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打着手表,时间差不多了,何尚徽这小子现在估计已经不成人样了,杀鸡儆猴,不知道这句话以后能不能在二中实用。我不出几步便到了楼梯口,还没上楼,就能听见孬种般的嘶吼:你等着!看我不让我宇哥艹你全家!

  宇文川这人向来就是一根筋,遇到别人这么谩骂自己亲人,怎会忍得这口气,发疯般的踹着何尚徽的胸口“你有种?来啊,吹牛倒是一手一手的,何尚徽?还是叫和尚吧。”

  宇文川这一句话可把我逗乐了,其实我觉得他还是当太监为好,省的以后糟蹋女性。

  “先停手吧,你一会叫马百川带他去见毛哲宇吧。”我挥挥手,之所以让马百川去目的是给对方来个下马威,川老大,可能名气远超过我李志扬,有事名声大办事情还真省力。你跟我来一趟吧。我指着宇文川,转身走上二楼,高一六班,“小兄弟,帮我把吴勇斌叫过来。”对方神情一变,迅速往屋里走去,许久也不见出来。陶晓鹏暗道不好,让我去后门等着,果不其然,企图从后门逃跑的吴勇斌被我逮了个正着。我抓住他的衣袖,微微一笑。

  k{酷匠网正e版7…首);发

  “我也没别的一起,带着你最能打的弟兄来操场,这是你活下来的唯一机会。到时候我们恩怨一笔勾销。”

  他连忙答应下来,说一定不辜负期望,一副重获新生的狼狈样就走回了教室,陶晓鹏待他走后,缓缓从口袋里拿出录着音的手机,“干的漂亮!”我不由得赞叹一声。何尚徽这人自从经历那次暴打以后就很少还敢走出教室门,更别说是继续扩张势力,我知道他不是忌惮我,而是忌惮刚收入我的靡下的川老大,有些人还认为吴勇斌出什么事情了,所以此时毛哲宇收兵最为佳,我相信他这几天自以为不错的兄弟们从中大部分都没有建立良好的友谊,所以此时刚好值得我去溃散他们的军心。这也是陶晓鹏给我的建议。

  宇文川则是走过来说毛哲宇那边已经来了,就等我了,毛哲宇说等你亲人到达,不然,马百川也算个屁,当时马百川也是气的不行了,伸手就要打对方,可对方也是有备而来,几个人把马百川绑了起来,说要和我们换人。

  我一面感叹毛哲宇的智慧,又一面可惜像他这么优秀的人为何会看中何尚徽这等人渣。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换回马百川,好歹马百川也是一面小旗,绑在敌人那里给兄弟们的影响是巨大的,换回一个不值钱的何尚徽还是比较划算的,毕竟何尚徽只是一个战争爆发的小导火线。

  到了操场却不见人影,我喊了一嗓子也没有回应,陶晓鹏让我小心身边的行人,有可能有敌人,这不,两个壮汉趁着人多扑像宇文川,我一记鞭腿踹翻一个,随即起身和另一个人撕打起来,反应过来的宇文川也加入了战斗,不久就累的筋疲力尽,我猛然瞳孔一缩,这是个诈!对手先发制人,派人限制我的体力,待会我体力一耗尽,束缚我不费吹灰之力。

  现在我终于理解为什么马百川对此人捉摸不透了。不是他聪明绝顶,而是我的轻敌,本以为对方会措手不及,没想到对方早已稳兵在劵。

  陶晓鹏不知从哪掏出两把木棍,这不就轻松的多了吗?我分给宇文川一个,二话不说的一顿给对方亲热,棍子深深的亲在他的脸上,肚子上,丁丁上。

  别打了!这不是我们二人的目的。

  远方主席台上一位相貌平平的同龄少年,右手抓住一个全身包裹着粗绳的大汉,眼露杀机,顿时我寒光乍现!

  对方果真是有备而来,这下可犯下了兵家大忌…轻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