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内李姓女子见得这个场面,内心顿时慌乱起来,不知如何是好,脑中一热脱口道:“姜琦,你就不怕我们说出去吗?!”

  此话一出口,却不见身边的李成脸色一变,心中轻颤道:“糟了!”当即伸出左手把住车门就要反锁。

  同一时间,姜琦举起的手猛得顿住,暗中森然道:“是啊,就算我杀了他,也只能活一时,他们总会找到我,那么…连你们也一起杀掉吧!”

  想到这里,他眼神一冷,抬眼向车内两人看去…

  “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嗯!?少一个人!”姜琦本就绷起的心弦再次一紧。

  他本来预想好的情形,顿时因为一个消失的男孩变得无法确定起来,这可不是他想要的局面,致使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猛然喊出:“那个男孩呢?”

  原来,在姜琦向络腮男索要纸巾的时候,车内最后一人,也就是姜琦口中的小男孩,早就已经被其吵醒,然后在男孩刚要开口说他也要下车去厕所的前一刻,两人就撕斗了起来,这让男孩大为警惕,内心紧绷道:“不是要抢爷爷给我的罐子吧,上午看爷爷的样子,这个罐子对他一定很重要,我不能让别人抢去!”

  想到这里,男孩立刻收声,不吱不语得轻轻开启车门,侧着身体从门缝挤了出来,向着国道旁边的草丛内蹑手蹑脚走去…

  而在这个期间,后座相继醒来的两人都因为注意力被姜琦的吸引而去,再加上男孩身体矮小被前车座遮挡住,根本不知道男孩已经偷偷离去。

  至于男孩为何从始至终都没有声息,他们下意识都以为男孩还在沉睡当中,也因事情的激烈变化忽略了他的存在。

  等他们听见姜琦的叫喊声时,才回过神来,一转头把目光投向副驾驶座,却是早已空无一人,只剩下轻微开启的车门在威风中轻轻开合,昭示着男孩的离去。

  “天儿没了?!他去哪了?”李姓女子和李成心里一惊,竟然哑口无言。

  没有立刻得到回答的姜琦几欲动手,使得两人想说实话,却如芒在背,场面顿时变得凶险起来!

  酷m匠*网p唯一正版"k,其e(他iR都&_是(C盗t版

  李成还是有点急智,忍住惧意,当即回头朝远处强自镇定下来的姜琦说道:“啊,他好像去上厕所了,马上就回来。”顿了顿,勉强微笑道:“姜琦啊,你别这么冲动,什么事都可以坐下来好好商谈,何必那么做。”

  虽然姜琦离车子较远,但仍然注意到了两人之前的惊色。

  他对于李成的话置若罔闻,做了两下深呼吸,阴郁道:“你们先在这里等着,看好这个人,我过去叫他快点回来。”转而眼睛虚眯而起,沉吟道:“他这个时候跑掉,一定有蹊跷!”

  与此同时,那早已钻入草丛被李姓男女称为天儿的男孩,正在奋力扒开四周半人来高的植物,向着未知方向行去。

  细眼瞧去,男孩身披褐色短袖外套,穿着牛仔短裤,面目稍显俊秀,赫然就是青天!

  此时的青天较两年前高了一些,只不过其神色之中略显慌张,并且眼中除了焦急还泛着清澄之色,与两年前通晓人情世故的样子截然不同!

  之前青天听见身后隐约响起一阵嘶喊声,让他心中更加不安,暗道:“快点,快点,不能让他们抢走罐子。”

  青天强忍住内心的颤抖和被锋利叶片刮伤的手臂,向左右挥动的双手又加快了几分。

  正在青天有点为自己的小聪明感到有些自得之时,姜琦已经远远望见近千米外向远处波动的草丛,也不再理会倒地的络腮男和车内的两人,当即认定方向,破开草丛,大步追去!

  车内的李姓女子见状,就欲要下车拦截那姜琦,旁边的李成却松了口气,立刻轻声道:“李雨晴,不想触怒他而送命,就老实在这坐着。”说着,李成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络腮男,继续自顾道:“我去把那个军人扶上来,要不然,等他回来咱们就危险了!”

  李雨晴一愣,没明白李成的意思,依然担心道:“那天儿怎么办,看姜琦的样子,根本不是要叫天儿回来!”

  李成也不管李雨晴明白不明白,当即开启车门叹道:“你知不知道,造成现在这种情况,都是因为你刚才的那句话。”等钻出车外,又小心得看了一眼姜琦所步入的草丛地,像是自语道:“至于天儿,唉,只能听天由命了…”

  说完,也不再理会恍然又一脸懊悔的李雨晴,便转身迈步走到络腮男身旁,俯身伸手卡住络腮男双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络腮男拉回到车后座中,又命不愿的李雨晴坐到副驾驶座。

  待李成在驾驶座前坐稳,确定姜琦在发现汽车开动前赶不回来,便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此刻,追出不远的姜琦听见汽车启动远去的声响,心中一凛,知晓他们竟然抛弃男孩,先行离去了,心道:“哼…果然,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早知如此就该先控制住他们俩!”转念又想道“不过…走了也好,省去一些麻烦…

  姜琦认识那个男孩,名字叫做林天,研究所的人都叫他天儿,是林老大约两年前忽然带回来的,并且对外宣称是他的孙子,但目前他管不了那么多,因为姜琦记得自己被迫上车前,隐约瞧见林老偷偷塞给他一件东西…

  姜琦边向前行进边思索:“前几天林老一直在他的私人研究室内基本没有外出,有传言说,那项研究已经步入结尾,并且林老在昨天宣布研究只是做出了重大突破,紧接着发生了今天上午的变故,那么…那传言八九不离十,林老在故意隐瞒着!并且那培育成功的生物制剂,定是掌握在林老一人手中!而那林天在这个时候偷偷逃跑,结合今日上午我看到的画面,也就是说…林老塞给他的东西十有八九就是那研究成果!”姜琦心思电转,暗道:“我若抓到林天,得到那个研究成果,就多了一个筹码…而这个筹码足以让我活下去!也就不需背着几条人命,去亡命天涯!”

  想到这里,姜琦愤懑的情绪逐渐淡去,又开始兴奋起来,当即使出浑身解数,挥动双臂挤开草丛,向远处追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青天已经不是原来的青天了,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求撸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