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林天苏醒

  老先生对于新搬来的陈家忽然多出个有些奇特的小孩也不多问。

  听村内人说是晌午陈家父女匆匆出去后带回来的,猜测是陈家男子的儿子,因花不起住院费被人送回来了,毕竟,任谁家道中落,也拿不出太多钱再住大医院疗养,若真是如此,估摸着陈家妻子也住不了太多时日了…

  老先生想着想着,也不禁为陈家男子的遭遇感到同情,不仅没要行医费,又不顾陈皓竭力阻拦,留下了500元钱,说是给这两个孩子补充补充营养,大人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

  500元在当初陈皓的眼中不过是九牛一毛,但他明白其中所代表的意义远超其拥有的价值,老先生阻止了陈皓和欣欣的道谢,在陈皓极为敬重的目光中淡然离去。

  陈皓在上层社会中厮混了许久,看人的眼光还是有些独到之处。

  他看着远去的老先生不禁喃喃道:“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求含灵之苦…这位老先生不简单!”而后问了一句身旁似懂非懂的女儿:“欣欣,将来你可想成为像爷爷这样的人?”

  “欣欣当然要成为爷爷这样的好人!”欣欣不懂自己父亲所说的话,但她明晓那位爷爷此番作为的含义…

  第二天,陈皓见男孩依然没有醒来,也不好意思劳烦老先生再来一趟,所以就动身前去诊所,欲购取一些昨日老先生所调配的药剂。

  开始老先生以为男孩已经苏醒,只是身体虚弱无法进食,陈皓才购取这些东西来补充营养。

  但当老先生从陈皓嘴中得知,男孩并未苏醒,老先生顿时就不干了,虽然听说陈皓在市内是有些名气的中医,但所谓隔行如隔山,老先生怕陈皓这种门外汉给男孩注射,会引起意外发生,便拒不同意。

  无奈下的陈皓不得不告知老先生,自己虽然是中医,但对西医也略有涉猎,当然注射针剂这种技术活也不在话下。

  在陈皓的一再保证下,终于拿着一周用量的葡萄糖和生理盐水回到了家中。

  当陈皓正准备给男孩注射时,又发生了一件让他无法理解的事情,针竟然扎不进去了!

  这时,如若陈皓细心查看男孩的身体会发现,男孩皮肤内层渐渐凝聚出一层白膜…

  这陈皓在一个地方尝试了几次都未果,又不得不换了别的地方,但结果仍然如此,男孩全身依然柔软但就是刺不破,竟比牛皮都皮实几分。

  陈皓不禁想起昨日老先生还注射进去过,不信邪的他准备竭力而为,顿下狠心,单手持着针筒选定一处,憋着呼吸,不断加力扎去,越用力越吃惊,越吃惊越紧张…到最后…尼玛针头都扎歪了,男孩的皮肤依然毫发无损,使得陈皓纠结着脸喃喃道:“好歹破个皮也说得过去啊…”

  陈皓眼见根本无法注射营养针,擦了擦额头不知是天热还是紧张而渗出的细汗,又是叹声道:“我陈皓行医数十载,就没见过皮这么厚实的…”想了想只能作罢:“只好换口服了…”

  与此同时,林天的脑海中响起:“外界刺激停止,解除隐生第二状态,实生终止…消耗源生物,生物能量百分之一…”下一刻又响起“有物质能量进入宿主体内…开始吸收…”

  %酷/匠网}P正版◎首《N发J

  接下来的几天里,陈皓命女儿照看好男孩,而自己应老先生邀请开始在诊所工作,并且也知晓了老先生的姓名,叫做黄楠。

  当时黄老先生说诊所就自己一个老头子经营着,有好多例如进药卖药、收银等的小事情,自己懒得处理,嫌麻烦,让陈皓过来帮自己打打杂,正好他刚来此地没有工作,也不可能让他一个城里人去务农…

  当然,这位黄老先生到底是不是真的闲麻烦,陈皓自然是比谁都清楚的。

  三天后的清晨,陈皓与欣欣吃完早餐,就穿上外套去诊所帮忙去了,而欣欣收拾完碗筷后,走入后屋内,拿起了一瓶老先生特意调配的营养液开启后,边拿勺子喂着男孩边嘟囔道:“喂喂,你叫什么呀?哪里来的呀?为什么就是不醒呢?…”

  又问了一堆不可能得到答案的问题后,收起喂光的葡萄糖道:“唉,你知不知道,若不是爸爸说你脸色好了不少,都以为你是植物人了,植物人你知道么?就是傻傻愣愣的,想想就好可怕…”

  此时,林天脑海中沉寂的声音又响起:“源生物,生物能量回复百分之一百,第一状态,隐生解除!开始补充宿主生物能量…

  “宿主机体开始唤醒!…”

  欣欣正自顾幻想着植物人的样子,却不见躺在床上的林天,手指勾了勾,似要苏醒。

  忽然,欣欣耳边传来一句呢喃声:“我记起来了…”回过神来的欣欣惊喜得向床上的男孩看去…

  只见林天微皱着剑眉,缓缓睁开双眼,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绿芒,茫然得看着天花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 说:

  跪求各位大大们撸撸追书,在下喜不胜收~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