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来介绍一下这几片大陆,为了让你们记得清楚,我把大陆编号,分为1号大陆昏泻大陆。2号大陆东映神州。3号大陆水潭神州。这样好区分。)

  他们三个已经下了车,这里是多层停车场,车自己倒了一个位置之后开始补充蒸汽。他们三个走出停车场,第一件映入眼帘是一个用铜做的雕像。看不清长相,不过雕刻的人一定没什么水准,说是雕像还不如说把一块巨石放在那里了。音乐喷泉随着优美的音乐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喷着,不过吸引他们三个眼球的是一群小孩子,个子大约50厘米,脑袋和身子连在一起,如果你们对这种描述不感兴趣,那我换一种方式,没有脖子。脑袋直接坐在肩膀上。黑色的皮肤,一双大的出奇的眼睛,嘴直接把脑袋和身子分家了。一张嘴就感觉脑袋快掉下来是的。穿了一件贴身的连衣裤。他们欢快的在水里玩耍。旁边的家长完全不管孩子,好像说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这种人我们叫他们两栖人,她看到莉莉她们恭敬的点了一下头,她带的六七个孩子同时像莉莉点了一下头,最后面的那个小家伙还特意做了一个鬼脸。莉莉也冲他们点了一下头过去了。

  “两栖人最有礼貌,看到受人尊敬的女士总是会礼貌的点一下头。”莉莉和他们讲解着两栖人的特点。又过来一个满身酒气,脸上像镶了无数板砖的大块头,他不小心撞了莉莉一下,莉莉就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啊~~~~~~莉莉揉着肩膀。小涛上前走了一步,却被莉莉拉住:“别这样。”

  “垃圾的人类~~~HAHA。给老子看清楚道路,不要挡住老子走路。”那人摇摇晃晃这,刚想走。

  “你应该像我的朋友道歉。”莉莉不知道小涛什么时候过去的,她急忙起来去拉他。可是一切都晚了。

  “你找死吗?跑这里来多管闲事。HAHAHA”还没等他笑完,小涛只是一拳就把他打飞。两片巨大的板砖鳞片掉了下来。小涛感觉自己好像打在一座山上一样。“你MA的找死。。。。”那人扔了酒瓶直奔小涛而来。

  小涛的右手突然冒出火焰,火焰旋转着朝小涛拳头汇集。嘭~~~~~~~~~这个人向中了炮弹一样,被炸飞出去。他的鳞片又掉了好几块,他躺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莉莉看到急忙拉着小涛跑开了。

  “你为什么要出手?”莉莉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小声的责怪了一声。

  “他们可以欺负我,但是绝对不能欺负我的朋友。”小涛说完傻呵呵笑了起来,莉莉无奈的笑了笑,心里很是不得劲。“这是金人,千万不要得罪他们,他们是群居,而且他们族酒品普遍不好。”

  他们很快爬上了一台出租车,随便说了一个地方,出租车飞快开走了。半路换了四回的车,最后才开始坐车去小涛说的地方。“还好他喝酒了。”莉莉认真的看着小涛,等待着他的答案。

  “这家伙看起来像是站起来的鳄鱼。”小涛迷茫的眼神,回味着刚才。“明明像山龟。。”金城反驳到:“山龟,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种植物。”

  “山龟好吃嘛!。”小涛等待金城回答,金城晃了晃脑袋。

  “他们叫金人,是3号大陆水潭神州的原住民,性情暴躁。群居生物。最主要的是这个梅根城就是他们的地盘。接下来。。谁知道接下来会怎样,不过刚才他偷着喝酒了,这应该会触犯金人法律了。”莉莉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就是说他不会找我了。啊哈哈~~”小涛说完笑了起来,出租车开始不停的晃动。电子驾驶员不停地报警着。示意着车里不允许有太大的动静。

  几个转弯他们终于到了说的那个地方。

  小涛下车,看着手里的信,对了一下地址。通天大街23号路贝利恩小区5棟7单元706市侯阮收。看起来就应该是这里了。小涛点了一下头,莉莉带着他走进了这个小区。

  这是个不大的小区,但是楼是真的好高,足有90多层,最高的楼层都钻进了云里,还能看到楼随风摇摆。外置电梯,是一个玻璃柱子。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人。“说实话我恐高,能不能不坐这样的电梯。”金城有点畏惧的说。

  “看来确实不用上去了。”莉莉说完用手指头指着前面的电视广告牌。那上面正在播放侯阮的消息,由于拐带李家二小姐被判死刑,于7月25号早9点执行。“看样子我们还能见他一面。”金城笑着说,不过小涛却完全傻了。

  “我想没有机会见他最后一面,因为今天就是7月25号。而现在是8点10分。”莉莉看了一下表,小涛突然飞奔起来。

  莉莉就知道他会着急:“你知道刑场在哪吗?”小涛听到莉莉的问,停下了脚步。莉莉打开手表,把电子地图打开,一张绿色的大网张开,上面标着各种地名。莉莉用关键词搜索,找到了电子地图的刑场地点。“还不算远,大概7.8公里左右吧。看来~~~”莉莉没说完,小涛再一次消失在眼前。他牢牢记住了这个地方,飞快的跑了起来。但是跑步速度实在是太慢了。看来只能使用阳力了。想到这里小涛双眼冒出炽热的光,全身顿时被火焰点燃,嗖~~~~~~~~~离地而起朝着心中的目标飞去。

  “超人~~~~~~唉。一点脑子也不动,自己就能打过他们吗?幸好我早有准备,抓住了。”莉莉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简单的骨架,上下一拧,简单的拍了几下,翼膜张开,一个简单的滑翔机展现在眼前。“这回你算体验完整的恐惧症了。”说完固定坐标,启动了滑翔机。就听到嗷~~~~~~~~~~~~~~~~金城大开歌喉,一路高歌朝目的地飞去。

  “唉,希望别惹出什么大事件,要是惊动了联合部队就不妙了。”莉莉打开脚下的滑翔翼,一双会飞的鞋把她慢慢升入空中,悠扬自得的飞着。莉莉突然想起来,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告诉金城了,可是什么事情呢?

  速度就是战胜时间最好的手段,小涛几乎疯了一样,脑子里飞快分析着看过的地图。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我第一个到。

  金城看着脚下无数的车辆飞过,吓得精神都快崩溃了。这女人差点害死我,他只设置了目的地,这直线飞我擦。。要不是自己还能动,用各种方法阻止撞向楼层,恐怕早就坠机身亡了。我一定要杀了你。。。。。。。。。。。。。。金城大喊着,明知道自己害怕高,还要把自己绑在这个机器上。几乎要我命了。

  阿嚏~~~莉莉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看了一下手表,还有30分钟。看样子应该能赶到。不过这关我什么事?不管了,反正都来了,就看看热闹去吧。莉莉继续控制着飞行器。

  金城几乎被撞傻了,要不是这东西结实,早就掉下去摔死了。我擦。。。。金城的滑翔机扎入天际,本来就怕高,但是总比先撞死要强的多。可是滑翔机死活不升高了,而且是向下扎,角度都快有50度了,这样还加速,你拿我当铁打的不成。可是滑翔机完全不听使唤了,速度越来越快。金城都有点闻到自己身上烧焦的衣服味道了。“大哥的命就这么没了~~~~~~~~莉莉,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轰~~~~~~~~~莉莉看到前方有颗流星扎了下去。“第一次能这么近的看到流星,赶紧许愿。。。”

  地面炸出一个十米左右的坑,所有人都咳嗽着,烟遮住了眼前的一切。黑烟滚滚上升,带着烧焦的味道弥漫在四周零散的烟雾。所有行刑的人都傻了,还没开始呢,台子被炸了,幸好躲得快,要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从浓烟中走出一个人,嚎啕大哭,全身已经被熏得巨黑,几乎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人。

  “我终于得救了,老子没死。。。。”金城大声的喊道,慢慢爬出那个坑。把巨剑擦在地上,用手抹着眼睛。

  “你是什么人?”在场有个胆大的终于问了一句。

  “我活了。。我再也不坐飞机了。太吓人了。。。。。”金城根本没搭理他,回忆这刚才那恐怖的经历。“来人,把他带下去。收拾好场地,一会执行这批犯人的死刑。”

  “死刑~~差点把正事忘了。”金城想起来了,拿起了巨剑站到了民众之中。

  “那家伙怎么还没到,他应该是最早的一个。”金城纳闷着。场外的市民和执行者全部惊呆了。

  “嗨~~哇~~这么会没见你怎么这么黑。”莉莉看着金城,眼神里竟是怀疑。他身后冒烟的是什么?我记得他也不会火的能力,奇怪的家伙难道还隐藏什么能力?

  “J看g…正#~版{:章c节☆G上s酷匠At网ly

  “别和我说话,要不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金城回头看到莉莉差点没气疯了,他压下火来尽量不去看她。

  “那个呢?算时间不是应该第一个到的吗?还有5分钟了。。。”莉莉又拍了一下金城。“我的滑翔机怎么死在这了。。。你做了什么。”莉莉一下看到坑里的残骸,气的拍了一下金城。那可是花了好多钱才弄到的,就这么完了。。。。

  “大姐,这你都能认出来,还真不简单。你为什么设置路线的时候没设置躲避障碍物。。”金城恶狠狠的看着她,并用自己的手指头指着额头。确实比刚才更大了。。。

  “男人受点小伤,就支支吾吾的。好了,我不怪你把我滑翔机搞坏的事情了。”莉莉假装没有看到他额头上的包,把自己的所有注意力都专注于场内的死刑犯。“话说我们闹了这么大动静都没有引起他们的警觉吗?”

  第一个死刑犯推了出来,这人是拓人。长着犄角,眼睛特长,身体和人类很接近,长着一张麻袋一样的嘴,牙满嘴都是,连舌头上都是牙。耳朵长在后脑勺,一对靠在一起。耳朵的形状很像猫耳朵。胳膊细长,是腿的两倍,可以轻松放在地面。身后有一条尾巴,不过更像令一只脚,粗壮有力。可以暂时当作脚。公诉完他的罪行执行枪决。

  第二个推了上来,是个人类。大概450岁左右,脸上有什么奇怪的纹身,他是杀了一家三口。也被处以死刑。

  就这样一共处决了到第七个,推上来的是个大概只有15--7岁左右的孩子,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大衣,剃了一个极短的短发,一个双眼皮一个单眼皮。个子不高大概有175左右。右面耳朵打了7个耳洞,从上至下全是用黑色耳钉,最下面的耳钉挂着菱形的吊坠。他始终保持着那种诡异的冷漠,就好像此时的行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宣读完他的死刑结果所有的人都开始哄闹起来。~~因为他的死刑理由很可笑,调戏了什么家的小姐。这个罪名绝对不是死罪。侯阮。。

  刚念到这个名字,警察就被炸飞了一排。小涛气喘吁吁的站在侯阮对面,笑呵呵看了侯阮老半天:“侯叔叔叫我给你一封信。”小涛说完,从内衣里拿出信。在侯阮看信的时候,他突然大喊起来:“如果爱也是用来惩罚人的借口,那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发展的必要了。”

  所有警察听他喊完,所有的枪枪口全部朝着小涛。有一个人站了起来:“孩子,你口气还真够大的。我们李家在这说句话还没有人敢说个不字,就冲你这句话,我就可以判你死刑了,为了表示我们还有人道可以让你说完遗言。”有个老者从贵宾席站了起来。

  “我死不了为什么要说那东西?”小涛活动了一下手腕,笑呵呵看着那位老者。

  重装警察全部都到了。清一色全是金人组成的,不用穿衣服就披着一身厚重的鳞片。外形看起来很像是一头站起来的熊,两只手比较短,但是只是对于他们说的。连他们的枪支都是特大号的,就像我们人类拿了一门红衣大炮的感觉。“就是他,早上攻击我们金人来的。”其中一个金人大喊,所有金人听到全部动了起来,贵宾席的金人听到这话,也睁开了眼睛看着小涛,不懈的哼了一声:“在我的地盘还敢这样,把所有人都赶出去,今天是我们金人的狩猎日子。”在场人听到这话全部飞速的离开这里。

  最后只剩下莉莉和金城。所有金人开始笑了起来,脱下衣服,露出他们特有的盔甲,他们互相撞击着,傻呵呵的笑起来。然后一个个蹲了下来,做好起跑的姿势。小涛先开始还有些纳闷,等他们跑起来,小涛顿时眼睛一亮。

  他们站成一排朝小涛奔来,就和推土车一样,我擦,那是人嘛,完全不能和人比。还没碰到小涛,就有一股劲风,连这种风打在脸上都是不一样的感觉。小涛咬破了嘴唇,脸憋得通红,突然从脑门蹦出如岩浆一般的火焰,火焰顺时淹没了他。一拳,把正对着自己的那个金人一拳蹦飞。震得小涛往后走了几步。

  那几个金人被轰进了看台,胸前的鳞片全部震碎,他已经完全迷糊。所有金人看到这个场面,全部跳下了看台,大概有30多人。但是这30多人可不是普通人。每一个脸上都能看出怒容,他们所有人摩拳擦掌朝小涛围拢过来。金城扛着巨剑走了过来,就算不管也不行了。

  “你是金泽的徒弟?”侯如安终于说话了。(侯如安就是侯阮。他爸离开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母亲已经把孩子名字改了,因为那个名字几乎就是凑的。因为他母亲姓阮。)

  “嗯,怎么样?愿意和我一起旅行吗。”侯如安看到也笑了。他认真的点了一下头。“不知道你叫什么,帮我把这手扣打开,带着有点不舒服。”

  “我的剑可不是用来干这些事情的。”金城说着丢过去一把刀继续说:“如果先手扣不舒服就用这个把手剁下来吧。”

  “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侯如安拿着刀几下就把手扣砍开。他摸索着右面的胳膊,在大臂左右按了几下。“在我的老婆们没来之前,就只能看你们表演了,千万别演砸了。”(侯软的老婆们是他的武器,各类枪支,全是他自己设计开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