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洪羽自卖自夸了好一会,两人也回到了青天所住的房间内。

  青天安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手中一米多长的白色妖姬,眼中泛着思索之芒。

  洪羽坐稳在另一侧,继续开口道:“那竹精血池乃是孟宗竹中极为稀有的一种竹子吞吐精华而形成的。”

  更¤新(N最"快KZ上酷匠网8

  “因其竹节鲜红如血,根系分泌物也如血浆般艳红,即被命名为孟宗血竹,该竹经受天润地养,在种植期前十年丝毫不长,到了第十一年雨季到来的时候,它能以每天六英尺的速度向上急窜二十天左右。”

  “最后大约可以长到一百二十多英尺高,是为五百多种竹类中最高的存在。”

  “更为奇特的是在它生长的那段时间里,处于孟宗血竹周围方圆二十米以内的其它任何植物都会停止生长。”

  “只有等它的生长期结束后,这些植物才能重新获得继续生长的权利。”

  “这些都还没有什么,其实它在前十年不是没有生长,甚至没有少长,只不过是以一种不易被人发觉的方式在向地下生根。”

  “自然而然的,孟宗血竹根系生长得比竹节都要长上几倍,常识都道越深入大地其土质越发坚硬,又因为根系太长以至于伸展不开,正巧那竹林中心处有着一个小湖泊。”

  “湖泊四周的土壤养分多,又松软,所以那一片孟宗血竹的根系全部生长到那湖泊周围,把其围成了一个鸟窝的形状。”

  “后来……那清澈见底的湖泊渐渐被孟宗血竹根系分泌的物质染成了血红色,按照常理来讲湖内的鱼鳖虾蟹都应该缺氧窒息死亡,但恰恰相反,其内的水生物全部照常生存,甚至个顶个的壮硕健康。”

  青天听到这里大概猜测到了那竹精血池的奇异之处,忽然开口道:“是不是那湖泊中的湖水因为孟宗血竹根系吞吐出的精华变成了特殊的天才地宝?”

  洪羽点了点头:“不止是特殊,更为神奇,既然名为竹精血池,其湖水内便含有孟宗血竹吸收天地元气转化出来的最纯净的精华。”

  “听说普通人只要喝上一口便会气血翻腾,口鼻迸血,武道中人常取来饮之,对强身健体,突破境界桎梏大有裨益。”

  “再后来,那湖泊当年被血帮香主发现后直接通过各种手段揽下了,因为那孟宗血竹生长周期太过漫长,其功效再强大,也没有人愿意因为这一个湖泊与血帮结仇。”

  “目前来说这个血池依然牢牢地被血帮掌控在手中,除开香主外,上至元老下至帮众每年都会被发放竹精以滋补元气。”

  “因竹精血池每年产出的竹精有限,所以血帮每年招人手时既有人数限制,考核又极为严格。”

  青天颔首道:“这就是虽然血帮势力范围小,但实力鹤立众帮的根本原因吧?”

  洪羽即刻点头称是,尔后补充道:“不单帮众个个是精英,甚至血帮资藉豪富。”

  青天沉吟少顷,又开口道:“看来这说来说去,我想通过第一项考核的话,就必须考虑那臧帮了…”

  洪羽却是摇了摇头道:“那也未必,其实京华市这么大,之中的势力错综复杂,不光只有你所知道的这三大帮派,这三个帮不过是其中的翘楚。”

  青天一挑眉毛:“怎么说?”

  洪羽嘿嘿笑道:“我就知道不少小型和中型的帮派,除开这三大帮所分割的富有繁华的地区外,别的地区都被这些三教九流抢夺着。”

  “如果你目前不愿招惹墨龙帮之外另外两大帮的话,也可以考虑考虑那些小型和中型的帮派。”

  “毕竟,考核中也没要求你必须抢占臧帮和血帮,我记得是只要你抢占的地方,其价值和方圆面积达到了定位的标准,就算是通过考核了吧。”

  青天闻声微微翘起嘴角:“没想到你长得憨憨呼呼,脑瓜倒挺灵光。”尔后长身而起,把白色妖姬藏于卧室床下。

  出来后对依旧撇着嘴的洪羽道:“走吧。”说着又抬手摆了摆手腕:“去看看你口中的那些三教九流。”

  洪羽一听,骤然散去郁气,一跃而起:“哈哈,我就喜欢这个。”继而又道:“这里是京华市北环区域,在北环以外倒是正好有几个小型帮派,天哥,咱们先去哪个。”

  青天转头扫了眼振奋着的洪羽:“随你便,最好找那些…”说着他竖起大拇指朝下晃了晃。

  洪羽会意:“下流,横行霸道,欺男霸女,作恶多端,哈哈…这个世界从来不会缺少这类人,放心吧天哥。”

  其实青天并不是想充什么救世主啊、大豪杰啊、大英雄之类的,他如此行事,其一是凭着本心,其二是对得起皇甫楠的教导,其三么…算是为自己本不愿加入黑社会的无力抗争吧。

  说是抗争,不如说是青天最最无奈的一种选择,他本想凭借着学识上的天赋来位居高位,查探出当年的车祸和弟弟的踪迹。

  然而造化弄人,青天这一步步走来,一直在难中取毅,黑中寻亮,苦中作乐而已。

  在他的认知当中,帮派、地下组织、黑道等,这些都是苦难,黑暗,苦痛,他无奈步入其中,只想快捷得聚集人手,并且不想伤害到任何无辜的人。

  青天心中苦笑了一声,招呼洪羽朝房门走去,刚欲打开,忽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不免手中一顿,又顺势打了开来,定神看去竟是伊雅。

  青天微笑道:“怎么,和三指说完了?”

  伊雅面容依然有些冷峻,但明显和之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不一样了,听见青天的问话,她却一时没有出声,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过了少顷,场面有些寂静,伊雅这才察觉到,终于轻吸口气微微开启红唇道:“送…送你。”声音软到心碎。

  洪羽抓了抓头发不待青天开口抢声道:“嘿嘿,出去惹事还有美女接送,这生活…”

  青天一拳打在洪羽胸口,也不理他面红耳赤得咳嗽,保持着微笑对伊雅道:“那就麻烦伊雅小姐了。”

  说着又拉着洪羽走在先头道:“你丫的贫嘴贫惯了是不是,以后别在我眼前调戏她,要不然我就在你马子面前脱衣服了。”

  洪羽一开始听着青天的话满脸不在意,这尼玛听见最后一句威胁,当即就不淡定了:“你要脱,我就贴大字报说和你结婚,让你身、败、名、裂!”

  青天嘴角不禁一咧,惊异道:“洪羽,没看出来啊。”话语间赶紧松开洪羽的衣袖,满脸嫌弃道:“以后离我远点。”

  洪羽呲了呲牙,双手抓了抓头发,道了一声:“谁稀罕,我还怕你影响我浪里白条,白面王子的形象呢。”

  “扑哧。”两人在前笑闹,却忽然传来一声轻笑,青天和洪羽对视一眼暮然转头看向身后。

  伊雅姣好的面容淡然,只不过…根本掩盖不住她那媚人的丹凤眼略微弯起的弧度。

  两人见此再次对视一眼,会心一笑,转而止住笑闹,向夜总会外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