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这各有心事的父子,两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使得这重症病房中安静得有些压抑。

  忽然,“当当当”三声轻轻的敲门声瞬间驱散了病房中的压抑,同时也打断了两人的心绪。

  回过神来的中年人大有深意得看了一眼青天,见青天只是对自己牵强得笑了笑,便摘下黑金边眼镜揉捏了一下鼻梁,无奈笑了笑,然后缓缓稍开椅子,起身去开启了房门,只见一个小姑娘俏生生得站立在门口,微微红着脸颔首道了一声:“叔叔好。”

  中年人和煦微笑道:“是唐媛啊,来,进来吧,正好青天刚醒。”

  正当中年人刚刚给唐嫄让开身,其衣兜内突然传出一阵手机铃声。

  中年人身形一顿,没有理持续响动的手机,继续微笑着将满面羞红的唐嫄请进屋,然后对卧在床上的青天道:“青天,爸爸出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才缓缓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进屋的唐嫄满面踌躇得站在门口,柔弱的小手紧握,手心沁出汗水也不自知。她有些怕,怕青天因为她的懦弱而不理她;她很愧疚,愧于青天因为她而受重伤。

  但她明白,自己必须要来,否则会失去一样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那样她会后悔一辈子。这么想着,唐嫄定了定神,深吸口气,“希望他别凶我…”一低头,便莲步轻踩快步向里走去。

  到了病床边,轻抬纤首,只见青天正似笑非笑得看着自己。

  “对不起啊唐嫄,我爸爸有急事。”青天开口道。

  唐嫄一缩雪白的脖子,刚刚鼓起的勇气刹那间散去,脖颈间变得粉红,心想:“傻子,要说对不起的是我啊…”只是仍然低着头不敢再看青天…

  就这样,唐嫄站在病床边扭捏着,青天嘴角微翘看着脸颊泛红的唐嫄,两人都不言语,使这沉静下来的病房内渐渐凝聚起一股异样的气息。

  过了少顷,唐嫄越发赧然,终于忍不住张开粉嫩的嘴唇道:“青…青天,谢…谢谢你。”声音玲珑动听,与之前尖锐的惊叫声有着天壤之别。

  青天忍着笑意:“谢我干什么,我早就看不惯那陆兴的嘴脸了。”

  唐嫄自顾轻声道:“是…是么,你真是好人。”

  青天忍不住了:“哈哈,就我还是好人?我哪是什么好人,就是一衰人。”没想这一笑扯动了缝进伤口的针线,疼的青天嘴角微咧,嘶嘶抽着冷气。

  唐嫄没抬头,因为紧张也没细听,根本不知此时的青天扯动了伤口在吃痛,只是觉得他自嘲的话蛮有趣,不禁噗嗤一笑,面若花开,使得看着唐嫄的青天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和莫名的意味…

  本来两人包括陆兴在内同是二中初一四班的学生,而唐嫄是他们班的班花,家境一般,与青天一样,平日里独来独往,从来不与任何人交集,这让较为孤僻的青天尤为关注,不是爱慕,只是好奇,毕竟物以类聚,同一种人很容易互相吸引。

  因为唐嫄是班花,所以追求者如过江之鲫,其中不乏一些权贵之人的子弟,陆兴自然也是其中一个,他仗着家势毫无顾忌,几次欲对唐媛下手,但怎奈班主任特别照顾她,根本没有机会动手。

  直到那日,陆兴见熟睡当中的唐媛太过诱人,恰好时值午休,班主任有事不在,那陆兴哪会放过这大好机会,当即就欲对唐媛动手脚。

  当时班里不少没入睡的人都亲眼见到,包括平日里一些给唐嫄献过殷勤的人,但都继续假寐,没有一人敢上前制止。

  似乎是命运的作弄,正当陆兴即将得手之时,不想被去完洗手间赶回的青天撞见,当即就坏了陆兴的好事。

  酷》匠D网正!0版首y)发;

  之后就发生了开头陆家兄弟痛殴青天却被反砍的事情,使之青天与唐嫄两人从毫无交集的平行线互相靠拢了一些…

  时间缓缓流逝,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得聊着。

  唐嫄渐渐抛开原本的羞赧和歉然:“青天,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面,平常看见你老老实实的,我还以为你就是一个死读书的呆子。”

  青天自嘲一笑:“哪一面啊,不知道你听没听过这么一句话,人都有两面,一面是人性,一面是恶魔,千万不要把人的另一面逼出来,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唐嫄撇了撇粉唇,显得俏皮可爱:“我知道啊,就是那陆兴太过张狂。”转而又眼露担心道:“对了,学校竟然开除了他们,你要小心啊,听说他们家里和黑社会有些关系。”说着唐嫄忍不住又开始内疚起来,不再言语,那凄凄哀哀的样子着实惹人怜爱。

  这时,青天忽然道:“唐嫄,我转学了。”

  唐嫄一愣:“什么?”

  青天叹了口气:“我爸爸刚才告诉我,他安排我去他工作的地方上学。”

  唐嫄心中一颤:“为什么啊。”

  过了少顷,见青天不回话,唐嫄低下头,没一会竟然啜泣起来,此时唐嫄心里只感觉空荡荡的。

  青天一看慌了神:“喂,喂,别哭啊,等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回来的。”

  青天知道,唐嫄平日素无朋友,昨天发生过那件事之后,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她的朋友,但是转眼间就要走了,这事放谁身上都不好受,更何况还是一个孤独的女生。

  顿了顿,看唐嫄不理自己,青天又开口道:“这样吧,我们可以把电话号码互换一下,以后就可以时常联系了。”

  听到这,唐嫄缓缓止住哭泣,抬起头,长长的睫毛挂着晶莹的泪珠如梨花带雨,带着哭腔对青天道:“说话算数。”

  青天嘴角微微翘起:“当然算数。”

  忽然,唐嫄不顾青天满面的惊愕,俯下稚嫩的娇躯吻向他的额头,如蜻蜓点水般沾之即退。

  青天抬眼愕然得向唐嫄看去,只见她脸颊满是红晕,正在急速向可爱的耳垂后蔓延,止于脖颈间。

  唐嫄察觉青天盯着自己,也同样睁着黑宝石般的眼睛看向他,鼻息间有些急促。

  青天赶紧闭上眼睛平复心中的波动,等到再睁开双眼,唐嫄已然转身,向外走去…看着那荷花入水渐隐渐没的背影,青天并没有开口相叫,只是微微翘起嘴角,他忽然想起一句似悲似喜的话:“从未得到过,从未失去过”…

  时至傍晚,中年人才回到青天的病房,看其样子有些高兴也有些焦急,青天知晓自己父亲的工作,也没多问。

  让青天意外的是父亲给他带来一张纸,青天展开后,一行娟秀的文字跃然纸上,是一串电话号码和两个卡通小人,落款是唐嫄。青天轻笑一声,缓缓叠起放入枕旁…

  三个星期后,青天在护士的帮助下解开了部分绷带,没有和任何人告别就与父母加上弟弟踏上了去往研究所的路上,一家四口人时隔三年终于全部聚在一起,这一路中自然是欢声笑语,却不知前面等待着他们的是一条命运之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现实生活中我们有很多失意之处,事后有时都扪心自问,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是自己不够优秀?其实不尽然。

实际上许多事我们从始至终都没有得到过什么,也没做错过什么。

同样,我们没有放弃过什么,更没有失去过什么。

我们所失意的不过是外界对自己作为与能力的否定和批判,其实我们所有的行为,只要对得起自己本心就好,并不需要在乎他人怎么看。

例如……

各位大大们的暗恋或者初恋,不是这样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