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眉头逐渐凝聚,他本以为没多久便可以治愈,但实际上他有些高估源能的能力了。

  显然,即使源能有着非比寻常的能力,但也需要相应的代价,就是消耗极为庞大。

  此时青天闷哼一声,再次加大源能的调用量,直到青天丹田中的源能即将亏空的时候,终于收手完成。

  青天呼出口气,拿着伊雅取来的纸巾擦拭着额头的汗水,马姐忍不住开口问道:“神医,她怎么样了。”

  青天看见伊雅也紧张得看着自己,颔首道:“暂时没有问题了,只不过三指的母亲大病初愈,身体仍旧有些虚弱,我这就给你写一份药单,药抓回来后每日一副,半个月左右便完好如初了。”

  伊雅和马姐听见心喜溢于言表,马姐好说歹说终于博得青天同意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饭后几人又闲聊了一会,最终在马姐连声道谢下青天三人上了车返回到夜总会。

  青天见天色已晚,便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因为救治刘三指母亲不但消耗源能,也同样消耗了不少精神,他看了一会书便就寝睡去了。

  次日早晨,青天很早就起来打了一遍游身八卦掌扩展筋骨,又练习了一会十八趟罗汉手,冲完澡吃完早饭就寻到了正准备出门的伊雅。

  与伊雅说了两句话后,知晓伊雅这是要再回去一趟看看刘三指的母亲醒没醒,青天本来想开口学车,但听闻这话后便打消了念头,又随意说了几句话,就与她分开了。

  青天记得与宁轻雪的约定,心中无奈道:“看来临阵磨枪都免了……”,想着又找到洪羽告诉他自己最近事项的安排,而洪羽也告诉青天正好他也要回到之前的住所,开始赚钱去。

  不用想,洪羽这是又要开始打黑拳了,青天随之道:“晚上我要是有空的话也去看看。”洪羽听到后便把与地下黑拳的一些相关事项告诉了青天。

  就这样,两人暂时分开,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至于青天晚上住宿的问题,他早已想好……

  当青天赶到医科大学时,就远远望见宁轻雪一身白衣静静站立在那,青天又加快步伐走近:“这么早啊。”

  宁轻雪微笑道:“不早,刚来没一会。”说着继续道:“先进去吧,车就停在里面,先过去签署合同,然后今天就开始工作,我今天中午不回家,就是说你有一整天的时间练习开车。”

  青天颔首:“没问题。”

  两人话语间来到校园停车场找到了宁轻雪的车,却并不是青天想象当中得样子,竟然是较为霸气的SUV。

  青天在车内签上合同,宁轻雪便与他道别上课去了,留下青天一人坐在驾驶坐上发呆。

  “哎……”青天叹了口气,学着伊雅的样子笨拙得启动了车子缓慢行驶出校园,向着郊外开去。

  青天是这么想的,不会开车,又在市里练车的话一定会被人骂死,不如直接开去没人的地方静静练习。

  等青天费劲得开到郊外,稍微练习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如他所想没有丝毫问题了,因为他有着源源的特性,学习能力极为强大。

  不过这事一结束,青天倒是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思索片刻便又驱车开回了医科大。

  青天停好车,尔后走回到校外,看着车来车往的校门口,他心中一定挑了个方向就走去,看其走出的方向并不是夜总会所在的地方。

  就这样,青天每到一个路口就左右张望,然后继续走着,期间改变了几次方向。

  半个小时左右,青天来到一个稍微老旧的小区门口望着各个历经风雨的高楼,心中忽然涌出一股别样的心情。

  “七年,我回来了…”

  原来,青天寻到了当年他所住的地方,当初还算热闹的小区早已没有多少人,都搬离到新建设的楼房去了,想必这里要不了多久就会拆了重建。

  青天迈步继续向里走去,找到一栋记忆中的楼房走进,没一会就站在一个门口。

  青天探手在衣襟内翻找了一会,拿出一个钥匙开门进去,房间不大不小,约有一百平,只不过到处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

  “哈…七年前住在这里,想不到七年后还要继续住在这。”

  青天自语间,开始检查水、电、煤气等,发现都还没停。

  “省去不少麻烦,以后就要住这里,开始收拾。”

  想着,青天褪去黑衣外套,开始收拾起房屋,只不过几分钟便收拾得焕然一新。

  青天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呆,又起身拿起外套,收起钥匙走出屋子,来到大街上凭借洪羽的告知向一个地方走去。

  “来到京华到现在还没赚到一分钱…”

  “这或许是我的第一笔。”

  显然,青天问了洪羽距离这里最近的地下黑拳场在哪,他要参加几场,准备赚点生活费,没人会认为一个定海区新头目兜里只剩下百八十块了…

  青天听从洪羽的告诫,在来到一个较为隐蔽的废弃仓库前来到一个装饰店,随意挑了一个黑色面具。

  因为青天也是明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能掩住真实身份就尽量掩饰,否则到时候赢多了钱被人惦记上,还是很让人不舒服的一件事。

  至于青天并没有与洪羽一起去一家地下拳场是因为他想到,既然洪羽在意几天后拳王争霸赛的彩头,那么也一定会有其他人同样在意。

  这就是说洪羽能想到找帮手,那么其他人就不会么?答案是肯定的,青天就为了以防万一,如果他和洪羽同时出现在地下拳场的话一定会惹人注意,到时候反而被针对,这并不是聪明人做的事。

  酷a匠`:网t5唯一E,正q版,其◎$他c都I.是盗_版,

  废弃工厂一座仓库门口,青天说出洪羽告诉他的暗号后如愿进入,路过一段不长不短的狭窄通道,终于来到所谓的地下拳场。

  里面并没有青天想象中的混乱,相反却井井有序,每个赌徒都在拳台周围放声呐喊,对着自己买定的选手呐喊。

  此时青天戴着黑色面具,一身黑衣,明眼看去就是一个不好惹的家伙,这无形之中倒是少了不少麻烦。

  因为拳场经常来的都是熟悉面孔,这忽然出现一个陌生的,都会遭受他人的排挤,就是所谓的找茬,不过青天的这身装扮倒是镇住了不少人。

  青天随着门口的人接引,到了一个较为简陋的登记台,登记台前是一个连青天都看不出深浅的麻衣老头。

  “倒是小看了地下拳场,原来这里卧虎藏龙,要小心点了…”

  这倒是青天有所不知,也是洪羽没说明白,每个拳场都是各个帮派除开赌场外最为有力的揽钱机器。

  只因为其投资少,回报大,自然而然的每个拳场都是别的帮派眼馋的东西,所以每个帮派对于各自的拳场都非常重视,派来不少帮中好手来镇压此处,以防万一…

  “姓名。”那位麻衣老头头也不抬道。

  “难修。”青天压住心中杂乱的思绪,淡淡道。

  “难修?”麻衣老头闻声抬头看了一眼戴着面具的青天:“奇怪的名字,尔后又低下头记录着:“性别。”

  青天一愣,还是回道:“男。”并没有多问什么。

  “境界。”

  “引精中品。”

  麻衣老头又是抬起头看了看青天,他心中有些讶然,因为听这青天的声音不过是一青年,而当前这个时代处于二十多岁的人能达到引精中品境界的太过于稀少。

  “有从属帮派么?”

  “正在考核。”

  “什么帮派。”

  “墨龙帮。”

  青天并不奇怪于他为什么连这个都问,因为之前他已经从洪羽那了解到,如果你是墨龙帮的成员并在墨龙帮旗下的拳场打黑市拳,会有多余奖励加成,而这正是青天所需要的。

  就这样,麻衣老者问一句,青天答一句,五分钟后青天签署了生死合同。

  而那麻衣老者拿着文件交给一个工作人员,青天知道这是开始安排他的拳赛了。

  青天也不着急,因为距离宁轻雪放学还有两个小时,足够他打上五六场。

  事实上,地下全场的工作效率还是非常可观,没多久便给青天送来一个号牌,说是等会从广播喊出他的号码就可以上场比赛,又对他说了一些规矩。

  其中部分与洪羽对他所说的差不多,不过依然有些出入,青天一想便明了。

  其一这个墨龙帮旗下的拳场只要能活下去并且赢下去可以一直打,没有任何限制,因为这只不过算是一个小型拳场,所投的赌资并没有三大帮派共同扶植的那个拳场多,甚至相互比较起来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其二拳场没有任何等级划分,报名就可按照先后顺序上场,谁在拳场上站到最后,谁成为拳场上的制霸,谁就是最大的赢家。

  其三拳场除开枪械等远距离射杀性武器外,可动用一切能用的武器,这让战事变的更加血腥,不过这正是那些赌徒最愿意看到的比赛。

  青天倒是没所谓,只是稍稍有些在意那位麻衣老者为何听见自己是引精中品没有任何阻止之意,他可不认为拳场不在乎这点钱,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拳场有着不弱于引精中品的人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