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再看当前,众人惊讶过后,其中红袍女子的几名手下被青天吓了一跳,感觉有失颜面,除了黑衣男子和红袍女子还有拿着钥匙的女子外的四名男子,神色重新变得狠戾,怒哼一声“装神弄鬼!”便都从怀里摸出军刺来,向青天冲去!

  青天嘴角微翘,缓缓伸出右手拔出眉心的子剪刀握在手中,同时只见其眉心间小拇指粗细的孔洞以人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上,但是因为巷子较为阴暗,他们与青天的距离也不算近,青天眉心又浸染着鲜血,不细心观察很难让人发现。

  不过他们没注意,不代表红袍女子也没注意!

  此时,她眼见青天有如此恐怖的恢复能力,惊疑的神色一变,像是确定了什么一般,眼中冒出兴奋的光芒,但强自忍住,准备看看这个倒霉但神奇的男孩还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意外!

  在女子神色变化间,手持子剪刀的青天已经与那四名男子交上了手。

  青天体内的源源轻叹一声也不阻止,因为大敌当前,不容手软。

  众人都认为青天没多久就会被四人刺倒在地,但事与愿违,在青天出手的那一瞬间,那四人的命运就已经被决断了!

  只见青天也不动用游身八卦掌,脚步连变躲开几人的刺击,握着子剪刀闪电般挥出,咻!咻!咻!咻!四声破空声响起,四人只见眼前白光一闪,青天就已经手起刀落。

  再看那四人,前一刻还保持着刺击的姿势,只不过脖颈间各有一道红痕,满脸的不敢相信,下一刻全部倒地,张口欲要说些什么,嘴中不断冒出的鲜血堵住了他们的喉咙,又伸手捂住刚刚开始渗血的脖颈,徒劳的挣扎几下,没几秒身体一颤全部死去。

  在那四人最后的意识里,他们都在想:“怎么可以这么快…”

  事实上,青天摆手划动子剪刀不过用了一秒不到,确实是快到了极限,在场的人除了红袍女子能找到轨迹,便无一人看明白那四人为何刚冲到那倒霉男孩的近前就纷纷倒地。

  这时,全场鸦雀无声,青天神色稍稍有些挣扎得看着死去的四人,最后眼中掩去不忍,嘴角又微微翘起,“喂,那边的美女,刚才那一下刺得爽不爽?要不要过来再刺几下。”青天说的自然是那红袍女子。

  红袍女子压住内心涌现的兴奋感,红唇开合道:“不了,不了,这位小哥哥倒是活分啊,被我的子剪正中眉心还活蹦乱跳的,不知道你下面也是不是如此有活力。”

  女子这么调侃青天,却没人笑得出声来,只有青天自己笑得有些邪气:“那点需要你亲自来试试才能知道了。”

  D更#新最|●快y上|酷X匠√网@P

  话毕,青天眼中墨绿光芒大盛,也不再废话,脚下一踩,瞬间向红袍女子冲去!

  说时迟那时快,没等青天冲到女子近前,那黑衣男子立刻倒提军刺一下打晕正对青天大为吃惊的洪羽,动身挡在了青天与红袍女子之间,以求挡住并击杀这个虽然有些本事,但太过狂妄的小子。

  对于黑衣男子和之前四名手下的此番作为,红袍女子从头到尾都没吱声,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甚至有些乐得如此。

  毕竟她心中确定是那个东西的气息后,虽然大部分是兴奋,但还是稍稍有那么一点忌惮,正好身旁这几个手下去试试水,探探这个神奇的男孩的深浅,毕竟小心使得万年船。

  那黑衣男子严阵以待,毕竟任是谁见到一人秒杀四人都要重新掂量掂量这个男孩的能力,但是黑衣男子再小心,不行就是不行!

  他如果面对的是正常状态的青天或许还能过个手,打个几回合,但是现在面对的是体内源能暴走的青天,他那些架势完全形同虚设!

  青天邪笑着狂奔而来,一个甩手,手中的子剪刀瞬间向黑衣男子破空飞去,男子倒转军刺隔空一档,恰好挡下子剪刀。

  就在男子脚下发力欲要反攻的时候,男子闷哼一声,忽然捂着腹部倒飞而去,撞在不远处的墙面上,只来得及内心惊诧一声:“好快的速度!”便双眼一翻昏死过去了…

  “嗒,嗒”青天落地站定,活动了一下右脚腕,嗤笑了一声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红袍女子。

  就这样,除了红袍女子还有拿着钥匙的女子还完好无损外,其他人全部倒地。

  正待青天眼睛虚眯再欲出手的时候,那红袍女子轻启红唇:“你过来,钥匙给我。”

  青天一顿,随即了然,却是冲那拿着钥匙的手下说的。

  只见那名女子有些惊颤,但还是听从红袍女子的话走了过去,递出钥匙。

  红袍女子抬手拿起钥匙看了看,突然左手在袖袍中一捏,顿时抽出一柄蝴蝶刀,在手下万般不解的目光中刺入她的眉心。

  青天见到这个场面,眉毛一挑,嗤笑一声开口问道:“怎么,窝里斗啊。”

  红袍女子也不搭理这名性情大变的男孩,缓缓抱着那名手下,把姣好的脸庞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暗狱的规矩,有些事只有死人才能保密…”

  那名女子眼中透露出一丝悔意,也没挣扎,便消散了生机。

  红袍女子轻轻放下女子,眼中没有丝毫波动,舔着鲜红性感的嘴唇对青天道:“好了,小哥哥。”

  “现在没人打扰我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