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借他酒后细细端详他一番,一张圆脸里最引人注意的还是那双眼睛,每逢恶战,他都会怒目圆睁,在士气上总会高出对方一筹,这也是他们时常以少胜多的秘诀。

  我今后一定要把这人打造成一把得手的利剑,一把致命的杀手锏。眼见这人一步步被我拉拢过来成为我攀升的工具,也许这能让我过早的完成老爸交给我的任务,可是,一个月,未免还是少了点。

  可能是刚才喝酒的原因,突然有些紧迫感,我从沙发上走下来,正向包间外走去。可这时,房间的大门踹开了,

  “不许动!政府搜查,有人举报你这里有嫖娼的嫌疑!”进来两个便衣警察,他们也不从哪得到的破消息,还好不是真的。

  “我说警察同志,我们配合调查,不过,请出示我你的搜查证”作为中学生这一点常识我还是懂的,没有搜查证我当然有权利拒绝。这样也让他们注意到自己并不是他们认为的小孩子。

  我自认为不是。

  p酷匠/网s正版J0首“K发w

  “哐!”其中一人关上了房门,“不是警察!”他们纷纷掏出明晃晃的刀,还猥琐的比划两下“嘿嘿,打劫!”

  这样的事情也不止发生一次两次了,次数一多,我逃生的办法自然就多。

  我推了推趴在地上的马百川,“兄弟,你有钱么?”我这么问他是想办法弄醒他,毕竟如果一个人对付两个有点太高估我的能力了吧。

  “钱我有的是,要多少有多少…”我彻底无语,是啊,你是有钱,谁没有呢?关键现在你来这么一出拖累的不只是你自己,还有你的队友啊!俗话说的好,不怕神一样的队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而眼前这一幕却颠覆了我对此的看法。有时候神一样的队友碰到了酒精就就会变成猪一样的队友,看来妈妈说的不能喝酒是这样。

  “别给老子废屁,都是金卡会员还给老子装蒜,别忘了,刀可不长眼噢。”他又比划了两下,身旁那个人则是陪笑两句,“小子劝你识相点,我们老大可不是一般能对付的。”

  两个人一唱一和,就这么在我和我最能打的兄弟面前演戏。

  “你要多少钱呢?”我试探性的问了问对方,再一来就是给对方一个服软的假象。

  “有多少给多少!不然老子白来啊?”看来想这种下三滥的混子都爱用老子自称,就不能新颖点?再说我今天身上正好带了一张10万的银行卡,如果有多少给多少那还了得?当然是不行了,我没有废话,一把水泼向他们,然后迅速退去想找一些可以攻击的武器。

  可惜,除了两个瓶酒瓶可以用,其他的根本没有,酒瓶还里他们二人较近,不是办法。总不能拿麦克风打他们吧。

  那两个人哪会愿意,直接就追上我来,伸起宽刀就抡来,该怎么办?又迅速的望了四周,总觉得会有什么东西救命,什么东西呢?

  回想之前来到悦乐的时候,我……

  对了,折叠刀!我还有一把折叠刀,那把折叠刀被我藏在了沙发底下,目标锁定!

  我的长腿迅速的瞄准了其中稍瘦弱的一个,八成的力量,走你!

  那个人身子向后退了一步,为我打开一条突破口,我身子一侧,躲开明晃晃的东西,紧接着右手一套组合拳就整了上去,加快步伐,冲向沙发,我快速的解开黑袋子,娴熟的拼装上刀片,调整好位置,又是一把水泼了过去,可这回我泼的不是那两个人,而是马百川。

  他应声而起,“怎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