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冠神州的丝绸之路,以汉唐的两京长安、洛阳为起点,最早由西汉汉武帝时张骞首次开拓,是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古代路上商业贸易路线。西汉出使西域的张骞,投笔从戎的班超,永平求法的佛教东渡,西天取经的玄奘,他们的一些故事都与这条路有关。

  而今,这丝绸古道的甘肃省境内的一段,仍然保持着其神秘的面纱,从赤金峡到疏勒河,这段融合着现代气息的村庄和小镇,都静谧的等待外来人的开发,这里没有都市的繁华,却融合着现代工业的气息,让人感到神秘而又熟悉,亲切又模糊。

  星星峡就在丝绸古道中间,这里传说是一个大峡谷,古代驼商在这儿露宿,只能看见天上的星星,故而得名。星星峡旁边就是十里铺,据说以前商队往来时,在星星峡露宿习以为常,有当地居民在开阔地段开始修了客栈,后来这带客栈相连,虽然客栈只是简易的遮风避雨的所在,但床位连绵十余里,故得名十里铺。现在的星星峡,已经没有什么峡谷,一片瓦青色的戈壁,中间通着一条连霍高速公路。这十里铺也没有什么客栈,有的只是几家汽车修理铺,和一个风电枢纽中心相连。十里铺不远,有一道干涸的河床,河那边是黄色,这黄色的河岸不是北方的黄土地,更多的像黄沙,可又比黄沙密实,还可以生长植物。

  -看…,正版章节上!/酷5匠^9网9

  过了这个干涸的河床,往北望去,隐隐有郁郁葱葱的树木,那里有一个村庄,叫做七墩乡。这里的居民全部是从河东迁移过来的。他们有甘肃本省的,也有个别当地的,更多的是从河南,四川等地去新疆淘金者流落到此,渐渐的安家落户,开枝散叶,留下一片家业。在他们来这里之前,全是黄沙覆盖着这里。后来有人发现在这黄沙里可以种植庄稼,尤其西瓜和哈密瓜,其口感和产量都能胜过瓜州的产品。慢慢的有人在这里开荒,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在这里安家落户,种植红柳、白杨树,这里的土壤也见好。后来将孔昌河的水引到这干涸的河中,需要种植的时候昌河水库开闸放水到这干涸的河中,便能浇灌这里的农田。于是,这里的各种瓜远销全国。但这里的农民并不十分富裕,相比之下只是小康水平,并无大富。在这种边远地区,有这样的收入,也落得清静自然,与世无争,村民中也有走出去不回来的,也有搬进来的,这让我想起了美利坚合众国,各种民族的人聚居到一起,却能够凝聚到一起。这里的村民就是这样!

  传说,这里在十里铺建成之前就有村落。村落就位于目前这个村落下,当年星星峡还是大峡谷的时候,这里就聚居了一些人,后来,从塔里木沙漠中出来一股流沙,途径敦煌,掩盖了佛教圣地莫高窟,形成了鸣沙山和月牙泉,然后途径安西,到了星星峡之后,直接将这里峡谷变为戈壁,掩埋了这个村庄。

  这是九月的一天,七墩乡的人们起的特别早,即将立秋,地里的各种瓜急需下秧,送到酒泉等地,然后运往全国,过了立秋,西瓜基本就卖不了了,但这里产的哈密瓜,会源源不断的送往兰州等地,甘肃名特产哈密瓜和牛肉面,其实都是外来的产物,最早应该是源自新疆,但甘肃人民将其发扬光大,成了甘肃特产。这也不怪甘肃人,因为新疆通往全国的必经之路就是甘肃。有新疆人这样形容,从新疆的乌鲁木齐坐火车去上海,在新疆境内走半天,在甘肃省内走一整天,然后就是几个小时经过一个省,甘肃省这段,沿途茫茫戈壁,死气沉沉,坐车都让人抓狂。新疆的货物要不出口,就要从甘肃运往全国,甘肃出售新疆地方特产就显得比较正常,有好事之人误以为这是甘肃特产,便以讹传讹,最后新疆的特产成了甘肃特产,这也就不奇怪了。

  七墩乡人民现在地里的农产品主要是哈密瓜,有金蒂(瓜身金黄,连瓜蒂都是黄色的)、银蒂、白兰瓜、黄河蜜……这些个大瓤丰的瓜,在没有碰撞和摔伤的情况下,可以一直放到春节不坏,而且散发出的瓜香会一直充盈整个屋子。或许是因为这里的日照时间长吧,这些瓜甜的发腻,吸收不好的人吃上之后极容易上火。但很少有人能拒绝这种瓜的诱惑,他实在是比其他地方的产品好太多了。

  也就是这天,村民们大多在各自的瓜地忙碌的时候,村里来了个奇怪的人。七墩乡是一个典型的聚居点,周围茫茫戈壁中一片绿洲,自然人们选择居所的时候紧挨着友邻而建,这样才形成目前这种村里青壮劳力下地干活,老弱幼孩在家,很少有人锁住自家家门。大家在这里基本上与世无争,也相安无事,只要看着没有陌生人进入村子就行。这乡风和现在的南方等地有很大差别,南方人们因人多地少,现在很少有人种地,出门打工比种地收益要高的多。而这里的戈壁滩稍加改良都能种植,就是种植的话需要精心照料,大多人家没有这么多劳力,只把自己家的现在已经改良很好的田地种好,这里有祁连山雪水的灌溉,可以旱涝保收,日子也过得井井有条。

  当这个陌生人进入村子后,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他的奇怪。这个人穿着一件青色长袍,手拿拂尘,肩跨一个青布褡裢,脚蹬布鞋,就这样进了村子。首先发现的是村口玩耍的小孩,赶忙跑进村子通知大人。接着就是一些老人在孩子们的簇拥下向那个奇怪的陌生人迎去。

  这些老者中有见多识广之人,他们走遍大江南北淘金失败流落至此的有不少人。但看到这个人也都愣住了。看他手持拂尘,是修道之人的代表,但他穿的长袍却不似明清之后的那种长袍,更像是古代的衣服,嗯,像那个嘉峪关博物馆中的汉代人的衣服。修道之人来这里做什么,这里最近的是敦煌,是佛教;往西就是新疆,那里更多的是伊斯兰教众;近年来的耶稣教也没听说有这身打扮;往东过了黄河,有昆仑山,昆仑山的道士是传的开衫青袍,和他不一样;再就是陕西省的宝鸡道士较多,可这人的装束实在是让大家摸不着头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枫尘说:

新书上架,欢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