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一拍洪羽后脑勺:“少废话,走了。”话语间走出房间只留下一句话:“等你伤势好差不多就自行离开吧,回来我要看到他的photo和money。”

  躺在床中的红叶右手张握了两下,她可不希望到时候再费劲往回抢白色妖姬,心道:“动了吴家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那位应该不会发现……”

  尔后她怔怔地看着手中的生死琥珀:“真不清楚那小子什么来历,等这件事了结后有必要调查一下。”思索间红叶又缓缓合上凤眼,假寐而去。

  夜总会稍显幽暗寂静的走廊中,青天和洪羽并肩前行。

  少顷,洪羽挠了挠卷发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天哥,你说那石头不会真的是生死琥珀吧……”

  洪羽实在想不通,昨天是他进入玉石坊亲自挑选的两块与生死琥珀极为相像的石头,但拿回来给那红叶一看,竟然变成真的了。

  当时令他都忍不住一惊,但望见青天微笑淡定的样子又心中大定,才继续演戏。

  他可不相信那女的能识别错误,唯一有可能的就是……

  青天微笑道:“是真的……”

  洪羽不淡定了:“啊?”

  青天看向洪羽戏谑一笑补充道:“也不是真的。”

  见洪羽也不恼而是满面疑惑,自讨没趣的青天继续开口轻声道:“我吸收了那块生死琥珀后,导致我的真气上沾染了一丝它的气息。”

  “再加上我有一种方法可以把真气留滞在物体上,所以那块石头有着生死琥珀的所有特点,只不过效果差上很多,并且还缺少了最重要一个效果。”

  洪羽适时问出:“什么效果。”这么刚一出口,他便即刻想到了。

  与青天同时开口轻声道:“特殊能力。”

  两人相视一笑不再言语,开始加快步伐走向会客大厅,此时刘三指已然准备好了一桌饭菜静候他们。

  其实青天说的话大部分属实,唯一有些出入的地方就是,他体内的不是真气而是源能,还有那假生死琥珀的某些效果并没有青天说的那么不堪,甚至还略微有些超越。

  青天吞食了生死琥珀得到卧心盘龙臂之后,他早就察觉到体内的所有能量包括源能在内的气息有些不一样了。

  酷匠}:网/◇首eQ发O

  都或多或少沾染上了那名为‘难修’的黑龙的特殊气息,而那种气息正好就是验证生死琥珀真假的核心。

  而青天之所以能够让普通的石头也沾染上那股特殊气息,是因为青天靠着源源留下的伴生能力——替生,来实行的。

  青天本来没想到这点,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一开始就想用一块假的石头骗骗红叶,不想那时和皇甫流风对战第一次动用替生影响他的心神后,才暮然发觉当时皇甫流风身上停留了那种气息。

  他醒来后突发奇想,就让洪羽多买来几块石头,尔后一实验,果然是他猜测的那样。

  普通的石头被青天使用替生注入进蕴含着黑龙气息的源能,倏然间就变成了真假难分的生死琥珀。

  不过青天并不担心事后红叶会发觉那是假的,因为那琥珀除开不再蕴有黑龙的意识外,其他的所有能力一应俱全,包括肢体复原,真气大增等。

  这些效能全部归功于源能,因为即便是源能的强度削弱了不少,但其别的能力却有着长足的增强,例如修复创伤组织、转换补充其他能量等等。

  唯一的缺陷就是……

  青天边走心中便叹息道:“只对其他的人和物有效,相对于自己来说却稍有减弱,怎么感觉我是加油站一样……”

  说来青天不但替红叶他们解决了一个不小的麻烦,就是剔除了那噬人心智的黑龙意识,还帮着加强了功能效果,所以算不上青天欺骗了红叶。

  然而,青天并不十分在意这些,只要能达到他预想的效果就很满足了,毕竟任何事都需要代价,不是么?

  约莫过了五六分钟,青天和洪羽两人步入夜总会的会客大厅,远远就看见刘三指坐在华贵的长方桌子的主位上,正与一旁的端庄女子说着什么。

  青天细眼看去,赫然是伊雅,心中道:“不知源能对于定型的损伤有没有效果,希望别出意外吧……”

  伊雅正安静地听着三指哥哥的安排,忽然发现门口进来两名熟悉的身影,抬眼一看。

  刘三指发觉伊雅的变化,顺其目光看去,不禁笑道:“青天兄弟,洪少来了啊,来,这边坐。”说着长身站起拉开其右手边的座椅。

  伊雅也随之站起,伸出纤手拉出左手边的座椅,青天和洪羽微笑着点头分为两面安坐而下。

  刘三指重新坐回位置,对着右面的青天道:“怎么样,事情解决好了么,那个女煞神在这里,你兄弟我这两天可是过得心惊胆战的啊。”话语间只见青天缓缓从黑衣后取出一把唐刀立于桌旁。

  刘三指眉毛一挑:“好家伙,真让你给搞定了啊。”

  青天嘴角翘起:“搞不定一介女流之辈我青天就没必要再进墨龙帮混迹了。”

  正说着,忽然感觉对面有一束犀利的目光看向自己,青天转头看去,微笑的神色骤然变得赧然。

  对面的洪羽发现青天的神色变化,转头一看,顿时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原来,伊雅乍一听见青天的话有些不乐意了,正愤愤然地盯着满面谦意的青天。

  刘三指哈哈笑道:“行了,行了,伊雅,青天兄弟又没说你,他就说的是女流之辈……呃……”

  伊雅暮然收回凝视青天的目光,转而佯怒瞪向刘三指。

  刘三指满面无奈地捂住自己的脸庞,他知道说错话了,而且他也知道对于这种事情不能解释,否则越解释越糟糕,当即闭口不言。

  伊雅很气愤,看不起女人就算了,怎么又把她说成不是女人,她发誓要报了这一话之仇,正好……今后她就要跟随青天办事了。

  要么说惹谁别惹女人,女人心思细腻本来是好事,但很容易演变成恐怖的报复。

  就是因为女人都有着极为旺盛的报复心理,和男人对于打仗斗殴的事情总是抱有兴奋感一样,不能以常理推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