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钟后,男子停在一间小型会议室门口,留下身边两名护卫作为警戒,两人便相继步入。

  因男子经过上面暗示,清楚老者的背景,也不敢过于怠慢,请老者先行落座后,自己才随后坐下。

  也不需老者发问,黑西服男子就对着老者歉然道:“林老,我本想早先寻您相谈,但事情太过匆忙,只好先执行公务,请您别见怪。”

  被男子称为林老的老者,微眯双眼摆了摆手道:“你我明人不说暗话,老夫知晓事情不是你刚刚声称的那样,直说吧”

  男子也不惊讶,整理了一下思路道:“是这样的…上面的意思是为了研究所着想,有人泄露了你们所研究的项目和部分进程,因为这里对外宣称是私人成立的,所以国内的不少家族和组织已经开始虎视眈眈,这倒是其次,上面一定会尽全力护住你们这里。”

  忽然,话锋一转:“但是,国外的一些私人财团和家族,在暗地里也开始有些动作,就连上面都有些拿捏不稳,才当即商定了一个方法,派我来此处理。”

  男子看了一眼林老,似是自语道:“如果我处理不当,往好了说,这里的研究成果可能脱离掌控,往坏了说,极有可能会危及你们的生命,所以我不得不做出刚才的那个样子,来一招瞒天过海…”

  顿了顿,又解释道:“林老,您是个明事理的人,包括您在内的所有研究人员可是我们华夏国的精英,在微生物界、生物界等都大有造诣,国家损失不得,更不能损失,所以请您替我们安定下研究所里的人员,请他们听从上面的安排。”

  林老颔首,伸手捏了捏鼻梁:“你怎么知道我会配合你们。”

  男子轻叹了口气道:“毕竟…您在这里比我们有威望得多,您说是不是。”话毕,男子再次看向林老…

  见老者神色淡然不置可否,黑西服男子倒也不着急,缓缓道:“上面透漏一些消息,会让研究所的人‘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他们的家眷会由专人照看,保证绝对得安全,并且研究所我们一定会稳妥处理,研究资料我们会带走并列为最高机密封存起来,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这是目前最妥善的处理方法了。”男子话毕,四周便陷入寂静。

  不过寂静的会议室没持续几息,就被老者一声轻叹打破,自语道:“唉…,我就知道,这件事瞒不了多久,但这次对水熊的研究已经步入结尾,正在进行最后的实验,有一些小问题还没得到正统解决,看来天意不让这项造福人类的技术现于世间,也罢…”

  缓了缓,老者眼神一定,对男子沉声道“为什么我没有事先接到上面正规的通知?”

  男子细心回答道:“林老,这也是上面的意思,你想,这年头隔墙有耳的事情太多了,假如你接到了书面上或电子版的通知,怕是这个期间早已被他人截取,到那时就不会有外面这种情形了,毕竟以假乱真比不上以真乱真。”

  想了想又道:“还有,上面得到确切的消息也没有多久,迫于时间的紧迫,所以安排的事项有些仓促,不尽完善,请林老理解。”男子语罢期待得看向老者。

  老者知晓他的意思,深吸口气道:“好吧,这件事就听上面的,不过…”黑西服男子刚放松的心神又不禁忐忑起来,“我这把老骨头对生死早已看淡,就麻烦你们给老夫宽限一些时日,让我把这项技术最后做一些修改,了结我这十多年来的心愿。”老者言毕,缓缓闭上双目,稍作小憩,似是因刚才的怒喝和这般话语耗费了不少心神。

  男子紧缩双眉,内心暗叹:“唉,看这林老是铁了心要把这个研究做好收尾,我也不好再劝,上面也有命令对林老特殊照顾…”

  转而又不免想到:“这样的人物不愧为林家家主,目前我这里的人手保护整个研究所可能会出些纰漏,但护住林老倒绰绰有余,那就遂了林老意愿。”

  想到这里男子便毅然道:“林老,我尊重您的选择,我会留下一队的编制,守护好这里的主要研究室,请您务必小心。”

  林老仿佛知晓他会答应,没有丝毫意外或喜悦得神色,只是淡然得点了点头。

  …酷2$匠网E唯z)一正d版oK,其G他都是盗版+r

  少顷,他缓缓睁开双眼,把目光投在黑衣男子身上,神色一正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些研究人员跟你们走后,你们必须保证这些研究人员的人身安全,就算最后隐姓埋名也不可苦了这些人,否则那些条件,我一件都不会应允!”其实,林老心里隐隐有些担忧,研究所内人多心也杂,并不是所有人都信得过自己…

  男子见林老的这番话不似做做样子,也不禁正色保证道:“这些请林老您放心,此事上头都有合理安排,不会出现意外。”

  老者见事已定下,也不拖沓,对男子告了一声辞,即刻起身向门外走去,准备劝说那些与自己共事有些年头的人员…

  还有…天儿,想到这里,老者严肃的神色中露出一丝莫名的意味,有宠溺,有黯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跪求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