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所的楼前依然有些嘈杂,片刻后,众人见林老安全行出,立刻全部收声。

  与此同时,林天在人群中翘首期盼,终于见得爷爷在研究室门口出现,强自忍住跑过去的冲动,他相信爷爷会履行承诺,送自己那件神奇的礼物,只不过还需要自己等一等。

  只见林老站稳在门口的平台上,先是理了理整洁的白大褂,才肃然道:“大家,请听林某一句话,林某知晓大家为了研究所付出了多少时间,为这项研究付出了多少心血,但…”说到此处林老眼底闪过一丝犹豫。

  众人不是知名教授就是在职博士,能达到这种层次的名声和身份,自然没有智力低弱之人,大家心中都感觉这时的林老不太对劲,具体哪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只有其中与林老交情颇深的人沉吟了一下,才猛然发觉林老这是话中有话,立刻提起精神。

  不知林老是有意无意得顿了一下后,又继续道:“但毕竟我们触碰了国家法律,所以请大家放心接受国家的安排和调查,你们的儿女家眷也会由国家派专人照看,而我,会在这里配合他们接手研究所,之后再与你们相聚,林某在这里保证,绝不会让大家受到不公正待遇!”话毕,林老若有深意得扫了众人一眼。

  再说那些与林老相熟之人,见林老不再言语,相继开始暗中整理思绪。

  其实打从林老出门整理本就整洁的衣襟,就是在暗示他们两个字“清理!”,后来他们提起精神,又听见林老话语中的“但”字断开并重复了一遍。

  几人心里思索道“所长说话从不断话,从不重复一字,重复就是说明前面那个‘但’字后有一句话,与后面说出的话定然相反,而断话犹豫却又未说出,就是说…”

  “那句话不是谁都能听的!变相综合来说就是…清理让所长话语犹豫的人,也就是说…所里有内鬼!”熟悉老者的人心思电转,相继露出了然的神色,内心凛然。

  不说那些看出猫腻的人又衍生出什么心思和想法,其他心中较为慌乱的众人听见林老的话语后心中大定,他们相信林老不会害他们,既然说出来让他们听从国家安排,就绝对不会出现别的变故,所以众人中不少都出声附和道:“所长!我们不需要什么保证,我们相信您!”“对!所长,我们听从他们安排就是。”就这样,林老的几句话,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骚乱画上了休止符。

  时至中午,黑衣男子再次出现,着手安排了一些人手和车辆,开始分批送走那些研究人员。

  此刻,在混杂的人群中,林老曲腿半蹲而下,伸出苍老宽大的手抚摸着眼前林天的脑袋,不等老者开口,林天焦急道:“爷爷,我不走,我不要和爷爷分开!”

  林老眼底闪过一丝黯然,慈祥道:“天儿,听话,爷爷这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办,你先和叔叔阿姨们离开,爷爷随后就到,好不好。”

  不等林天反对,林老又继续道:“天儿,还记得刚才的约定吗?想得到这个礼物的话,你就要听话,要不然爷爷可不会给你那个神奇的礼物…”

  男孩刚欲反驳,心思又被礼物吸引了过去,撅了撅嘴表示不满道:“好吧,爷爷说话算数!”

  少顷,林天转了转眼珠:“呐,爷爷,礼物呢?”

  林老见伸到面前的小手,忍不住笑着轻敲了一下男孩的脑袋:“爷爷白疼你了,连句道别的话都不说,礼物比爷爷还金贵是不是?”

  话虽如此,老者还是左右打量了一下,见无人注意这里,便迅速抬起右手伸入衣襟内,抽出一支表面泛着金属光泽,直径3厘米,高8厘米的圆柱罐子来:“快,天儿,拿起来藏好。”

  林天听到,忍住好奇,迅速拿起塞到上衣内兜里,正因得到礼物而满怀欣喜时,林老正色道:“天儿,记住,绝不可以和任何人提起这支罐子,包括那些叔叔阿姨,你要守护好这个罐子,不可让别人拿去,否则爷爷会收回这件礼物。”

  听到这,男孩立刻抱紧怀中的金属罐小声嚷嚷道:“爷爷不许耍赖,送出的东西不可以要回去,我答应爷爷就是了。”又揉了揉怀中的罐子,感觉里面有液体晃动,煞有其事道:“爷爷,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不会是你喝的茶水吧?”

  林老眼睛一瞪,刚欲开口,便听见身后传来临近的脚步声,知晓分别的时候到了,轻呼出一口浊气,长身而起,拍了拍林天的肩膀道:“天儿,里面不是什么茶水,但你记好了,不要随意打开,除非…”说到这,老者忽然收声,向身后望去。

  只见黑衣男子已步入眼前:“林老,上面给的时间有限,您看…”

  老者点头道:“好了,带他过去吧,我马上回去整理一下文件,稍后你过来取。”

  听见林老的话,林天得到礼物的喜悦霎时间就被即将离别的伤感冲淡,眼圈泛红:“爷爷…”

  老者转过头微笑道:“天儿,记好爷爷的话,去吧。”

  林天胡乱抹了抹眼睛,用力点头道:“爷爷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它。”

  黑西服男子听见眼前小孩的话,也没在意,与林老道了声谢,便带着林天离开了…

  五分钟后,林天跟随三名研究人员上了一辆军用吉普绝尘而去,老者望着逐渐远去的吉普,眼中的不舍渐渐变得凌厉,暗道:“哼,天下本无事,世人自扰之,属于谁的东西,终究还是谁的。谁也别妄想得到我林家的东西!”随即转身向研究所内行去。

  别人不清楚,林老心里却清楚得很,其实研究早在前几日就结束,回想起实验成功的那天,林老依旧难掩心中的惊骇。

  那天深夜,只余林老一人在实验室忙绿,做着水熊虫与合剂的调配,眼见那一滴墨绿色的液体,滴在开膛破肚,濒临死亡的小白鼠身上,从滴落到血液凝结,伤口愈合,只用了不到一分钟,恍若时光倒流!

  虽然,那只小白鼠沉睡到现在都还未苏醒,这也足够说明,他们所研究的人工生物技术,已经超越现今任何医疗技术!所以,他根本没想让任何人得到这项研究成果,包括黑西服男子所说的上头!

  只可惜,属于这个东西的人却已不知去向何处…

  *,酷m匠Z网唯1/一#;正版,:其他*/都是√4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可能这几章大家看得很乏味,但没有沉默哪来的爆发。

  明乐在这里跪请各位大大坚持看下去,后面的故事更加扑朔迷离,更加精彩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