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经历了那件事,两人的战意丝毫不减,又开始打了起来了。

  “住手,闹够了没有,都给我停下。”应天一听便道:“谁啊,这么拽。”一看原来是上次罚他的那位院长杨万青。“校长我们就是切磋武艺。”

  “就是说我冤枉你了。”

  “对,你看错了,我们就是切磋道术。应天说完又叨唠了一句”老匹夫想用身份压我,门都没有。”

  你,杨万青想不到应天不吃这套,心中更是恼怒。

  “你身为蜀山的弟子竟然不守门规,身带这种魔器,又该当何罪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把是不是魔剑还有待鉴定?

  “所有蜀山的弟子听令,给我将这个拿下,他反抗就击杀。看到应天死不认罪,杨万青直接先斩后奏。

  “我想走,你们还留不住我。大不了我走便是。”说完,应天便想走了。突然一阵大力向应天袭来,一瞬间应天就被拽下来了。

  “有容乃大,无欲则刚。现在正逢乱世,妖魔与道都有公同的敌人,现在不宜打压妖魔两族。”

  这话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无迹可寻,听到这话,应天和宁苍穹心里都是一惊,难道除了三界外还有其它的不明生物。

  那杨万青同样是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们先回去吧。”杨万青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不是他能作主的,于是就放了应天。

  过了几天,应天就被通知去了天才营,天才营顾名思义就是在每一年内院大比的时候的第一名,就会进入天才营,正巧的是和宁苍穹同一个宿舍,第一天就差一点打起来。

  一去训练场训练应天发现整个天才营三十多人,全部都是男的,看来女的是分开训练的,其中就有十几人以宁苍穹为首,实力在天才营的是最强的,以风的阵营则有七个,是天才营的第二势力,再加上风是执法队队长,实力也差不多了多少。

  在这种情况下,应天也不会自讨没趣,随便打招呼,就自己一个人在一旁修练起来了。这时,风走了过来,“应天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阵营,反正你又不可能加入宁苍穹的阵营的。”

  “我怕我会功高盖主,到时就不好了。”一想到寄人篱下,应天就坚决不同意了。

  “看来你是不同意了,我也无话可说。”说完便走了。

  应天看到风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又剩下自已一个人,早知道就多跟他扯蛋。就不用这么寂寞。

  应天便出去走走,排遣一下寂寞,应天所到之处,人人让路,应该是远远的避开。

  一看二郎神,谈笑风生,顿时觉的肯定是二郎神要孤立自己。其实倒也不是二郎神要孤立应天,而是他们知道应天身怀魔剑。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差不多整个蜀山都知道了。他们是修道的人但也都是正常人,一点都不了解应天,只知道应天法术高强,身怀魔器,当然不会为了一点尊严就命都不顾。

  应天就这样过了几天,当然应天是不会练那些天才营练的招数,现在他遇到丁瓶颈,不是训练就行的,所以就无所事事度过了几天,突然又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就是二郎神和风。

  二郎神一来就很自然的直奔主题了,“这次蜀山发布了一个任务,就是击杀金蟾妖王,我们人手不足,所以就直接征召你了。”

  “有没有报酬啊?”应天想都没想就问道。

  “没有,让你失望了。”这次是风说道。

  应天一听,打死都要讨点利益。“你知道的我从不做亏本买卖。”

  这可不由你,这是院长的手令,二郎神一边说一边拿出来。

  应天一看那二郎神的欠抽的样子,看了看最后一条,可征召任何学员级别的人,就更生气了,忍不着骂道,“那院长是你亲爹啊,妈的。”

  二郎神听了也没生气,第二天就出发,“你今晚养足精神,第二天我们来叫你。”一说完,就干脆利落的走了,留下郁闷的应天。

  “又被坑了,又要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想到这里,应天又开始捶床板了。

  第二天,二郎神早早的来了,看见锁了门,便敲了门。应天还在造梦中,突然被一阵敲门声弄醒,然后应天就警觉的向窗口看去,然后就看到二郎神和风了,便严肃的道︰“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离开。”

  “你是不是不想要你这间房子啊?”二郎神笑了笑说道。

  应天很无奈,只好睡意朦胧跟着他们走了。

  三个人都在御剑飞行,应天问了一句,“我们的目的地在哪啊?”

  风答了一句,“丰都。”

  我先走了,到时我在丰都等你们。说完便加速而去。

  风看到应天加速而去,便对二郎神说,“我去把他追回来。”便也疾驰而去,剩下一个二郎神在愕然中。

  s/最^新/章节3Q上酷yF匠a7网}

  二郎神真想不到风御剑的速度如此之快,二郎神因为主攻武器是枪,所以在御剑方面比较弱,再加上风走的是速度流,当然比他快啦。

  本来风就是加速赶上应天想叫应天尽可能飞慢点,等等二郎神。可是他看到应天御剑的速度丝毫不下了他,便注入更多的法力到剑中,速度顿时就加快了不少,便离应天越来越近。

  应天感觉到风离自己越来越近,便起了斗心,也注入了法力入剑上,也快了不少,不过幅度没有风的大,此时却平衡了起来。

  风看到应天的速度又快了起来,又不甘心落在应天后面,只好加大法力输出,一瞬间就追上了应天。应天也不甘落后,便也加大法力输出,很快又追上了风。两人就这样斗起气来,早就把二郎神忘了。

  两人飞了很久,在差不多到目的地方,都双双坠落,因为加持剑的法力消耗的太多,简直是为胜负耗尽最后一通过滴血。这场比拼没有胜负,如果硬要分胜负只能说败给了二郎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