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应天找到剑孔,便把剑插了进去,一转,门又开了。映入眼的是一排排整齐的陶俑,每个陶俑手中都拿着一把瓷剑,杀气腾腾的样子,不过那场面还真是壮观。

  应天看着众人如此惊恐的样子,暗自好笑,“别怕,尽情杀吧,没看到他们拿着的都是瓷剑吗*”说完,应天便手拿魔剑独自一人,杀进那些陶俑的队伍里。应天也没有用剑意而是徒手,一剑一个,下手快、狠、准,那些陶俑很快就碎了一大堆。那些陶俑碎了后,就马上从组起来了,简直杀都杀不完。

  “痛快,这次我的剑技肯定提升很多。”应天一边砍杀一边说道。众人看到应天这样轻松,便纷纷加入战场。

  这场不见血的战斗持续了半个小时,那些陶俑便全部消失了。大门慢慢浮现了一个字一个鲜红的尽字。应天看着这个因字愣了一下,这字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应天也感觉到头晕。恍恍惚惚,仿佛感受到了了摩天强烈的不甘和遗憾,道的尽头到底是什么。这个摩天也真是一个怪人,怎样修练也不过是增加修为,而这个摩天竟然想突破修练的极限,成为超越妖、魔、仙的存在。

  应天也思索这个问题,仙、魔和妖都基本是不老不死,自己前世到底追求什么。

  这是谁写的字啊,连看一眼都受不了。庞龙看了一眼便道。

  应天陷入了思索中,没有理庞龙的埋怨。

  应天面无表情地道了一句走吧。

  众人都感到气氛的压抑,倒是没有说话,低头便走。应天一转那个剑孔,便走了。

  出人意外的是下面竟然没有门了,就像是修炼的尽头一样,是摩天故意安排的,也许是摩天真的累了,不想再杀人了,很多人都是这样弱小的时候追求强大,强天了无敌了便不知去向,有的人会继续守着天下第一的宝座,有的人不知去向。

  正好现在应天也没有一丝战意,我前世到底在干什么,我为何要这样做。

  这里倒是法宝堆积如山,其中大部分都是魔器,还有一部分仙器和一部分道器。

  “发了,我崛起的时候到了,从此我要每天换一个女人。”花子扬小人得志的得道。

  那两个女的也喜出望外。

  应天看也没看,便走到放丹药,一大推一大仙丹往嘴里塞。吃完便运功消化起来。众人看到有仙丹边都走了过来。应天看了一眼便道︰“你们的修炼的内经不够高级,所以你们不能吃仙丹,只能吃普通的丹药。”

  众人心中都有一些失望,毕竟仙丹就在眼前,却听到有人跟你说你不能吃,换成谁都接受不了。

  看到众人这表情应天坏笑道︰“我们必须一个月之内,用完这里的资源,或者藏好,不过我建议大家把这些东西藏了,因为蜀山有什么手段大家都不清楚。”

  很快,天就黑了,长夜漫漫,现在每个人都成了暴发户,当然坐不下来了,就相约一起去喝酒,还说要去附近最贵客栈。

  “你们谁知道,那里有客栈*”

  “我哪知道啊!我也是第一次要住客栈。”

  “我还是第一次进城了。”

  “这里有一间叫怡红院的店。”

  “好,就这间了。”

  酷)匠:o网永“久!免费看n:小(@说

  三人一进屋,便被一大堆花姿招展的女人围了起来。

  “快上酒菜,俄死了。”花子扬急急忙忙道。

  很快,便上了一壶酒来。“这点酒够谁喝啊,来三坛酒来。”那女人听了后,一挥手,便抬来三坛酒。

  “好酒,好酒。”三人都没喝过多少酒,便胡言乱语起来。

  果然不用多久,三人就都醉了。

  “妈妈,现在怎么办。”那几个女人看着三个醉猫,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看那个合心意,便抬他去你的房间。

  “我要他。”说完指一指应天。

  “那我要他。”

  还有一个女人看了看花子扬,“我就不像你们这么厚颜无耻,人家都没点你,你们自己就扑上去。

  “姐姐生气了啊,这里不是还有一个男人吗*”那个点名要应天的女人轻笑道。

  “是啊,不过是一夜。将就将就,小妹失陪了。”

  很快就有下人把庞龙,应天两个抬到各自的房间。

  应天一抬进那女人的房间,那女人马上打量起应天来。

  “都不知道在哪里下手好。还是算了,就这样安安静静睡一晚好了。”那女人自言自语道。

  “还是脱了衣服睡舒服,”说完便脱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又脱了应天的衣服。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干了起来。

  应天这时半睡半醒,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半推半就,就从了。

  到了第二天,应天一看睡在自己身边哪个女人,便知道了昨晚的事是真的,自己可能真的被强暴了。不过他对昨晚的事基本上断片了,所以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穿好衣服,跑。

  应天悄悄的拿开那女人抱着他的手,爬下了床。

  尽管他已经尽量小声,但还是把床上的女人吵醒了。

  说完,就把被子踢开,一个赤裸裸的少妇暴露在应天面前,如果不是早上,应天一定会化身为狼。

  那女人看到应天看呆了,还吞了一口口水,便走到应天身边道了一句,“我美吗*”

  应天对她的提问不可置否,只道了一句“昨天怎么回事。”

  “昨天,我把你上了,怎么你不喜欢啊*”

  应天无语。

  “我做你情人吧!”那女人又道。

  应天沉默了,如果是一般人肯定都会接受,但是应天不是一般人。

  “我不配吗*”

  应天什么都没说,便化身为剑走了。因为应天有应天的尊严。

  应天就走的轻松,那两人就惨了。

  “公子,你还没给钱了。”

  “给什么钱,我忘了。”

  “给我打,居然来怡红院不给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