皓已避无可避,顿然闷喝一声加了个急转起身跳起,来了一记回旋踢,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两人拳未到面,陈皓的飞腿已然依次触碰到他们脸颊,“噗…噗”两人吐出碎牙向后飞去,摔倒在地,也不嚎叫,竟昏死过去了。

  就在村民们纷纷叫好的瞬间,陈皓忽然警钟大起,那一直隐而不发的领头青年竟然绕在陈皓的背后跳起发难,举起橡胶棍就向他的后脑袭去!

  此时的陈皓已经力竭,根本反应不过来,暗悔一声:“糟了!”

  正在这时,刚刚赶来却见这个场面的陈欣欣脱口惊叫道:“爸!小心!”。

  却是不见身旁跟随而来的青天早已消失,只在原地留下轻微踏裂的土地,和一阵尘土旋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追书。

  谢谢大大们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