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前的夕阳,抛洒着最后的光芒,把翠绿的草丛地镀上一层耀眼的金黄。

  在草丛地一隅,几只田鼠正在努力啃咬着一支人为踩倒的向日葵。

  突然,忙碌的田鼠静止不动,毛茸茸的耳朵前后摆动,似是确定了什么一般,立刻拔腿四散。

  当四周陷入一时的寂静后,又逐渐响起连续踩踏植物的脚步声。

  定眼看去,只见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男子破开草丛疾步而来,正是追踪林天的姜琦!

  此时的姜琦不免有些狼狈,白大褂已经被一些尖利的叶片刮出几道口子,又沾染了一些尘土,喘着浓重的呼吸,面色阴沉,双眼已散去一开始的兴奋,再次布满了血丝,几近暴怒:“他妈的,刚才明明已经接近他了,为什么忽然消失了。”

  他大口喘息了几下,尽力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暗道:“冷静,冷静,一定就在这附近,看他到底能藏到哪去!”

  其实打从姜琦追踪林天开始,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四周除了一阵阵因为夜幕降临响起的蛙鸣虫叫,没有一点别的声音,半人高的草丛也没有一丝较大的波动,所有的情形都好像在告诉姜琦:“腹黑男,你追错方向了…”

  与此同时,在一个长满杂草的斜坡后,传出窸窸窣窣的异响,仔细看去,那斜坡后竟然有一个坑穴,而声音便是从坑穴之中传出来的。

  贴近那个幽暗的坑穴,向下望去,只见一名十五岁大的男孩坐在里面,原来是消失的林天。

  此刻,林天喘着粗气,双手捂着不自然弯曲着的右腿,面满苍白,衣物上脏乱的泥土灰尘彰显着他目前的境地并不好,或者说很糟糕。

  他在心中已经把挖这个坑的人骂了个通透,当然林天也只能在心里骂骂,林老的家教严格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他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出声。

  林天知道追他的人是谁,从洞口传来忽远忽近的脚步声,知道他就在附近,然而林天不太担心会被他发现,因为洞口在斜坡后,四周长着茂密的杂草,如若不扒开看,任谁也发现不了。

  “除非…他比我运气还好。”这个境遇的林天还不忘腹诽着。

  林天知晓,自己不可以出声,如果真的弄出声就等于告诉那抓狂的姜琦自己身处何地,到那时候自己真就欲哭无泪了…

  想起自己掉入这个坑中的情形,林天再次暗道一声倒霉。当时他感觉身后正有人迅速追来,慌不择路的情况下,他才不注意滑倒,掉进了这个为别的生物准备的坑中,也好巧不巧,把他的右腿摔断了。

  当时,林天没感觉怎么疼痛,就是发现忽然腿脚不听使唤了,紧接着袭来的疼痛,立刻让林天汗毛炸起,出了一身冷汗。

  他捂着自己的嘴,眼圈微红,紧咬牙根,直到疼麻木了才缓过一口起来,这时他才发现,浑身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林天坐在坑中想了好久也想不通,为什么平日里还算友好的姜叔叔会变成这个样子,不禁抱怨道:“就一个罐子至于么…”

  然而这个问题目前没有人能回答他,只有等他以后慢慢领会到人性的善恶都在一念之间的道理。

  此时,林天忍住腿部传来的丝丝痛意,缓缓松开捂着腿的双手,虽然已经有些麻木了,但依然让他的额头沁出一些冷汗。

  转头四下看了一圈,没有发现合适的木头,叹了口气,双手撑着地面,尽力保持身体不牵动右腿,轻轻平躺在坑中。

  忽然想到了什么,稍显惨淡的神色一定,闭上眼睛驱除脑海中杂乱的思绪,再次下定决心:“绝对不可以让任何人得到这个罐子,这是爷爷亲自交待我的,我不能让爷爷失望。”

  继而又想着:“一会等他走了,我再想办法回到上面吧。”然而刚放松下来,肚子不适时得传来一阵咕噜声,“今天一天都没有喝水,早晨只吃了一点面包,好渴好饿啊…”

  夜幕缓缓降临,洞外的姜琦因为希望破灭,早已接近疯狂,胡乱挥打着草丛,发出阵阵咆哮…

  酷M匠u网A正z2版首$发,

  直到傍晚时间,那李成和李雨晴驾着车去而复返,其车后跟随而来两辆吉普,到了事发地点下来八名军人,与李姓男女了解具体情况后,循声找到了已然虚脱的姜琦,然后又开始分头寻找他们口中的林天。

  这时的林天早已因为身心疲惫陷入沉睡,所以根本听不到外界的叫喊声,致使这几名军人都白忙活了一阵。

  后来,因为此地处于郊外,天色越发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并且到处是灌木杂草,视野受到极大的限制,几人只能无奈得决定先把姜琦押解回去,然后再增加援手过来搜寻。

  就这样,待众人离去后,四野再无人声,可怜不知情况的林天,饥寒交迫得昏睡了一晚。

  而在其睡梦中,林天的脑海里不断闪烁着今日上午事情的片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