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一个尴尬的季节,春季的凉爽未退去,夏季的炎热已渐渐袭来。

  远离京华市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宽阔道路上,一辆丰田商务车不紧不慢地行进着,车内隐约传出阵阵笑谈之声。

  画面缩近,只见车内三男一女,前面坐着一名戴着黑金边眼镜的中年男子和一名面容姣好的中年女子,后面坐着两名年龄相差不大的男孩,这两名男孩推来搡去,似在争抢着什么,前面的两人正在细语交谈,时而面露疲惫,时而相视一笑,赫然是青天一家人。

  “哥哥,你这纸条哪来的,这么香。”一个面目清秀与青天有几分相像的小男孩挥舞着一张纸,咧着嘴笑着。

  青天撇了撇嘴,趁那小男孩不注意忽然伸手把他手里握着的纸条抢了回来:“你管是哪来的。”小男孩刚欲起身再抢回来,忽然身子不自然得一斜,倒在了青天身上。

  “天儿,不许欺负弟弟。”前座中年女子看了一眼后视镜,佯装生气道。

  青天嘴角向上一咧,刚欲开口贫嘴,那倾倒的小男孩努力抓着青天的衣服坐起抢声道:“妈妈不许说哥哥,你要再说他,我就…我就…”想了半天,小男孩也没有找到能‘威胁’自己妈妈的话,嘟着嘴看向青天,神色赧然。

  青天不禁一乐,止住笑意,一脸正经得向自己身边的小男孩竖起大拇指:“老弟,干得漂亮~”

  中年女子见两人如此,板着的脸瞬间垮下来:“呀?你们还厉害上了,串通好和我对着干是吧,看我回去不收拾你们…”

  中年男子忍不住嗤笑一声道:“行了,行了,他哥俩闹着玩你凑什么热闹。”

  中年女子翻了个白眼,伸手掐了下身边的男子:“我怕青云摔着,他这身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话一出,本来热闹非凡的车内忽然静了下来,四人面色各异,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女子,示意她别说这件事,但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中年女子自知说错了话,虽然丈夫没有责怪自己,但仍然表露歉意,对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不再开口言语。

  青天转头看着正低着头自哀自怨的弟弟,心中一叹,刚要开口缓和这压抑气氛。

  突然,“嘭”得一声巨响,前行的商务车骤然停住!

  与此同时,青天坐卧的身体猛地向前一倾,说时迟那时快,眼见自己弟弟的头部已然向前车座撞去,青天当机立断,立刻借着前倾的惯力一侧身,闪现在弟弟面前将他护住!

  眨眼的功夫,青天的背部就猛然撞上了前排的座椅,强大的惯力让他顿时闷哼一声!

  下一刻,根本不等青天抓住任何物体,反向的惯力再次带着他向后车座中扑倒而去,旋即青天的头部又撞入座椅,紧紧护住弟弟上身的青天这才稳住身体。

  说来话长,这凶险的一幕稍纵即逝,青天喘息着粗气,紧张得看了眼弟弟,见他除了满面的惊色并没有大碍,紧绷的神经一松缓。

  其后背的疼痛感却随之渐渐袭来,青天皱了皱眉头,探出手在后腰部位轻摸了一下,收回胳膊抬手一看,掌中满是血红!

  原来,青天之前造成的伤势并没有全部好转,后腰的针线因为刚才那凶猛的撞击部分破裂,其衣内已然渗出大片殷红之色!

  但由于车内的座椅是织物构成的,材质偏柔软,再加上车速并不算太快,青天挣裂的伤口并不算极其严重,只不过,即便是不严重,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也让青天筋疲力尽。

  青天忍住痛意瘫坐在车座中缓了缓神,压住心底的惊慌开口道:“爸,发生什么事了?”却迟迟不见中年男子回话,让青天心中顿生不祥之感!

  画面急转,此刻,前排座椅中,中年男子的双手无力得搭着方向盘,身体卧在车座内,脑部向后仰起微闭双眸,黑金丝边的眼镜已经不知掉落何处,一股股鲜血正从其额头破裂的地方涓涓流出!

  原来…不是中年男子不想回话,而是他已经昏厥过去,根本无法回答!

  青天偏过头看了一眼依然处于惊惧当中的弟弟,深吸口气,鼻息间的血腥气味让他心中的不祥之感更浓。

  他立刻憋气提力,强自起身,单手把住前车座,弯腰向前探去,刚要再次开口问出什么事了,不等青天完全探出身子,就从前面伸出一支较为白皙的手掌,轻轻捂住了他的口鼻!

  青天一惊刚要坐回,一眼看去脱口道:“妈?”

  原来,是青天的母亲。

  中年女子侧身伸过头挡住青天向前张望的视线,强自镇定道:“嘘,别吱声,快坐回去看好你弟弟。”

  只不过,那神色中一闪而过的惊恐之意,或许别人察觉不到,但青天却不在此列!

  他毅然开口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爸爸呢?弟弟刚才都差点…”不等青天说完,霎时间,金铁撕裂之音如恶魔招魂般闯入车内!

  中年女子暮然变色!刚欲回头,只见那商务车的中控台加上前车窗伴随着魔音竟然生生碎裂开来,转眼间,中年男女所在的前车座连带着三分之一的车头完全消失,悄无声息,似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N@更bb新最快上酷匠lv网X

  青天双眼怒瞪,心神俱震,肝胆欲裂!想惊叫、怒吼,但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如鲠在喉!

  却不见,正处于失神当中的青天身旁,其弟弟满面呆滞,豁然间眼冒红光,一闪而逝,然后缓缓软倒在车座之中,闭眼沉睡而去。

  与此同时,不待睚眦欲裂的青天看清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大片刺目的白光就从所有车窗加上商务车前头消失的部分蜂拥而进!

  青天惊骇欲绝,立刻扑向卧倒在身边的弟弟身上!

  紧接着,伴随着愈发刺眼的白光,整个车体瞬间解体崩碎!

  转瞬间,“轰!轰!轰!”接连三下类似炮弹炸裂的巨响传入青天耳中,使其抱着弟弟的身躯向同时碎裂的后半部车身撞飞出去!

  翻飞在地的青天呼吸一窒,依旧不忘抱紧弟弟!

  此时,他浑身鲜血淋漓,口鼻之中不断迸出鲜血,只见其背后衣衫粉碎之处倒插着金铁碎片,一根漆黑如墨的钢管如同死神的唤魂之手般插在他背部左上,早已经融进体内,刺入心脏!

  青天暴咳一口鲜血,松开环抱住弟弟的手臂,翻身侧躺在地大口吐着猩红,身体不断震颤抽搐,眼眸逐渐涣散!

  “爸爸…妈妈…弟弟…”

  青天脑海中不断闪现与家人生活在一起时欢乐幸福的画面,恍惚间又看到父母在白光中消逝的身影…

  “我…不能死…不可以死…绝对…绝对不可以死!”

  青天涣散的眸子一凝,如回光返照般赤红了双眼,瞬间闭上流淌着鲜血的嘴巴,牙齿紧绷之音持续响起,不顾全身深入骨髓的痛楚和严重失血缺氧的头部,拼着胸口残留的最后一口血腥浊气,缓缓转动眼珠,满面狰狞得看向事发地点。

  “到底是谁!?是谁!?”

  只见,远处白光持续闪耀,白光之中竟然有几个模糊人影瞬间闪没,了无踪影…

  下一刻,强烈的窒息感侵蚀着青天的神智,眼角已然被他瞪裂,不自主流出两行血泪,双眼一黑,终究撑不住,昏厥了过去…

  当日晚,华夏国内各大报纸网站登录了一条令人闻之悲叹的消息,为“一家四口惨遭车祸,三死一重伤”

  七天后,京华市医科大附属医院一间充满消毒水气味的单人重症病房内,一人全身缠满绷带躺在病床中,看其身形似是一名少年,而在其病床边坐着一位较为壮硕的老者。

  老者目光如炬,闪烁不定,时而怒,时而悲,最后化为一声长叹,抬手拿出随身携带的笔,又从衣兜内小心得抽出一张纸条,看着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字迹,老者眼中终究闪过一丝浑浊,提笔唰唰唰几声填了一句话塞入那少年虚握的手中,毅然起身离去,而那塞入少年手中的纸条已然洒落一滴浑浊的液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对于亲人,或许你表现得很不在乎,但实际上你比谁都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