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么说,青天还是根据《甲乙经》中记载的方式,食指中指并拢,按顺序放在男子下颚,左右臂,颧骨,后腰处的穴位屏息查探,最后确定并无内伤,只是因为惊吓和疼痛过度晕倒(这里属于青天自我安慰,实则是他手劲太大,直接敲晕的。)

  青天见此彻底松了口气,开始静等男子醒来。

  过了少顷,平躺在地的男子闷哼一声,缓缓睁开双眼,入目是一张清秀的脸,即便这张脸的主人正在微笑和煦得看着自己,但那双墨绿色的眼眸也让人鸡皮疙瘩暴起…“啊!…啊!…”

  男子不顾额头上传来的阵阵疼痛,惊叫一声手脚慌乱得摆动,身体向后滑去,只想离这个恶魔远点,对,就是恶魔!

  青天:“……”

  青天忍不住开口道:“我说…”

  男子立刻打断:“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我…”想了半天没有找到能威胁青天的方法,男子更加手足无措。

  青天一脸无辜得看着男子:“那什么,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男子又惊叫一声:“好汉!别杀我!我就一老实的学生,我是过来找我室友的,刚才就是开…开…玩…笑!你说啥!?”男子一脸不可置信,最后说话都带上了鼻音…

  “你再说一遍…你说你不是故意的?”男子嘴角向下咧开,眉毛成八字状,面部完全纠结在一起,扯动着额头的血包,又疼得嘴角一抽“咝咝”直抽冷气,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我真不是故意的…”青天眼珠一转:“刚才我做晨练,你忽然冒出来,任是谁都会吓一跳,下意识就出手了…”

  男子单手轻碰额头血包,单手撑着身体,站了起来,眼角微微抽搐,显然是疼的,暗道:“你大爷的,哪有给人吓一跳,把自己吓倒的…真是流年不利!”

  又忍着疼痛摆手道:“没事没事,我要去医务室包扎一下,再见…不!不见!”

  男子疼得已然没有说下去的欲望,而对于是青天把自己打伤,也无意或者说是不敢再追究,只当是自己玩大发了…

  “喂!你刚刚说你找你室友?他…叫什么?”青天忽然想起来什么,心里不禁有些担心,心道:“不会这么巧吧…”

  男子捂着额头转身道:“我找青天,怎么,你认识啊!”男子倒也坦荡,虽然被揍了,说话还是中气十足。

  青天一翻白眼:“中了!”转而又和煦得笑道:“那个…”

  男子见青天忽然变得莫名的表情,“噔噔…”又退后几步,满面严肃得看着青天…

  青天脸色一苦:“你没找错,我就是青天…”

  男子:“……”

  时间回到青天早晨出门前。

  因为学校给学生分配寝室的时候,都会把钥匙给报道的学生,但是只有一把,剩下的自然需要自己去配,而恰好青天是最先报道的,也就是说他们寝室只有他能打开…

  青天平日里做事都比较谨慎,自然不会让后来的室友进不去寝室。

  又因为没有手机,青天只好拿了张大白纸贴在门外,自己出去时,都会写下自己去哪和干什么,包括自己的姓名和大致穿着都记录下来,以便于后来的室友找到自己给他们开门…

  然后,就发生了这种暴打室友的荒唐事…

  京华医科大,一所男公寓352寝室内,青天赧然得看着对面坐在椅子上的男子,男子瞪着眼睛看着青天…

  只见他的头部包裹着医用绷带,脸部稍有红肿,似是巴掌印…

  》¤看正n版^g章e@节;2上K酷O0匠网●

  方才两人经过一番交谈,青天得知男子名叫洪羽,20岁,有个副业为拳手,主要在地下拳场打黑市拳赚外快,目的是为了自己的爱好——泡妞…

  由于洪羽祖籍为南方的武学世家,致使他从小就对各类武学颇有了解,所以当时一眼看出青天的拳法。

  至于他为什么能抗得住青天的五成力,青天旁敲侧击下终于知晓,洪羽为武学世家之人,自然有家传武功,并且还不是一般的功法,是为洪家拳法,乍一听没什么,不过如果此拳是南拳五大派之首,这就极其不简单了!

  就是因为极其不简单,洪羽为洪家拳法传人必然自有一番傲气,所以去医务室包扎完后回到寝室,又与青天比较了一番,理由为:“青天,刚才的不算数,我还没准备好你就出手了,完全不符合武德规范,这次我们好好比试一番!”

  没想刚过了几手,青天又一掌打在洪羽脸上,所以就有了一开始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场面…

  青天也知道打人不打脸这一说,而自己不光打了,还打了两次。

  也不怪青天下手有点黑,实在是…洪羽弱啊。

  在青天自己看来比较慢的一掌,他愣是没躲开,要他自己的话来说:“我们洪家拳可是外功,外功你懂不懂,专炼筋骨皮以硬对硬,那谁知道你一内家拳法有那么大力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弦中明乐说:

  求撸撸,追书,各位大大动动手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