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帽衫男似乎毫不在意其他所有在场的人作何感想。

  只见他谨而慎之得把那一百元揣入衣兜内,紧接着抬手撩开帽子,露出一张再次让符八锁、洪羽等人惊诧的脸庞。

  “符海斌,你这光天化日下,强闯我聚金帮的地盘,还扬言要砸了这里,可是要给我个交代啊。”

  青天没听到那符八锁开口回应,却是看见身旁坐着的洪羽顿时起身:“周眼开?尼玛的,还玩这路子。”

  周辉闻声转过头来看向青天这桌,挑了挑眉毛道:“唉?洪大少啊…稍等下哈,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给你拿手表去。”

  顿了顿忽然又道:“对了,你带钱了吧。”

  洪羽脸色一黑,刚欲回话,那边的符海滨嚷嚷开了:“交代?你管我要交代!?”尔后他转头对一名手下郑重道:“咱们有没有胶带?”

  却是不等那顿时就愣住的手下回过神来,符海斌就大笑道:“尼玛的,上次你让给我的地盘,实际价值就三百万出头,你管我要了四百二十万,你还管我要交代?”

  “那二十万我就当掉粪坑里丢了,赶紧把讹我的那一百万拿出来。”

  周辉一听当即捂住自己的衣兜:“要钱没有,再者说了,上次商议你也在场,是你亲口说下买定,要不然你不买我还能逼你买?”

  符海滨异常气愤,怒道:“要不是你这孙子诳我,我能买那破地方!?”

  话毕,却是不等周辉再解释,再次开口道:“不用你说那些没有用的,我就问你今天这钱你拿还是不拿?”

  yR酷~g匠P网唯Ha一y正☆版,./其他1都|是Tt盗K版

  周辉毫不犹豫道:“要钱没有。”

  符海斌闻声当即撸起右衣袖,只见其臂膀上正一圈圈缠绕着一条银白色的金属锁链。

  符海斌轻哼一声,右臂略微一抖,锁链骤然松解而开,再抬起臂膀往起一带又向地上一甩,“嘭!”得一声,酒吧那贵重坚硬的地板砖丝丝裂开达到一米来长。

  “来吧,周辉,看看你最近的武功有没有长进!”符海斌刚欲向那紧紧盯着碎裂的地板砖满面心痛的周辉冲去。

  青天猛然长身而起,一个闪身出现在符海斌面前,紧紧把住其身体,不让其有丝毫动作:“这位兄弟,火气太大伤身体。”

  符海斌对于这忽然出现在眼中的陌生脸庞,一开始有些吃惊,尔后又怒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还敢来多管闲事!?”

  洪羽此时也站了起来走向周辉:“周眼开,你过来咱俩好好谈谈。”

  伊雅面容回归淡然,静静得观察事态发展。

  青天对符海斌微笑道:“我这不是多管闲事,就是…”他露出一丝苦恼的样子,继而道:“想让你跟我做做事。”

  符海斌刚想张口骂出的话,闻声顿时憋了回去,呛了一口唾沫,猛然咳嗽两声后,竟怒极反笑道:“哈…咳…哈哈,你说什么?你说你让我跟着你做事?”

  “今天都是怎么了,是你们出门忘吃药,还是我忘吃了?”说着符海斌看了看不远处正与洪羽走到一边坐下的周辉,又满面怪异地盯着眼前的青天。

  其实不怪青天说话太过直接反而幼稚,只是他实在不会处理这种事情,他有决心、有胆量是一回事,但临到头上却不如动手来得直接。

  “看来我还是做不了这些事情…”青天苦恼得想着,忽然叹了口气,拍了拍符海斌的肩膀,同情得道了一声:“兄弟,对不住了。”

  “嘭!”根本不等刚刚面露疑惑的符海斌出声回话,青天猛然一拳就击在其腹部,符海斌只觉得眼前一花天就黑了。

  “你干什么!?”

  “那小B崽子偷袭香主!”

  “妈的,砍了他!”

  青天怔怔得看着缓缓软到在地的符海斌,又望向他倒地后露出的那熙熙攘攘的一百四十号人,喃喃道:“怎么还晕了,这下玩大了…”

  实际上,青天是想把符海斌打倒,但是根本没想让他晕倒。

  青天就想以实力让他服气,没想到他这么不抗打,一拳就晕了…

  那一百四十人却是不等青天解释,站在前面的一波当即抬起手臂,举起开山刀,拔腿冲来就向青天砍去。

  “喝!”青天并不想伤害这些只能算在普通人之列的人,立刻调运源能炸开劲气,把那群人连身带刀崩飞开。

  “符八锁没事,就是晕倒了。”青天撇下这一句话,不再搭理那些躺倒在地和还未上前面露惊颤的帮众,转身就走回了原来的桌位坐下,有些赧然得看了看一旁正用异样眼光打量着自己的伊雅。

  “怎么?我脸上有脏东西?”青天撇了撇嘴道了一声。

  伊雅有些忍不住笑意,红唇开合轻声道:“哪…哪有…有你这…这样的。”

  青天转过头去不再看伊雅,郁闷道:“你行你去把他们弄老实喽,正好省得我出手。”

  本来青天说得这是玩笑话,不想他话刚出,伊雅就抚膝站起毫不犹豫得走向那群符海斌的帮众。

  青天又转过头来,看着伊雅端庄修长的背影,心道:“不会吧。”却也没有出声阻止,因为他确信在这个酒吧内,没有人能动得了伊雅。

  正在青天感叹时,另一边与周辉商谈的洪羽摇头晃脑得走了回来,一屁股坐在青天对面,在其疑惑的神色中开口道:“天哥,那边我处理好了,周辉说要和你比试一下。”

  青天道:“什么处理好了,比试什么?”

  洪羽抓了抓卷发,嘿嘿笑道:“就是他愿意跟你做事,不过前提是你能给他带来money。”

  青天嘴角翘起,笑了笑道:“我这一穷二白的,不向别人借钱就不错了…”

  洪羽却是满心爽快道:“这有什么,那周眼开算是有远见的人,我把你通过华夏阁二星武者测试的消息告诉他,他本来还有些犹豫,但那时你正好一拳撂倒了符八锁,他看见后就答应了…”

  “并且还答应还给我的瑞士表,不需要我出钱赎回,看见他那要死了一样的表情了么,就因为这千八百块的。”说着还指了指那边坐着的双手拄着脑袋,正满面愁容的周辉。

  青天顺其手指看去,嘴角抽了抽:“那什么比试呢?”

  洪羽回应道:“就是一个过程,天哥,你想,他手下都在门口那面看着呢,要是这么无缘无故就跟了别人,不服众啊…”

  青天点了点头,便要起身过去‘找茬’。

  洪羽忽然出手拉住青天:“天哥,那什么,他说一会你下手轻点,他不想和那符八锁一样在手底下人眼前丢面子…”

  青天一怔,随即颔首默然同意了,尔后迈步走向周辉所在的那个桌位。

  正走着,青天又看了看那边与符八锁手下,用不流利的语言又加上手语交谈着的伊雅,心中不禁流过一阵暖流。

  “不论将来如何,洪羽,刘三指,伊雅,你们的情分,我青天铭记于心,定有厚报。”

  沉吟间,青天已然走到坐着的周辉身前。

  周辉定定地看着眼前不过二十出头年龄的青年,忽然开口道:“你多大?”

  青天有些诧异,但还是回道:“二十岁。”

  周辉点了点头,自顾自道:“我在你这个岁数的时候还在上大一。”

  青天撇了撇嘴:“我刚被开除。”

  周辉闻声默然,尔后斜眼看了看自己的那一百二十名帮众,见他们之中没多少人注意这边,都在紧紧看着符海斌那群帮众的动向。

  不过片刻,他忽然从兜里小心取出方才他捡起的一百元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入青天手中。

  在青天那大为不解的目光中,他暮然对青天厉声喝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竟敢强抢…我的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