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两只手各拎着一扎啤酒,摇摇晃晃的向学校大门走去,走到门口,保安队长想把我拦下来,走进了,看清楚我的长相,瞬间变了一个人“叶少啊!刚才没看出来是您,不好意思啊,您这是要和同学拼酒啊,还是聚会啊,真不错啊”奉承的话语一浪接一浪“滚开”我满嘴的酒气对他吼了一句“是是是,叶少您请”保安队长连忙退到一边,生怕我一句话他就乌纱帽不保,我就这样大摇大摆走了进去,满身酒味,看着那些围墙翻下来的学生,我神色中多了一份鄙弃,老子就是从门口进来了怎么样,为什么那些傻比不拦住我,臭骂一顿!为什么!就因为我叫叶少!为什么为什么!我发泄完了,一个人走到操场上,沮丧的望着天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因为叶家!叶家可以算是东海市不,是a省第一大家族,为什么,因为我父亲叶天军是东南军区总司令,就是上将军衔,东南军区大部分军官都可以算是他的学生,想到父亲,我神色中充满了鄙弃,这是后话了,我二叔叶天成,担任省中多个政府要职,什么省委书记,副省长,还有一大堆,在a省政界几乎一手遮天,但是所作所为不算太过分,中央也没说什么,三叔叶天少,是商人,他创建的叶氏公司,绝对上是全国五百强,应该还排在前面,叶氏不单单做一个项目,房地产,银行,旅行,还有一大堆,年盈利很高,据说我们家各项活动都是他付钱的,军人世家的叶家,三兄弟各担任很有影响力的要职,二叔三叔生的都是女孩,我就是为一个长子:叶风,很普通的名字,却不平凡的命运,长子,我不能像其他纨绔一样利用家中权势,不能乱花钱,一切都是父亲帮我预算好的,成绩永远要第一位,从5岁开始习武,还不知道母亲身在何方......我受够了,受够了这一切,为什么其他纨绔可以我不可以,为什么我只是想见自己的母亲,这有什么错,为什么3岁你们就离婚了,为什么把我一个人留下,为什么有一个这样的父亲,为什么我是叶家长子,为什么!为什么!想到这,脑子越来越晕,走着走着走到了高一3班,当时却不知道,习惯的开门,却已经上锁,从手表中慢慢拔出一根小铁丝,通入锁眼,门就开了,这也是叶天军教我的,走了进去,打开了灯坐在第一张桌子上,开了一扎啤酒,一瓶接一瓶,边喝着我边想,如果不是在这个家庭,我会怎么样.....喝着喝着,听到一段急促的脚步声,奔向我,我并不在意,随后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啊,你是谁啊!”

  我抬头一看,是被誉为城高玫瑰校花的凌婷婷,叶天军说过他父亲是黑道大佬,全省都有影响力,黑道大佬的女儿,和我这个军区司令的儿子,会发生什么,我自嘲的笑了一下,凌婷婷瞬间从慌张改为了冷静“面色冰冷”的说:同学让一下,这是我的桌子。“既然不是真高冷,为什么要装呢!”我喝一口啤酒,带着戏虐心的笑容看着她,凌婷婷被我说中了,改了语气“你怎么知道我是装的”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以这个样子,是个人都看得出来”

  “是吗,为什么别人看不出来”

  “因为你傻啊,哈哈”

  “你去死,我才不傻呢”

  “你不傻谁傻啊?""你啊!大半夜喝啤酒”

  “我是无聊的好不好”

  “偷偷潜入我们教室,你想干嘛‘”你说呢“”你不会是要.....“”你去死,想多了“和她聊了一会郁闷的心情随之烟消云散”你叫什么名字“凌婷婷开口问道”叶风“”你就是叶风啊“”你认识我“”不认识“”......“”哎呀,忘记了,他只给我五分钟,快让开啊“凌婷婷越说越着急”不好意思,忘了“我还是淡定和他说凌婷婷似乎在找什么,一边找一边念”惨了,这下要被她骂了“”她是谁啊“我好奇的问道”看女生宿舍的大妈“”那你怕个球啊“”笨蛋,我回来那东西,她就给我5分钟,过时间会扣分的“”扣分怕个球啊“”都怪你个混蛋“她找到了一本英语书,匆忙走了,不过一会又回来了“叶风,记住了本小......我叫凌婷婷”我没有理她,过来5分钟,她又回来了“叶风,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我猜,你刚才和宿舍大妈说我在这,她不信,要你喊我过去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

  “猜的”

  “你去不去啊”凌婷婷的神色中充满了焦虑“你爸不是黑道混的吗?怕这些老师”

  “你怎么知道,全校人都不知道啊?”

  我不可能告诉他我爸是军区司令说“你管我怎么知道的回答我的问提”

  “初中,我告诉他们的时候,全校没有人愿意和我叫朋友,因为他们惧怕我的身份”

  “我明白了,算了,谁让本少爷心地善良”

  酷p匠P网"唯hX一☆正版☆,2其☆他#都\^是o盗m版

  “那你快走啊”

  “等等,我去刷个牙,洗个头先”

  “你给我去死!”

  我是有洁癖的,喝了那么多啤酒,不去清醒一下啊是不可能的,我拿出随身带的牙刷,药膏,洗发水,护发素,就在洗手间洗起来,期间不断传来凌婷婷的喊声“你快点啊”“怎么那么慢”“你给我死出来”......想不到平时懦弱的女神,原来是这样的,洗完了,我摸出洗面奶,又洗了个脸,用吹风机吹干头发,照了照镜子,“英俊潇洒的叶少又回来了”我自言自语说

  “你舍得出来了”凌婷婷愤怒的声音在身后,“凌大小姐不是一直是乖乖女吗?”我转过身“啊,你是谁啊”凌婷婷突然尖叫起来“叫毛啊,没见过这么帅的”我鄙视他一眼“帅一点而已”这句话她说的很小声,我对自己的脸还是很有信心的,两个妹妹说过如果不是兄妹她早嫁给我了,当然被二叔三叔打了一顿“可以走了”我整了整衣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坯娚侅说:

新人新书,望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