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面目呆滞地望着头顶的水晶灯,左臂空荡荡的感觉让刚刚醒来的他几欲陷入颓靡和疯狂…

  忘却了被白色绷带包裹的身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他的意识中阴暗与光明激烈的交锋,最后光明占据了主导地位。

  “我还要找到弟弟,替父母讨个公道…”

  “我要振兴我皇甫家…我不能沉睡!”

  “我不能颓废!我不能倒下!”

  青天每念叨一句,身体内便迸发出一丝生机。

  `;酷匠O网Ai正)版}@首发Kp

  直到他用仅剩下的右臂缓缓支起疼痛的身体,眼中的茫然瞬间隐没,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他的心性经历这次磨砺开始变得更加坚韧。

  青天定了定神,略微急促喘息了几下,也不再思索,抛开失去手臂的绝望开始打量四周。

  毕竟,先确定自己的处境才为上策,要是命都没了,他那些目标都会成为泡影。

  青天依稀记得自己与那红袍女子缠斗,自己不慎中了刀气,然后自己的意识瞬间陷入模糊,之后的事却都记不清了…

  青天艰难得转着头,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硕大的房间,较为豪华的装潢,使青天越发疑惑:“不会是被他们抓过来的吧…应该不可能,我没听说过俘虏有这么好的待遇…”

  青天正思索着,房门忽然开启,在青天警戒的目光中走入的一个彪形大汉,让青天的神色从意外变成了然。

  “刘三指?怎么是你?”

  那进来的大汉正是与青天有过一战的刘三指!

  “哈哈,为什么不能是我,就知道你没有大碍,没想到你不但是个怪物,更是一个疯子,那么窄小的空间你引爆炸药,真是…”

  青天眉毛一挑,他后面的事都记不起,但也明白不好问出来,只是苦笑一声道:“逼不得已。”

  忽然想起什么:“对了,我有一个朋友…”

  不待青天说完,刘三指一叹道:“青天兄弟,我尽力了,只救回来加上你在内的三个人。”

  青天一愣:“三个人?有没有一个卷发,穿着黑色运动服的青年。”

  刘三指思索一翻:“有,就属他受伤最轻,已经醒来多时了。”

  听到这里,青天暗松了一口气,心里一动:“那另一个是?”

  刘三指有问必答:“是一个红衣服女子,我看见她时已经奄奄一息了,目前仍然在昏迷”

  青天腹诽道:“你爷爷的,幸好你没死,就我这君子性格,必须分分钟报了这断臂之仇。”转而道:“你看到过一把红丝带缠绕的唐刀吗?”

  刘三指愤愤道:“有,那把刀真邪气,死活从那女子手中拿不出来…”

  青天沉吟片刻,想到:“那把唐刀没损毁,待伤势好转去试试能不能用那把刀唤醒源源…”

  然后继续对刘三指道:“你怎么发现我们的。”

  刘三指见青天并没有难过之色,心里有点纳闷,随即了然。

  当时的现场有不少断臂残肢,多年的打拼让他一眼就看出这里曾有至少六七个人,但都已经在爆炸中粉身碎骨了。

  他以为这些都是青天的人,但现在看青天的模样,那些死的人都与青天无关,或许都可能是他的敌人。

  毕竟谁没事引爆炸药玩,还把自己胳膊炸没了…这么想着刘三指缓缓道:“医科大是我们墨龙帮的势力范围,自然少不了我们的人。”

  “当日发生的爆炸,手下的人以为是有人来我们这里捣乱,在第一时间就上报了,而我正好是这片的堂主,当我赶过去发现竟然是你和那一男一女,我三指当日说过一定会给你个交代,所以…”

  青天淡然一笑:“官事官办,民事民办,等他们来我都死翘翘了,你倒是个性情中人,这次的事我青天铭记于心。”

  刘三指默然。

  青天知道他什么意思,继续道:“如果还看得起我这独臂的话,我愿意进你们墨龙帮闯闯。”

  刘三指一喜:“哈哈,青天兄弟,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什么独臂不独臂的,当日我就看出你绝非池中之物…”

  刘三指还待说些什么,青天用仅剩的一只手摆了摆:“不用说那些,我加入你们墨龙帮是有条件的,第一给我另一个身份,不影响我日常生活,特别是在上学期间不要干扰我…”

  青天还欲说第二条,见刘三指欲言又止的样子,转而眼睛一眯:“怎么,如果这个条件都无法答应的话,我想我没有加入的必要了。”

  刘三指一听有些急:“不是,青天兄弟,我不是那个意思,在你昏迷这段期间你不知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吧。”

  见青天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又道:“在你昏迷被我带回来之后,没多久学校就发布一条告示,我让手下复印了一份,你看…”

  刘三指边说边拿出一张纸递到青天手中,当青天看清楚上面书写的内容后,没有像刘三指预想当中的暴怒或者失落。

  青天默然片刻后只问了一句:“警察介入了么?”

  刘三指叹了一声道:“已经发布逮捕令了。”

  听到回答,青天本就因为重伤显得苍白的脸色变得更为苍白:“三指,你说我如果去和学校讲清楚…”

  刘三指眉头一皱打断道:“兄弟,不是我三指打击你,你有点天真了,如果那帮孙子真想听你讲前因后果,绝对不会这么做,这离事发时间不到二十四小时,学校不但和你撇清关系,连警局都动手了,你觉得这事还有回转的余地么…”

  说着说着刘三指见青天脸色开始变得阴沉,立刻闭口不再言语。

  他三指没怕过什么人,这少年是头一号,即便他现在就剩下一支手臂,而且对于险恶的世道还抱着天真的幻想,但他依然对少年有一种莫名的敬畏…

  青天低着头,其散乱的刘海遮盖住眼睛,只见他嘴角微微翘起冷笑一声,其中嘲讽的意味十足,不知是嘲讽自己天真,还是嘲讽世人颠倒黑白。

  他单手紧握捏皱纸张,然后哈哈笑起,越笑声音越大,直到笑得刘三指心底暗颤才骤然停歇。

  只见青天单手支床,翻身而起,厉声道:“命运欺我,世道也欺我,师父,我看明白了,你教我的仁义仅仅止于仁义之人!”

  刘三指看着青天深邃的眸子绽放着别样的光彩,不禁心中又是一颤,他感觉这位煞神与之前有些不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追书哦~鼓励鼓励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