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有个婚宴等我参加,打了个车来到饭店。

  找了一个桌子坐下来,我一看这一桌子是一个老太太带着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大大小小一大桌子。婚宴还没开始,桌上的小菜已经被他们扫光了。

  不一会婚宴开始了,服务员刚把鸡肉端上来,这老婆子顿时好像用了加速外挂一下砍掉半只鸡夹到她儿媳妇盘子里,紧接着自己也夹了一大块,她那没出息的儿子也赶紧的叨了几下,我一看我去,没剩下啥了。

  我寻思等下盘菜吧~服务员陆续的给其它桌上上菜,就看他那傻儿子眼睛直钩钩的望着服务员手中的菜,要是脖子能360度旋转,我想他会是第一个把这种功能用到及至的人。

  好容易等来下盘,是鱼,不知是他们家不爱吃鱼,还是嫌鱼有刺吃起来麻烦,算是我吃了一点东西。

  鱼快吃完的时候,这老婆子自言自语道:“没有人吃鱼头,我吃好了”说完一筷子夹走了~我纳闷了,你他妈怎么知道没人吃!

  F酷C匠网6w首i发

  最可气的服务员刚把沙锅牛肉端上来,老婆子一家伙接了过去,都没往桌子上放就自己夹了两筷子,你他妈也不嫌那沙锅烫死你““恩这个好吃”接着老婆子自言自语道:“我高血压,不能吃太多肉,你们吃”

  我去你妈的,你今天吃的肉还少啊?然后她放在离自己儿媳妇近的地方,我不经意扫了一眼他的手,大拇指油汪汪,应该是刚才端菜的时候手扣进菜里了~我没有食欲了不吃了,看会儿台上的节目吧,毕竟今天是人家结婚。这个时候就到新郎新娘敬酒的环节了,他们一桌一桌的敬酒。

  到我们这的时候也不知道谁喊得让新郎喝个整瓶的白酒,新郎已经喝不少了,都走不动道儿了,我一看就急了,上去拿起酒按住新郎掰开他的嘴,一口气让他喝了个精光。

  “刚才是哪个让新郎喝一瓶的?”我拎着酒瓶挨个指着在场的每个人说道。

  没一个敢吭声的,有一个家伙站起来冲我喊道:“是我,咋的?”

  我跑过去二话没说“哐哐哐”就给他开瓢了,当时就溅了一桌子的血,我看着桌上的好酒好菜,真他妈的可惜了,这在我们城市一桌婚宴菜怎么都得六七百块钱,不过还好有一盘花毛一体都是带壳的,剥剥还能吃。怎么天下就有这么不开眼没脸的人?

  这时候新娘赶紧跑了过来拉住我的手,泪流满面。正想说话,我没等她说上去就是一巴掌喊道:“你把手给我撒开,还要不要脸”。

  新娘唯唯若若的说:“大哥是你救了我老公,敢问尊姓大名?”

  “我家就在前面不远的赵家堡,我叫肖三克,朋友抬爱叫我臭三儿,以后有事需要尽管来找我”。我说道新娘看看了我许久没有说话:“我叫苏二妮子,你叫我妮儿就行”。

  “我管你叫啥名字,没事我走了”我说完回到了自己桌前,看到老婆子一家吓得正在那“哐哐哐”吐饭,吐了一桌子。

  哎,素质低下,没教养。我不屑和这帮人为伍,继续吃饭。

  告别了新郎新娘,临走时新郎供桌已经摆好,还放了几个猪头,说非要跟我拜个把子,新郎说他叫扣四儿,我没搭理他走了。我觉得四这个数字不吉利。

  从饭店出来,我又一个人走在路上。

  哎!人这一辈子不能虚度,得干点啥。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咱们国家总是认为多级运输火箭才是最省钱最安全的,可是人家老美为啥运输火箭一二三级不分离,是一个整体,还能自行降落在制定地面,难道老美傻吗?

  我正想着,抬头一开前面就是国家航天局,门口站着两个保安,我过去给他俩一人递了一根烟,就进去了。

  国家航局环境真不错,一排排粉红色的三层小楼,整齐又干净。上面两层是一间间的屋子,最下面一层都按着卷帘门子,我观察了半天估计是电动卷帘门。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整齐格局,窗户是窗户门是门的。

  我继续往里走,看见一个大仓库,里面坐着十几个穿白大褂的人。

  最前面似乎是个讲师叽里哇啦的说:“好的工程师可以运用他们杰出的创造力来制作大量非常实用的道具,要通过不断的修补,并且要忍受机械故障和哑炮,工程师最终会创造出相当独特的物品比如,视力增强护目镜、火力强大的枪械、机器人宠物、机械坐骑、甚至是稀有的小饰品.......我实在听不下去,过去“哐”的一巴掌就把她拍地上了。“你懂个屁,误人子弟”我愤愤的说。

  “你知不知道工程学最终极目标就是可以灵活逃生,你说的那些个有屁用,各位学工程的同学们,试想一下当你们在城墙上被一群敌对分子围殴,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火箭推进器,当场加速150%迅速脱离人群,一个纵身从城墙上跳下去完后打开地精滑翔器,悠然离去,不管谁此刻都会对你敬仰三分崇拜的五体投地,有的直接跪在地上喊爹”。

  我滔滔不绝的讲着,下面的工程师们一个个张大了嘴巴都听傻了,忘我且贪婪的吸收着我给他们说的每一句话。

  他们的真诚、他们的求知欲都没有错,错就错在体制问题上。最后我建议他们没事多收集一些材料,拍卖行里的价格一向虚高,一些稀有的材料要靠平时自己的积累才是王道。

  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所有的工程师包括那个女讲师都哭了。

  有个工程师们拉着我的手问道:“大哥贵姓?敢问混哪个堂口?”

  我生平最讨厌混这个字眼,狠狠的瞪了那一眼,他突然认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哆哆嗦嗦的躲在一边角落不敢再过来。

  我没和他一般见识,说道:“我家就在前面不远的赵家堡,我叫肖三克,朋友抬爱叫我臭三儿,以后有事需要尽管来找我”。

  女讲师冲我一歪头,很俏皮的说道:“大哥是赵家堡的?那我提个人你认识不”?

  “不认识”,我最烦别人给我提人,人这一辈子要踏踏实实的靠自己,别老指望别人帮你,我没搭理她。

  “大哥,我叫鱼美丽,我觉得咱们可以做红颜知己”,女讲师说道。

  我急了:“你还要不要脸,我问你叫什么了吗,别不知道自己干啥吃的”。扭头我走了。

  出来后我继续往前走着,看到一个更大的仓库,里面停了很多最新型的战斗机。

  突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