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傍晚,青天三人迎着道路两旁越发光亮的路灯回到夜总会。

  路中青天想来想去还是没去找陈欣欣,其一是天色渐晚,二是虽然刘三指把医科大后街爆炸的事情压了下去,但他依然不好再回去。

  即便离那件事过了好几天,但他仍然处于风口浪尖上,总有那么一些好事的人喜欢挑起事端,只等他明天取回一样东西,一切便无所谓了。

  此刻,到达夜总会的青天刚进门口,夜总会门前值班的一名大汉就告诉他刘三指找他。

  酷匠网《正hR版)@首◇发*

  青天颔首表示知道后,告诉洪羽和伊雅先回去休息,便先向里面走去。

  青天感觉今晚夜总会的氛围有些和往常不同,有些冷清。

  “出什么事了么,正常这个时候应该有不少老板客人在这里……”青天边走边奇怪,最后无奈摇了摇头:“没准三指找我就是因为引起这里反常的事情。”

  过了几分钟,青天在几名夜总会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找到了满面苦恼的刘三指。

  不等青天发问,刘三指直接开口道:“青天兄弟,那女的没了……”

  青天一挑眉毛,倒也没有刘三指预想当中的惊诧,只是淡淡道:“我记得她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吧。”

  刘三指见此心里定了定,摇头道:“不是她自行离开的,是被人救走了。”说到这他有些歉然和气愤:“特么不知道哪里来的一群黄巾蒙面人,在半个多小时之前忽然就闯了进来。”

  “本来以这夜总会的人手对付那些孙子戳戳有余,但没想到那些人好似商量好的一般,打从一开始就不与任何人缠斗,一沾即走,身法还滑溜,手底下的兄弟围都围不住。”

  “我也是专注于想擒拿住一人以便问出他们是何目的,却也是空手而归,待他们临走时我才猛然想起这夜总会除了些财物就多出那么一个女人。”

  “等我跑过去推门一看,果然,那女子早就被人从窗户带走了……”

  话毕,刘三指看着缓缓坐下的青天:“你看这怎么办。”

  “那女子是暗狱中有着身份的人,想必还不小,离爆炸出事那天这么久了,理应会有人来救他,再说…”青天微笑着道:“我早就要放了她,所以三指你不必自责。”

  刘三指一惊:“那女的不是要杀了你么,而且武功那么强,你还敢放了她?”

  青天回应道:“我与她做了个交易,我想她不傻的话,应该不会再回来找我麻烦,可能下次她再来找我的时候还能给我带些礼物。”

  刘三指揉了揉脑袋:“你这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青天起身道:“你就放心她不会再回来找咱们麻烦就成了。”

  青天见刘三指虽然满面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便告了声辞,回到自己临时的房间内休息去了。

  此时,青天坐在床边,低头看着双膝上放着的红叶的白色妖姬,心道:“看来还算守信用。”

  青天可是明白那红叶凭着感觉,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白色妖姬,不论她当时走的匆忙还是根本没想找,但总归于她没有要反悔的意思。

  “吴家,吴山,吴大少……”青天挑了挑眉头,把那把白色妖姬立于床头柜边,又从柜子内取出一本陈旧的书。

  细眼看去,正是那本青天临走时皇甫楠赠予他的秘技,青天缓缓躺在床中,一页一页开始翻看《十八趟罗汉手》。

  其实青天早已能把这本秘技倒背如流,但他仍旧这么翻看就是为了加深理解和记忆……

  尔后,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刘三指的手下来叫青天吃晚饭,青天到场后发现洪羽和伊雅都在,也没作何客套,便坐下开始和他们用餐。

  期间几人各自讲述了今天经历的事情,洪羽讲到拿下定海区的时候还不禁有些激动,刘三指也提了几句傍晚前夜总会被人偷袭过,让伊雅好一阵担心。

  后来,几人用餐过后又稍稍谈了一小会话,便各自回房歇息去了。

  次日,青天洗漱穿戴好,在较为宽敞的房间内打了一遍游身八卦掌疏散了一下筋骨,又开始打出另外一套曾经皇甫楠拍退他的拳脚掌法,即是那大成后极为恐怖的《十八趟罗汉手》。

  离开三十里堡有着近一周的时间,今日才算有空开始修习这本秘技,只不过……

  “房间虽然还算宽阔,但仍然没办法和三十里铺的后山相比,连天地元气都弱上不少,看来这些天点找个合适的地方,要不然修习这罗汉手更困难……”

  青天如此想着,却也不耽误手中的功夫,继续推、拍、扣、打,没一会面庞上就渗出一滴滴细密的汗珠。

  少顷,青天深吸口气又缓缓吐出,收起架势,去了趟洗手间冲了冲脸。

  “先把弟弟的照片给洪羽让他送给周辉和符海斌,今日去趟华夏阁取回证件,然后再联系宁家,看看差不多也该有个固定的事情做了。”

  这么想着,青天擦了擦脸,又把白色妖姬放入床底下,从柜中取出一张相片。

  其上有着四个人,正是青天,青云兄弟俩和父母的全家福,青天定定看着相片,眼中的复杂难以言表。

  “爸妈你们放心,我一定尽全力找到弟弟。”

  尔后青天又叹了口气,抬手把弟弟那一半撕掉放入衣兜内,转身走出门外。

  当青天来到洪羽的房间时,他也正好收拾完毕。

  “天哥,今天咱们干什么去。”洪羽穿上外衣随意问道。

  青天从兜里拿出那一半青云的相片递给洪羽:“你今天再去一趟定海区,把相片给开眼和八锁,他们自然知道怎么办。”

  洪羽接过来一看,倒是和现在的青天的确有着不少相似之处:“这就是你弟弟吧,叫青云?”

  见青天默然点头,洪羽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天哥,回头我也尽力帮你托人找找,只要你弟弟青云还健在,就一定能找到。”

  青天微笑道:“走吧,出去吃个饭,我今天也要去一趟华夏阁取证件,吃完分头办。”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得走出房间,正好碰见刘三指派来通知早餐已经备好的手下,就跟随着过去了。

  待几人吃好早饭,洪羽先独身离去准备送去照片,而青天也与刘三指告了一声辞同伊雅驱车前往华夏阁。

  待青天到达华夏阁,刚刚进入登记大厅的时候,发现皇甫流风竟然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青天惊奇道:“师兄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皇甫流风朝青天身旁淡然得伊雅努了努嘴道:“她提前往华夏阁的服务台打电话,说是找我,然后……”

  青天恍然,看了一眼伊雅,轻声道:“麻烦了。”

  伊雅微笑着点头轻声道:“这是我…我该做的,只…只不过你需要配一个手机了。”话语间,她口语的障碍竟是恢复了许多。

  青天察觉到,心中先是一喜,而后又汗颜,心道:“我倒是想有个手机…希望那红叶多给我带回来点钱。”

  皇甫流风似是特别了解青天一样:“拿着。”抬手出声就递给他一个档案袋。

  青天闻声回过神,接过档案袋,解开线绳,开启袋子,向里看去,是一个有着他的相片的执照,一份华夏阁武者相关协议,还有一个……

  “这是什么?”青天从内取出一个黄色卡片对皇甫流风问道。

  皇甫流风看了眼即刻道:“华夏阁特发的银行卡,在全国乃至世界都可以消费,并且没有任何手续上的费用。”

  在青天那稍显惊讶的眼神下,继续道:“知道华夏阁有交易大厅和拍卖大厅吧,没有这银行卡的人需要原价进行拍卖和交易,反之可以有不少优惠。”

  “并且你通过了二星武者测试,每个月华夏阁都会往你的这张卡中打入十万元,算是对于你武道天赋的鼓励,也算是你归属于华夏阁的工资吧。”

  青天一听,忽然想到一件事,当即开口问道:“师兄,那我加入一些地下组织呢?”

  皇甫流风挑眉道:“你还进黑帮了?哪个?”

  青天轻声道:“墨龙帮,因为一些事情我结识一个朋友,他是墨龙帮一个堂口的堂主,算是救过我的性命,并且帮我解决了不少事,正好我也被学校开除就……”

  皇甫流风颔首表示知道,沉吟片刻后开口道:“没事,我刚才所说你归属于华夏阁,是说你本身行事将受制于华夏阁管理,例如随意伤及普通人,虽然你有着执照,华夏国法制机关不能逮捕你,但华夏阁有权利出手击杀你。”

  “至于你加不加入其他什么组织,华夏阁是不管制的,放心吧。”

  青天点了点头,又开口与皇甫流风了解有关于华夏阁管制的范围和二星武者执照的相关问题,便和伊雅离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