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瞬间麻了,麻了的感觉懂么,都已经不是用懵了这个词可以表达的了。

  出于本能,我下意识的看了眼她手里有没有拿类似于菜刀之类的凶器,还好空空如也,心里暗暗的送了口气。

  见我都开始哆嗦了,王璐无语的站在我面前,刚想跟迟小娅来一场“小三”与“正宫”的激烈对话,但人迟小娅眼神里根本就没有她,直接忽略了,来到我身边,很受伤的问道:“为什么?”

  “……我……”语塞了,本以为我可以义正言辞的告诉她,谁让你不让我碰你的,我就跟别的女孩子开房,可是真到了这种时刻,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我知道错的肯定是自己。

  “我他么让你说话!”迟小娅吼了起来。

  “真有意思,你俩处对象,你还不让你男朋友碰你,你们之间少了激情,所以他才会跟我,懂吗?”王璐替我解释一句。

  “滚,你没资格跟我说话。”迟小娅接着走到我面前:“你想要激情是吗?”

  “最最最起码也得得得。”

  “你哆嗦什么,好好说话。”

  我让迟小娅给我吓懵了,语言都不会组织了,深呼吸几口气,完了又点了支烟,方才说道:“最起码咱俩能像正常男女朋友那样。”

  迟小娅点点头:“你想要激情是吗?行,我给你。”

  说完,啪的一巴掌呼我脸上了:“回家!”

  “哎,你干嘛打人呢,男人的脸是你随便打的吗!”王璐顿时不乐意了,跑上来拉着我的手与迟小娅对持。

  啪!丫爷这暴脾气上来了,谁也不贯彻,紧接着第二个巴掌甩过来了,依然是“回家”两个字。

  啪!第三个巴掌:“我他么叫你回家!听不懂是吗!”

  “哦,好。”尽管脸上火辣辣的,可是当迟小娅喊我回家的那一刻,我就乖乖的跟她走了。

  王璐却将我的胳膊给抓走:“不要走。”

  9酷匠M网WW首发~B

  我没任何犹豫挣脱王璐的手,刚刚迟小娅的回家两个字让我太震撼了,如果说她上来就是跟王璐打架,跟我大吵大闹,兴许我可能真的不会跟她走,反而还会站在王璐这边跟她吵架。

  可是刚刚那股心碎的眼神,想哭又不能哭,不想在王璐面前低头,倔犟的喊我回家时的语气,让我怎么都无法拒绝。

  而且我说好往回走的那一刻,迟小娅特霸气的抓着我的脖领往回薅,就跟小时候有一回我在外面惹事的时候,我爸薅我脖领的动作是一样一样的。

  走了两步,迟小娅想了想,接着走回王璐面前:“如果你在发骚,下一次,我就找人抡了你,不信咱就试试看。”

  迟小娅比王璐岁数小,但是气场确是极强的,吓得她也没敢在说什么。

  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回了家,迟小娅咣的一声摔门回她屋子里去了。

  我在门口敲敲门,她没理我。

  随后我推门进去了,见她正双手抱膝,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对……对不起。”

  迟小娅捏了捏鼻梁:“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我瞬间就慌了,噗通一下就跪在她旁边:“我错了,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这样了。”

  迟小娅没什么情绪的反问我:“如果今天跟别的男人上床的是我,你会原谅我吗?”

  “我……”我再次语塞。

  “分手吧。”迟小娅的话犹如晴天辟雳,我最害怕的三个字终于来了。

  我连忙哀求她:“丫丫,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是我不好,我不该背叛你,是我被欲望驱使,泯灭掉了人性,对不起,你打我吧,骂我吧,只要你不跟我分手,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不停的扇着自己的嘴巴,不停的认错,就为了换回她的原谅。

  “现在知道错了,有什么用呢,早干嘛去了,当你在那个女人身上快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迟小娅在收拾她的行李,将她的东西都往行李箱上装,她装一件,我就望出去拿一件,装一件,我就往出去拿一件。

  我怕了,真的害怕,迟小娅跟我分手远比秦子晴跟我分手更来的可怕。

  如果我再次失去迟小娅,我会怀疑自己,会让自己变得不自信,是她让我变得足够优秀,我不能没有她。

  我很确信自己爱的是谁,跟王璐就是玩玩而已,跟迟小娅就是想一直一直的跟她一起。

  “你刚才不是喊我回家么,我回来了,你怎么又要走。”我急坏了。

  “幸好你回来了,不然我会打断你的腿。”

  “你打断我的腿吧,打断我的狗腿,只要你能原谅我咋都行,丫丫,我不想失去你,现在的你比我自己的生命都重要,我相信你不应该怀疑的!我只是一时糊涂,我鬼迷心窍,才犯了错误,但你不能因为我一时的错误,就给我判死刑啊。”我再一次的将她装进行李箱的衣物给拿出来又仍回原先的柜子里。

  她也是被我整的没招了,最终放弃抵抗:“是不是你真的这么在乎我?”

  “嗯嗯!”

  接着丫丫来到窗户跟前,打开窗户:“从三楼跳下去,我就原谅你。”

  见我站在原地没动,她嘲讽般的笑了:“怎么不敢了?不是说什么你都愿意做么。”

  三楼,如果跳下去我没事还行,但如果我瘸了骨折啥的呢?她还会要我么。

  不管了,谁让我做错事了,就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还好我家只是三楼,这他么要是住五楼六楼,丫丫让我跳下去,我的人生多半就得交代在这了。

  我默默的将手机掏出来放在床上,以防止摔碎……

  “不敢就算了,咱们到底为止。”丫丫也就是说着玩的吓唬我的,她明知道我不会跳的,就想试探试探我的决心而已,当她转身回到床上的时候,下一刻,我的人影犹如闪电一样,来个原地助跑,顺着窗户飞了出去。

  “啊!”迟小娅一声惊呼,紧接着从床上弹了起来,想要抓住我这个虎逼,结果只是将我随身携带在兜里的那个她曾经送我的那条手绢给抓了出来,而我真的跳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