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猛然转头顺着伊雅的视线看去。

  距离三人有着一百多米远的有着富丽装潢的墙壁轰然炸裂,外界的阳光伴随着四起的烟尘席卷进较为幽暗的室内。

  酒吧内畅饮、舞动、玩耍的人骤然停歇,齐齐看向那灰尘四起的地方。

  下一刻,“呼啦啦”从那碎裂的墙壁外涌进百十个人,这些人全部灰色劲装,人手一把开山刀。

  “啊!”酒吧内的人群见状顿时惊声呐喊、尖叫着向走廊之中跑去,准备逃离开这里。

  虽然其中还有一些不知是喝醉了还是见怪不怪的人依旧在喝着酒,却不见酒柜吧台前坐着一个穿着帽衫的人在东张西望,看其体态应该是个青年。

  青年上身的帽衫绘着金色的花纹,下身牛仔裤和运动鞋,在室内还戴着连衣的帽子,帽檐遮住他的容貌,却挡不住他那时而闪烁精光的眼睛。

  酒吧内的DJ依旧在响动,这帽衫青年似是终于在惊散的人群中发现了什么。

  纵身跳下高腿椅,不急不缓得跟着DJ的节奏亦步亦趋走了过去,脚下一踩,尔后双手插兜站稳在原地,看着不远处那百八十号人,淡然的神色间夹杂着一丝兴奋。

  青天早就注意到了那行为诡异的帽衫青年,不过看其站定在一边不再有何动作,也就收回了目光再次投向那些来者不善的人。

  青天这桌人并没有跟随人群离去,因为他们今天本来就是来找事的,虽然事情有些出入,但仍然改变不了他们本来的出发点。

  在青天打眼查探人数的时候身旁的伊雅又开口了:“九十一。”

  洪羽跟着道:“天哥,我数了,有九十一个人,咱们怎么办。”

  青天嘴角翘起:“静观其变。”发现四周还有一些没有离去的人在远处张望着开口问道:“对了洪羽,这里经常发生这种事?”

  洪羽毫不犹豫道:“有是有,不过没有这次阵势大,看来咱们的运气不错。”

  这边话语间,那强势闯进来的九十一号人从中缓步行出一人,那人竟也是一身帽衫、牛仔裤和运动鞋。

  看其相貌也就二十五六岁,却是没戴帽子,短发,杏眼,鼻翼左侧有颗小黑痣,目测身高一米八。

  青天眉毛一挑,对洪羽问道:“那人是谁?”

  洪羽眯眼看去,不过片刻就回道:“好像是定海区另一个中型帮派的老大,我只听说过没见过,应该是他。”

  顿了顿继续道:“听说聚金帮香主周开眼有个特殊的死对头,也是定海一霸众生会的香主,好像叫什么符海斌,人称符八锁,就是因为他会一种失传的武功,八步卷云锁。”

  青天疑惑道:“怎么个特殊法?定海区这面共有几个帮会?”

  洪羽回应:“就是这两人原来是一个大学的室友,相传关系好到能同穿一个内…内…”说着见伊雅没有任何神色,心道一声:“这边上有个女人说话真别扭。”

  尔后继续道:“能同穿一个内裤的程度,但后来两人因为些原由退学了,就一起立誓要打下一片天地,谁想阴差阳错下都看中了这个京华的定海区。”

  “然后两人进行各种比斗都是平手,别无他法,就约定了公平竞争,各自开始发展势力,平时两人代表帮会时一见面就势如水火,因为一毛钱的利益都要争抢半天,但私底下的交情甚至比两人上学时还要真挚。”

  洪羽见青天笑了笑,开口补充道:“这定海区本身就不算大,又因为两人各种争抢,就余下一个聚金帮和众生会。”

  又提了一嘴道:“听说那符八锁可是一个狠茬,虽然底下帮众不计其数,但都是些虾兵蟹将,那众生会全是靠着符八锁一人打拼壮大到这个程度。”

  青天颔首开口继续问道:“实力怎么样?”

  洪羽知道青天的意思,没作何思索即刻道:“我没见识过,但估计也就有着常规武者的程度,最多加上他那八步卷云锁和特制的锁链能堪堪与一星武者过几手。”

  酷匠Jv网j永久)B免费看M小1!说

  青天这边聊得正欢,那边却已经开始了动作。

  “周眼开,你个王八蛋,上次耍诈讹我一百万,我今天必须连本带利给收回来。”那人一招手当即道:“砸!”

  正在那些余下九十人刚要动手时,“呼啦啦”从走廊外又涌进来一群人,约有一百二十人左右,也是人手一把开山刀,身穿劲装,不过是金边的…

  “哎呀喝?比人多?”那人撇了撇嘴,毫不在意得伸出双手拍了拍。

  “呼啦”那破碎的墙面外又陆续走进五十人,不算那似乎是符八锁的人合起来竟有了一百四十号人。

  这面走廊出现的人群之中有一人见状皱了皱眉,无奈叹了口气后缓缓走出,西服革履,似是有些身份。

  “我说是谁,原来是符老大,真是有失远迎,不知贵临……”这人正拱手满面推笑道。

  却见符八锁打断嗤笑道:“别跟我来这套,把周眼开给我叫出来,我今天要是见不到他人,那这个酒吧他就别想要了。”

  穿着西装那人苦笑道:“符老大,你就别难为我了,我倒是想找他,可他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短了三五天见不到人,长则十天半个月毫无踪迹…”

  符八锁甩了甩手:“别跟我提这个,我今天必须见到他,我数三个数,你要不联系他,我可就要开砸了。”

  那西服男子再次叹了口气:“符老大,这个酒吧是香主亲自交给我来管理的,这要出什么事,我可撇不开关系,要么你下次再来?”

  这边的青天一听,不禁笑着喃喃道:“下次再炸掉一面墙也够你受了…”

  那破损墙壁前站立着的符八锁面露同情的看了看西服男子,在其希冀的眼神中开口道:“一…二…”

  身穿西服的男子心中顿时叫了一声“倒血霉了”紧接着急切道:“哎?哎?符老大,你再三思三思啊。”

  符八锁再次缓缓抬起手臂,猛地向前一挥:“砸!”

  这面话语声刚毕,忽然酒吧内又响起一声:“不砸!”

  此时酒吧正厅内的音乐早已关闭,所以那声音不但没有被削弱,反而被四面变得空旷的空间回荡着传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中…

  酒吧内所有驻留的人,包括刚欲起身的青天和洪羽,同时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连符八锁身后刚欲动手的帮众也顿住看去。

  符八锁怒道:“谁?”

  西服男子有些疑惑:“嗯?”

  青天眉毛挑起:“是他?”

  洪羽问道:“天哥你认识?”

  青天摇了摇头:“不认识,就是刚才酒吧里的人逃走的时候,只有那个戴帽子的人走到那里就一动不动了。”

  洪羽点头,又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人正好处于两伙人中间的边缘处,却是仍旧没有丝毫动弹的意思,心道:“这人胆子挺肥啊…”

  “哎呀,你们要打就打呗,砸什么酒吧啊。”那戴着连衣帽的人低着头似是自言自语道,没人看得清他的相貌。

  尔后也不等现场任何人反应过来回话,他忽然向后挪了挪脚步,缓缓蹲了下去…

  这时现场的所有人脑袋都有些不够用了,却不想四周没有离去、躲在远处看热闹的一些客人之中,突然响起一声:“哥,你好勇敢!”

  众人闻声看去,是一个神情激动,似是有些喝多了的小太妹。

  忽然,“卧槽!”洪羽瞪大眼睛,颤抖着手指向那蹲下的帽衫男。

  青天又回头看了过去,却见那帽衫男此时正伸出手默默从地上捡起一张红色的纸张,并冲着破开的墙壁投射进来的阳光吹了一下,又抖了抖。

  伊雅瞪大双眸,也是不淡定了…

  青天满面诧异,不禁爆了一声粗口:“尼玛的!……一百块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