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显的摊在了车上,脑袋一阵发懵,“卧槽,小张,你杀人了!”我强忍着镇定,望向司机小张,只见他额头豆大的汗水顺股流下,沾湿了衬衫,恐慌的望着我:“我,我没撞他,是他自己撞过来的,不能赖我。少爷,你可千万别说,我,我想活着。”他说话早已语无伦次,“大少爷!!”我哪还控制的住情绪,怒吼道“nmb别废话了,快下车!”他急忙的应了一句,随后和我一起走了出来

  我们急忙下了车,走向那冰冷的身躯,我下意识的摸了摸他的鼻尖,这是浑身吓出了一身冷汗“艹,这小子命真大,还tm有呼吸,!”随即我慌张的掏出手机,刚刚解开锁屏的时间,司机一把抓过手机,甚是抓狂,眼睛里分明是红色的恐怖,他已经疯了,用手胡乱的拍打着脑袋,突然,他看向我,脸上一股又是惊恐又是癫狂的说道“少爷,我刚才开车的速度不慢,看样子他是死定了,你就帮我隐藏这一次秘密,以后我随你折腾,还有,…”他咬了咬牙,“我教你飙车!”

  我一听,眼睛都绿了,飙车,那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以前他不肯教我,这样一来,他就没得选择了。但在如此诱惑的条件下我还来不及经过脑子,就应和一声“成交!”这一声成交,我们就无情的夺取了那无辜人的生命,尽管他还有机会存活,尽管他拼命的保持微弱的气息,尽管再怎么尽管,都不如一个诱惑的条件来的划算。

  /酷W匠ht网¤(永久o免d费!@看小o说n\

  现在想来,当初我真是傻疯了。

  说罢我们就开始收拾现场,好在大晚上路上一个人没有,更加有利的是,路面上没有监控摄像,我一边收拾一边心想“反正人不是我杀的,好处多多。”我们把尸体抛在了郊野才敢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小张就来送我上学了,自己一晚上虽是没有什么影响,但是通过后视镜我明显的看出他昨夜的疲惫,看样子是吓得不轻,不过我并不觉得奇怪,因为据我对小张的了解,他是一个比较听话的下属,也是一个单亲爸爸,每天都需要充足的时间照顾还没上幼儿园的女儿,好不容易求得了一个空余时间多且收入不菲的工作,如果因为点什么意外丢失了,他一定很快就会消失在社会的生物链中,昨天要不是我顾及了这一点,死都是不会答应的。

  临走前,他告诉我周末来俱乐部找他。我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学车了!!说不定以后开车还能在浪迹生涯中派上用场呢!我高兴的进入学校,哼着小曲,右手边楼梯口上,两个比自己高一届的壮汉正在蹂躏这一个我们班的同学,我望着那惨不忍睹的一面,甚是好奇。“叫你不给老子保护费,叫你顶嘴。”一个壮汉拼命的用手肘压向那人的后脑勺。时不时还发出对方求饶的惨叫声。“50!你觉得多么?”

  我冷眼望了望那两个壮汉,耸了耸肩,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大步上前“哎呦,谁这么早就拿我们班同学活动筋骨。欺负人家多无聊,我陪你练练?”说着,我比出了一个挑衅的姿势,我给了个眼神让那个鼻青脸肿的小伙子快走。不料被那个壮汉看到,只见他一把抓住那个小伙子,呵斥道:“慢着,看完这场戏再走吧。”那小子呆住了,哀求的望向我,我看都不看一眼“这位学长,我们不妨赌一赌,我们单挑,你赢了,我给你保护费,我赢…”“你赢了,我死去!你们新高一还真不知我马百川的厉害!”另外一个壮汉一把拉过那个人,好像在嘀咕什么,那人不顾对方的劝阻,呵斥道,“怕个鸟啊,我马百川什么人没见过,区区一个纨绔,不值一提。”对方看来知道我的身世,但毫无反应的我还是第一个见到,听着对方口出的狂言,心中猜测,莫非他是哪个官二代的儿子,不像啊,那对方一定是…

  我不敢想了,浑身一哆嗦,手心浸出了汗水,话已经说了,打就打吧,气势上绝不能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