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饭后回到房间,尝试着打了一会十八趟罗汉手,正待收功的时候,洪羽不期而至。

  尔后青天把伊雅拜托他的事情告知了洪羽,等洪羽知晓了大概情况后,两人便一起找到伊雅,直接由她开车载着去往刘三指母亲所住的地方。

  刘三指为了让母亲安享晚年,就特意在北郊买了个别院,本来刘三指是想买个稍微好上一些的房子。

  但怎奈执拗不过,因为刘三指的祖上是山野粗人,是在山林中发家的,自然而然刘三指的母亲住惯了平房,所以刘三指就特意在北郊买了块地,建了个不错的别院。

  等到青天三人来到这里应经时值下午,青天和洪羽下车后看着充满乡村气息的小院落,内心别有一番感受。

  尔后两人紧随伊雅步入其内。

  刚刚进到院落内,青天就看见伊雅与一名妇人攀谈着什么,看样子极为熟悉。

  青天走上前问道:“伊雅这是?”

  伊雅介绍道:“这是马姐,三指哥哥特意请来的保姆来照顾母亲。”

  青天颔首,对着那位稍显振奋的妇人道:“马姐你好,我是伊雅请来的医生,过来看看刘母的病情。”

  那唤作马姐的妇人因伊雅竟然能开口说话而吃惊,之前几句话了解到,治疗好她的就是眼前这位年轻的有些不像话的青天,闻声即刻回话道:“好好,我现在就带你们过去。”

  说着马姐转身,还不住得念念道:“这下好了,终于来个神医了,刘姐的病有希望了…”

  青天看了一眼四下打量的洪羽:“怎么,你喜欢这里啊。”

  洪羽点头道:“嗯,我家里也有不少像这样的地方,说起来我还有点想家了,出来三个多月还没回去,等过一阵子该回去看看了。”

  青天拍了拍洪羽的肩膀:“行了,别感慨了,走吧,等过些时日办完你那件事,我看看有空也跟你去一趟。”

  洪羽跟上向屋内走去的青天:“真的?说话算数啊,本来我还犹豫要不要叫你呢,要不然琥珀那事,我一个说不清,我爸可能就要给我禁足了…”

  前面的青天闻声无奈道:“我说如果有空,但我想基本没可能。”

  洪羽本来还暗自高兴青天能跟随自己回家,可以给他做个什么当事人,人证之类的,但这么一听又郁闷了:“为什么啊,刚才不还说的好好的么?”

  青天回道:“我要工作了呗,之后有没有时间,那就要看人家给不给我假了。”

  洪羽揉了揉卷发:“工作?什么工作,我怎么不知道。”

  青天一怔,尔后歉意道:“那天净忙着测试了,忘了告诉你们,宁家你知道吧。”

  洪羽道:“知道啊,在京华的能力还蛮大的。”说着又是惊讶道:“别说你要去宁家工作了!?”

  青天颔首道:“宁家宁轻雪的父亲托我给宁轻雪当司机加上保镖。”

  洪羽无奈道:“然后你就答应了?你不是都要加入墨龙帮了么,走这条道的人我就没见过还去兼职,还兼的是正经工作的。”

  青天叹道:“说实话洪羽,我不适合地下组织,不是反感什么的,就是单单的不合适,我还是找个普通正常的工作比较安心。”

  洪羽撇了撇嘴:“我知道你就想多拉些人帮你找你弟弟,行吧,到时候我被关了小黑屋,你可别幸灾乐祸。”

  青天微微笑道:“怎么可能…”

  两人话语间已经穿过前院的弄堂,走到一个宽敞明亮却又不失乡下风格的屋子内。

  只见一个较为整洁的床铺上躺着一名头发黑白掺杂的妇人,正是刘三指的母亲。

  “刘姐…刘姐”马姐走到那名妇人床边轻声唤道。

  卧在床中的刘三指的母亲闻声缓缓睁开轻微闭起的眼睛,口唇半开应了一声,有气无力,眼看病症定是不轻。

  青天眼睛眯起,快步上前,刘三指的母亲见到一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出声问道:“姊妹,他是?”

  马姐给青天让开位置,轻声回应道:“是伊雅请来的医生,可是神医呐,伊雅的哑症就是他给医治好的,这下你有希望了。”

  刘三指的母亲闻声打起一些精神:“雅儿的病好了?她在这里么?快让我起来看看。”

  青天身后的伊雅这时立刻走上前来:“妈,我在这呢,您就别起来了,等青天给你看好病再说。”

  刘三指的母亲缓缓转头定定地看着伊雅,眼睛有些湿润:“你真的能说话了?”

  伊雅颔首柔声道:“嗯,真的。”紧接着又道:“一会再说,先让青天给你看看。”

  刘三指的母亲收回目光看向一旁的青天:“谢谢,谢谢你了。”

  青天闻声当即躬身答道:“不敢,我为医者,定然为病者解病,要不然我这身医术留着做什么。”

  话毕,青天又屏退几人,开始根据《甲乙经》中记载的方法查看起刘三指母亲的身体来。

  这不查不要紧,一查青天的眉头骤然拧紧,神色郑重道:“阿姨,你这病症持续多久了。”

  刘三指母亲望着忽然变得严肃的青天,心里也是一紧,出声道:“大约有七八年了。”

  青天念叨了一声:“不对啊…”转而又想起了什么问道:“我听伊雅说您当年被人暗算,有人来过给你医治,他是用了什么药么?”

  刘三指母亲一听,沉思片刻回道:“是,是有一副药材。”

  青天眉毛挑起:“药材什么样子还记得么?”

  这时身旁的伊雅和洪羽也听出了青天话语中的异样,但都没有做声,静等刘三指的母亲回话。

  刘三指母亲喃喃道:“什么样子?……这我倒是记不太清了,好像是一个红色萝卜状的植物。”

  青天闻声即刻道:“是不是有着六瓣叶子,根须似人参,体型如萝卜,全体淡红泛着粉色?”

  这么一说,刘三指的母亲点头道:“对、对、对,你见过?那位老先生说那是种奇物。”

  “恩伯给他钱他也不收,只是说见到便是缘分,就算是奇物不用到地方也不过是一个植物……”

  青天听到后心中不由得一动,却是也没有多想,尔后颔首道:“哪只是奇物,那是百年不遇的神物,我方才查探你心脉早已堵死,若不是那药物吊着,恐怕……”

  此话一出,青天身后紧张看着这里的伊雅忍不住道:“青天,请你一定要救救我母亲。”

  刘三指把伊雅救回,其母亲就已经知道伊雅了,并且刘三指的母亲对伊雅没有丝毫苛刻,甚至特别亲,尔后伊雅就认了其母为义母,所以伊雅说是她母亲,并不奇怪。

  青天回头看向伊雅,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转回头道:“阿姨,你知道那位先生叫什么么?”本来青天只是随意一问。

  但刘三指的母亲倒是对这个记忆犹新,直接开口道:“是个鹤发童颜的老道士,他自称为逍遥……逍遥子。”

  青天大惊,脱口道:“逍遥子!?”

  这下洪羽开口了:“怎么了天哥,你认识?”

  青天掩住心中对于命运难测的惊叹,缓了缓才道:“他是我师父我能不认识么…”

  洪羽和伊雅同时道:“你师父!?”见到青天转头颔首再次肯定,两人有些消化不了了。

  这时青天摇了摇头,清除脑中杂乱的思绪对刘三指的母亲道:“阿姨,你先躺好,我这就给您医治。”

  紧接着又补充道:“一会您会感觉自己的脑部有些刺痛和恍惚,您不要紧张,也不用害怕。”

  见刘三指母亲应声,青天当即调动丹田处的源能,如同上次医治伊雅那样,当即伸出一根手指点中刘三指母亲的眉心。

  一分钟,两分钟,稍显宽阔的室内开始变得寂静,只留有几人的呼吸声,气氛显得略微紧张。

  青天紧闭双眼,眼睑内的眸子闪烁着绿芒,心道:“替生!”

  下一刻,青天身旁除开伊雅外的两人正奇怪着,就见青天点出的指尖开始略微冒出白色光芒,并且越来越亮,直到几人已经无法直视的程度。

  这时刘三指的母亲只感觉脑中一阵刺痛,竟是直接晕厥了过去,这是因为其病入骨髓,身弱体虚造成的。

  不过由于刘三指的母亲从青天点出手指的时候就闭上了眼睛,倒是没有让其他人担心,只是认为刘三指的母亲睡着了…

  然而他们不知,青天却是知晓,不过青天也不担心,反而加大了源能的输出。

  青天心道:“这下可要大出血了。”

  方才青天检查刘三指母亲的身体的时候就知道当世再无医药可治愈,其师父皇甫楠也不过只能拿神物吊着刘三指母亲的性命,根本无力回天。

  不过,幸好青天有着万物能量的起源——源能,要不然他也只能扼腕叹息,束手无策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众人只见青天原本沉稳的身体开始颤抖,额头不时开始渗出汗水,都忍不住绷起了心弦……

  $看A正Y版'章节上R"酷◇匠☆#网O1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