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枫自从小到大都不喜欢上课,这节课上他就把乖乖的尚宇给“带坏”了。

  “我靠,又赢了。我陈大帅哥真是帅得不一般啊”“陈枫,你怎么打牌这么吊啊,是不是出老千啊?对,你肯定学过千术,嗯,没错,一定是这样的。”“呃呃呃,被你发现了,来来来,继续,我要打你个十连胜。”“干!你还真学过啊,那我不能跟你打了。”“我靠,继续!”“哎,帮你一次,谁叫我心肠好呢。”“滚!”......陈枫和尚宇一门心思,认认真真的在玩牌,根本无暇听课......“依依姐,我发现你看那个陈枫几次了,还有啊,你竟然对一个男生笑了,不正常啊,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嘿嘿。不过,他刚才那个对罗山那几个家伙时候好帅哦。”此时,正坐在尚宇后面的一个女生正在和她身旁的刘依依说看悄悄话。“晓晓,不要乱说,我才不会喜欢这么一个吊里吊气,上课不听讲的坏学生,我帮他只是因为....那个罗山太不要脸了,从初一到现在,天天下课就来缠着我。”“哦,嘻嘻,依依姐,我懂的。哎,看来我是追不到这个陈枫了,谁让大名鼎鼎的校花之一都是我的情敌呢。”“晓晓,你在这样说,我可就生气了,哼。”“好了好了,依依姐,我错了还不行吗。”“嗯嗯,我接受你的道歉喽。”“嘻嘻嘻.....”

  “好,下课,今天的作业是....”“哎呀,终于上了两节课了,走,我们出去逛逛,顺便带我了解下这个学校。”“好啊!”于是,尚宇便带着陈枫吊儿郎当的在学校里转去了。

  “我去,还有足球场啊,好学校就是吊啊。”陈枫自幼喜爱足球,在原来的学校只有一块崎岖不整的草地,很少碰过足球,现在自然开心。

  “这是当然,而且每个学期还有联赛可踢哦。”尚宇回答道。

  “哇靠,心中圣地啊。”

  “哎,加油吧,骚年,我看好你哦。”

  “我草......”

  这时,上课铃正好响起,陈枫和尚宇只好无奈的回到教室。

  可是,意外发生了,第三节课上课中途,突然有一个长得桀傲不训,穿得非主流,明显是个社会上混得男人冲进了教室,对正在讲课的语文老师轻描淡写的说了句“对不起老师,我找人。”说着就扯着陈枫往外走,这人力气大得很,陈枫根本挣扎不得,只好跟着他走。

  此时的教室里,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得一个电话打到了教务处,随后也一个人走了,教室乱成了一锅粥,此时有一个跟班模样的人偷偷拿出手机(学校是不准带手机的),只见他发了个短信给一个名叫明哥的人,短信上复述了刚才所发生的事。

  陈枫这时和那个男人已经走出了教学楼,但无论陈枫问什么,那人始终不作回答,途经门卫室的时候,他看见许多门卫伤痕累累,都一脸畏惧的望着男人,他看了看男人手臂上细微的伤痕,再看看地上的狼藉,瞬间明白了,这个男人太吊了,一路打进来的啊。

  他们出了学校,走到一辆大众车旁,男人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把陈枫一把推进去,随后坐上驾驶座,几乎如何风一般“飞”出去了。

  仅仅几分钟,他们就来到了淮晋市第二人民医院,陈枫又问道:“带我来这儿干嘛?我没病。”

  这次男人终于是说话了:“你哥被人捅了,十几刀。”陈枫全身呆住了,心中如翻江倒海一般,突然转过身,看着男人,正准备问,那个男人没等他说话就道:“702”,陈枫转身就狂奔,连电梯都没等,直接走楼梯上了七楼,闯进了702,里头有个护士正在包扎看躺在床上的病人,看到有人闯进来,急忙说:“你是谁啊?快出去,病人需要充分休息。”陈枫没理她,走到床边看,分明就是自己的哥哥,陈枫一忍再忍的泪水没止住,流了出来。那个护士连拉带拽都没把陈枫拉动,都快急哭了。就在这时,那个男人出现在病房门口,对着护士扬了扬手,让她出去了。

  病房内,陈枫的哥哥伸出手紧紧地握住陈枫的手,缓缓睁开眼晴,说:“阿枫,”陈枫回过神来,连忙答应,他哥继续说:“不要哭,哥又不会死。我现在告诉你一些事,你只管听就行了,不要插嘴。我可能要转院到别的省份去,我已经把房子卖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不要混啊,我过几个月就可能会好。”

  }酷匠F&网5正S?版-首发{

  “哥,这么多年了,我早就发现,你是不是跟爸妈有联系。”

  “没有,叔叔阿姨我也不知道在哪儿。”

  “你还要瞒着我吗!要不然,你的医药费,转院费,房子,我们的学费,都从哪来?”

  “这些事情,你现在知道没用,阿火,把小枫带走吧。”哥哥似乎架不住了,赶紧让刚才那个男人把陈枫送走了。

  陈枫亳无抵抗力,就被送到了教室门口,一路上,陈枫什么都没说,都没做,仿佛在思考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旭爱说:

再次申明,本书不会收钱,只求撸撸,追书,打赏。

感谢各位!^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