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话毕后盯着眼镜男,生怕他再冒出什么奇怪的问题。

  这次眼镜男倒是没有多说,只道他叫孙桓,然后问青天有什么事情。

  青天告诉他,自己是来找一个人,叫陈欣欣,问他知不知道在哪,本来青天回来只是想看看,顺带问了一句。

  没想那孙桓虽然不知道,但执意带他去问了不少人,没多久就找到了正在上课的陈欣欣。

  路上,孙桓还告诉他小心点,学校有不少人都在找他,并且来意不善。

  因为在青天出事之前,那些人还去过他原来的寝室,也就是孙桓所在的寝室打听过青天。

  青天听到后倒也不意外,因为他很容易就想到这都是拜陈欣欣所赐,不过他早已习以为常,无所谓了。

  青天站在教室外,从窗户向里看去,陈欣欣依然穿着一身运动装,高高翘起的马尾辫用蓝色玻璃丝线缠绕,青春靓丽。

  青天见到欣欣姐安然无恙,放下心,尔后告诉热心的孙桓先回去,自己就在门前等候起来。

  其实青天一直都担心那红叶所属的组织,他从洪羽口中了解到,暗狱的真实实力没人清楚,并且能毫无声息得调查出洪羽的动向,他们的信息网一定非常强,所以青天怕那些人暗中调查自己而加害于身边的人。

  “你们调查可以,但希望你们别做出过线的事情,如果伤害他们,别说你们势力多么深厚、强大,我定然要把你们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青天边等边思索,约莫也就二十来分钟,当陈欣欣下课刚出门看见青天的一刹那,还有些不敢置信,以为看花眼了,眨了眨眼睛就要走。

  直到回过神的青天苦笑不得的叫了声欣欣姐,陈欣欣才化讶然为惊喜,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来抱紧青天。

  青天摸了摸鼻子道:“姐啊,这么多人看着呢,不好吧。”

  陈欣欣撇了撇嘴:“他们愿意看就看呗,你是我老弟,我抱着怎么啦。”

  就在青天刚想回话的时候,忽然发现走廊拐角处有一个人面容阴狠得看了这边一眼,然后走入拐角不见了。

  青天眼睛微微眯起,他可不认为那人是无意看向这里,或是根本没看他与陈欣欣。

  青天心道:“希望别给欣欣姐带来麻烦吧。”

  “喂喂,想什么呢。”正在青天出神的时候,陈欣欣伸手在青天面前摆了摆。

  青天收回目光,微笑道:“没什么。”

  陈欣欣翻了个白眼,拉着青天道:“走吧,去找个地方说话,等会我把轻雪叫来,她说找你有事。”

  青天本来想说就是来看看她怎么样,一会就要走,但听见陈欣欣的话又改口道:“行。”

  青天知道宁轻雪找他有什么事,正好目前所有的事已经初步定型,不用他忙活了。

  三五分钟过后,青天与陈欣欣来到学校内的一个咖啡厅坐下,互相了解了最近的情况后,宁轻雪如约而至。

  青天看着缓缓坐在陈欣欣身边的宁轻雪笑道:“看来我真的要给你当小跟班了。”

  不待宁轻雪回话,陈欣欣讶异道:“跟班?你?给轻雪当跟班?”

  宁轻雪看着同样看向自己的陈欣欣轻声道:“不是小跟班,是司机兼职保镖。”

  看着陈欣欣依然不解的神色,宁轻雪继续道:“本来我日常出行,都是管家福伯接送,但最近家里有些事情需要他帮忙,就抽不开空了。”

  “我父亲不放心我自己开车出门,又不想随便请一个司机,就拉着我去华夏阁要发布一个信息,找个有些实力的人。”

  宁轻雪说着看向青天:“也就是在那我碰到你的弟弟,然后的事情你弟弟都清楚。”

  陈欣欣也看向青天,面容郑重道:“我虽然不知道华夏阁是什么地方,但想必你能让宁轻雪看上,一定很了不得。”

  宁轻雪一听就感觉出陈欣欣的话中有话,顿时嗔怒道:“欣欣,你还敢调侃我,信不信我回去拉上思琪和玉人整治整治你。”

  陈欣欣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哎呀,老弟,你看看有人欺负你姐…”

  青天满面无奈,正要出声,不想门口“呼啦啦”进来五个人向着他们这桌走来。

  咖啡厅本身就是一个较为寂静的地方,所以这五人毫无顾忌得开关门,引发的声响吸引了不少人看去,包括仍然在笑闹着的陈欣欣和宁轻雪。

  “周远见?”陈欣欣轻声脱口道,尔后秀眉皱起喃喃道:“他来干什么。”

  青天对于正走在四人前面,被簇拥着的一名梳着大背头,全身穿着名牌,一副二世祖样子的人很不感冒。

  转而收回目光对陈欣欣问道:“欣欣姐,周远见是谁啊,看样子是冲我来的,你不是又像高中那样坑我吧。”

  宁轻雪只是看了一眼便转过头来不再注意,又是听见青天的调侃,轻笑了一声指了指那个大背头。

  陈欣欣撇了撇嘴:“一个二货,仗着家里有点势力在学校里横行霸道,不用理他。”

  “呦,呦,是谁惹我家欣欣不开心了,看我不弄死他。”这时那名为周远见的人走近,摆出一副极为夸张的样子,也不理对坐的青天和另一边的宁轻雪,对着陈欣欣说道。

  “你谁啊?请你离我们远点,别打扰我们说话。”陈欣欣丝毫不给他面子。

  周远见一怔,眼底闪过一抹阴郁,转而哈哈笑道:“欣欣,你怎么翻脸不认人了啊,是我周远见啊,最喜欢你的那个。”

  青天这时出声嗤笑道:“这位兄弟,她说她不认识你,请你走远点。”

  此话一出,不等周远见有何言语,他身后的那四个人嚷嚷上了。

  “哎呀卧槽,见哥说话你个小逼崽子插什么嘴。”

  “你不知道见哥是谁么,还敢这么说话,信不信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周远见,本来极为恼怒的内心,听见身后几人的叫骂忽然舒坦多了。

  忽然伸出一只手,止住他们的言语,其样子要有多装B有多装B,开口道:“这位兄弟,能否给在下让个座位,我想和这位小姐之间有些误会,我想和她好好谈谈,你看…”

  青天看着周远见,嘴角微微翘起道:“请你走开。”

  周远见一听也是忍不住了,心道:“尼玛的,老子这么给你面子,你还在这跟我装。”

  心道口道,周远见怒哼:“小子,别给脸不要脸。”

  这时宁轻雪听不下去了,轻启红唇道:“周远见,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周远见不搭理宁轻雪,他心里自有计较,知道宁家的势力不好惹,但他不惹不就完了。

  宁轻雪见周远见如此难缠,也是面容有些不悦了:“周远见,你信不信我告诉你家里人你在学校的所作所为。”

  周远见还欲仗着人多势众对没有眼力见的青天施加威慑,听见宁轻雪出声威胁,不禁嘴角抖了抖,还是转头看向宁轻雪道:“算你狠,走着瞧。”

  转而瞪着青天道:“以后出门小心点!”话毕,便转身带着那四人满心郁气得出了咖啡厅。

  等到走远后,周开眼忽然伸手抓起身后的一人的脖颈:“你特么不是说就陈欣欣和他老弟么?怎么宁轻雪也在?”

  那人诚惶诚恐道:“见哥别动怒,我上完课后出门时确实就见到陈欣欣与她的弟弟两个人,而宁轻雪…可能…可能是他们刚刚叫来的。”

  周远见想了想也是这么回事,缓缓放下那人的衣襟:“这小子我好想在哪见过。”顿了顿又道:“管他是谁,敢和我周远见作对的人这京华市都找不出来几个!”

  转而对着另外三人说道:“你们继续看紧点陈欣欣,顺便查查那小子来头,我要让他知道和我装B没有好下场!”

  不说周远见怎么想算计青天,再看咖啡厅内的几人。

  “姐啊,你可真是我姐。”青天喝了口服务员端来的饮料,调侃道。

  陈欣欣眨了眨眼睛:“谁知道周远见这人不光二世祖还没皮没脸的。”

  宁轻雪忽然出声道:“欣欣,我看他没有罢手的意思,以后多小心点。”

  陈欣欣听到后,面容一怔,她自己也清楚,正担心着,青天开口道:“欣欣姐,你放心吧,他不敢对你怎么样。”

  宁轻雪闻声,秀眉一挑,大有深意得看了一眼青天,陈欣欣却是不解道:“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他,说实话,他家里的势力却是挺大的。”

  青天再次开口道:“我说他不敢动你就是不敢对你怎么样,放心。”

  陈欣欣怔怔得看着微笑着的青天,心中的一丝不安顿时散去,缓缓点了点头,她不知道自己的老弟为什么这么确定那周远见不敢乱来,但她相信青天。

  这时,宁轻雪又道:“欣欣别忘了还有我呢,看那周远见能玩出什么花样。”

  青天颔首表示同意,尔后转头对宁轻雪道:“我最近的事都忙完了。”

  宁轻雪知道他要说什么,即刻道:“正好,我父亲帮你办理的证件都下来了,我看看…”说着她思索了片刻,继而道:“明天吧,明天一早你来学校,我把那些证件交给你,然后签署合同。”

  青天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定下了,敢觉有些仓促,出声道:“是不是有点着急了,那什么…那天我急着进行测试,忘了告诉你父亲,我…没开过车…”

  宁轻雪听见后一怔,转头看向陈欣欣,见她点了点头确认青天所言之事是事实,不禁叹了口气:“那怎么办。”

  :酷匠P网\正*C版‘首;k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