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有几个小比崽子年轻人在欺负一个老大爷,我在旁边听了一会,大概是这个老头要碰瓷,结果没捞到好处反而被这几个识破,一顿暴啐,被打的一地的血。我心想再怎么着,毕竟这个老头岁数大了,这么折腾着实可怜。围观的人也有不少,就算这个人有万般错,但是得饶人处且饶人,杀人不过头点地,可是这么多人围观居然没有一个人阻拦的,真是世态炎凉世风日下。

我再不出手估计一会这个老大爷就被干死了,我急忙上前大喝一声:“比万,抓鸡的手”由于我太气愤了,说都不会话了。其实本来我要说:“小比玩意儿们,都抓紧给我住手”。

但是就这还当场把2个小比直接吓躺了,大口大口在地上倒气,我没搭理这两个窝囊废,我掏出来2米来长的大砍刀,冲着剩下几个人一顿乱攮,老大爷在地上痛苦的伸着手,一直扒拉我,嘴里似乎要说什么。我急了冲着老大爷大喝道:“你给我一边呆着,那他妈都有你的事儿”。

我顾不上这个老头了,攮了大概有好几百刀吧,我看他们都不敢吭声才停。老大爷躺在地上焦急的直摇头,我看出来大爷比较痛哭,急忙跑过去拉住他的手说道:“大爷别说话了,是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老大爷憋了半天,用手指颤抖的指了指我:“你坏了我的好事”!

你说这人要是掉钱眼儿里了死了都活该,真不该出手救他,什么玩意。但是我还是忍着气问他:“你何出此言”?

老大爷微微说道:“其实我是卧底,我在执行一项打入敌人内部的秘密任务,刚才马上就要成功了,你瞎帮什么倒忙”?

事到如此,局势我也没法控制了,我知道已经发生的事是没办法改变的,想到这里对老大爷说:“我肖三克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会给你个交代,我来完成你的任务”。

说完我从裤裆里掏出来我的1米来长的大砍刀,冲着老头肚子“哐哐”就是一顿乱攮,完后我走向那几个年轻人,把他们从地上拉了起来,给他们一人递了一根烟笑道:“各位英雄其实咱们是一伙的,我是上头派下来的”。

他们一听原来闹了半天大家都是自己人,就没有再说什么,让我跟他们一起上车后开着车就回警局了。

到了警局他们给局长简单介绍了一下我,然后就在警局里,大家给我开了一个简单的庆功会,酒桌上局长非拉着我要跟我唬骰子,本来不想跟他玩,我号称贸易街骰神,跟你玩就是降低我的身份,你说玩就玩吧,赢不过我就偷偷拨拉骰子,比玩意我不屑跟玩赖的人玩游戏。

看着他们一个个喝的东倒西歪的,吐得警局里那都是,这个味儿啊,心里一阵凉,我感慨道:“哎,看来干啥都不易”。

我成功打入警局内部,虽然待遇不赖,什么都不说就单凭中午这顿盒饭来说,两个鸡蛋一个整只的大腰子,米饭管饱,外加一份鸡蛋汤就让我彻底折服。但是我一丝都不敢忘记老大爷交代给我的事,不能吃了奶就忘娘。

我趁着他们都睡着的时候,一个人来到了档案室,看着档案袋里的一个个人名,张爱虎,果然他是警察派的卧底,我迅速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就在我准备用微信发送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恶风。

“你在这里干什么”?局长冷冷的说道。

我看到事情已经败露,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反正打死我也不能说出组织的任何信息。是死是活随便吧。

局长看我不说话,眼睛就像审犯人一样直勾勾的看着我,似乎能看穿我的一切,突然从怀里掏出来两碗儿筛子说道:“我就不信赢不了你”。

没办法,又和局长玩了几十把唬骰子,他一把都没赢我。有一把这个比居然喊出来11个6,尼玛俩人总共加起来就10个骰子,你说他是不是傻。

实在不想跟他玩了,手法太臭了,我说我还有事,我让他去跟看大门的王大爷玩吧,就从警局里出来了。

喝了好多酒现在头有点疼,还是回公司歇会吧。刚进公司看到好多人在低头忙活着,我低调的走了进去。我刚坐下,秘书孙二炮就跑了进来,说:“肖总,下午国税局的潘局来过了,说晚上想请您吃饭,您看给不给他这个脸”?

“你给他说我晚上没时间,我最讨厌和这帮子政府官员打交道,一个个都没一句实话,当面一套背地一套,再说了这么多企业纳税,也不差我这一家”。

“是是是,您说的极是”孙二炮迎合着我说道。

我俩正聊着起劲儿,进来一个人,这个人带着一个鸭舌帽,一副黑框眼睛,上衣白色的T恤,夹着一个黑色的皮质手包,整洁不失大方,说道:“老板,给我来个大碗儿的牛肉板面,加俩鸡蛋,多放辣椒,哦对了多给我放点青菜”。

孙二炮还在那一个劲儿的跟我聊,我瞪了他一眼:“没看上人了?赶紧干活去,记得面条过一下凉水更筋道好吃”。人这辈子要干一行爱一行,干哪行都得敬业,别虚度了自己得人生。

不大会这个带鸭舌帽的人吃饭了,一拍桌子喊道:“老板,算账”。可就在这时,突然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