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涛摇摇晃晃的继续往正厅走,他要去见见当初那个给他工作的地主。“唉~~~你别走。我问你一下,你那不分敌我的大招能不能别乱用,很容易伤及无辜的。大哥这次是先办事后收钱的,你这么一手差点害我失去了领薪水的机会。”那人在后边开始嚷嚷。小涛没有搭理他,继续往正厅走所有的佣人看到他,都急忙躲避,因为刚才最厉害的管家都死在他手了,还有谁敢挡路先自己命长吗?还没进客厅,就有一个白发老者走了出来,拄着一根拐杖,眼神是十分的锐利。“你就是任小涛?当初那个给我家放牛的放牛娃?”这个老者正是徐地主,号称阴阳善人徐卫东。因为他却是十分怪异,有时候对待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或者孩子们,就像春天般的温暖。可有时候却又像是地狱的勾魂使者,看到就毒打到死。所以大家都给他起了一个这样的外号。

  “我就是。”小涛没有隐瞒,他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没必要隐晦自己的来历,反正他一会就得死了。

  徐地主上下打量了一下小涛,突然笑了起来,笑完傲慢的说:“乞丐终究是乞丐,穿上龙袍也一样。我徐卫东,没做过一件好事,也没做过害命的勾当。但只在你奶奶这件事上,确实是有错的地方。我不求你原谅我,我会让你达成愿望,亲手杀了我,但是我希望你不是个滥杀无辜的人,我的家室妻小没有得罪你,放他们一条生路吧。”徐卫东站在门槛上,并没有半点祈求的意思,明摆着你要是答应就答应,不答应那也随你。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小涛苦笑着,其实就算他不说,他也没想要加害他们家人。

  “刚我的儿,过来,让爹爹看看你。”徐地主一喊,小涛才看到大厅里已经站满了徐地主家的人,他们所有的目光都盯住小涛。有一个最小的孩子朝徐地主徐卫东走了过来,双手张开扑向了徐卫东,徐卫东心疼的抱了起来,亲了一口,然后又转脸看着小涛说:“这是我最小的儿子,也是我最要命的宝物。要是杀就可他先来吧。”还没等小涛怎样,他突然拔出佩剑一剑穿透了这个儿子,鲜血喷到他的脸上。“要是让你动手,还不如我自己来,这样我儿能走的安心一点。”徐卫东脸上肌肉抽搐,那双苍白的手不停的抖动,手中的剑像飞驰在草丛中银环蛇一样。他最后用双手擦拭这孩子脸上的血迹。

  后面一些女眷突然喊了一声,倒下一片。哭声开始响起。小涛的心突然一动。这家伙可真够狠的,眼睛都没眨就把自己的儿子给穿了,这还是人吗?不过想到这小涛还是说话了:“冤有头债有主,我今天找的只是你,本就没有对你家有斩尽杀绝的想法。”

  “那好,是不是老夫自裁你就放过我身后的家属?”徐地主大声的问着。

  “你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本钱,还有我为什么要给你一个你想要的答案。你好像对死抱有很大的乐趣,这倒是让我很是好奇。”小涛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还说不好哪里不对劲。

  “你个笨蛋那,这你都不懂。你肯定是很久都没见过老徐了,这个哪是徐地主,这分明是他家的大管家胡青。”那个人抱着巨剑几乎打出哈欠来:“老胡啊,你家主人作恶多端,你帮不了的,老实点退了下去吧。”

  那个徐地主突然语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里面有人哼了一声,一步一步走了出来。这个人一出来小涛一下子就想起来了。他小时候不止一次见过这个人,确实就是徐地主。“哼。你们算什么东西,也胆敢来我的府上。你就是那个老太太的孙儿?”徐地主一看根本没有办法隐藏,就直接站出来喝问小涛。

  “是,当初就是我给你放牛。”小涛并没有退让。徐地主又慢步往前,一边走一边说:“你当初放牛是不是没有把我家牛放回来,那我家是不是有了损失。当去你家的时候,你家确实是有一锭金子。这笔钱也刚好合乎我家丢牛的总数。难道是我冤枉你们家吗?就凭你们家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卖了你们也卖不出来吧。”徐地主冷眼看着小涛。

  “是我给他的。”金泽坐在门楼之上,看着下面的这一场闹剧。“小东西,今天你谁也动不了了。他们全是我的。”金泽从门楼上跳了下来,往前慢慢悠悠的走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徐地主:“老东西,现在开始示弱了?那当初你做这些为什么,不还是因为我徒弟家好欺负,混账东西。你们家所有人的命老夫全部收下。”金泽说完地面开始冒泡,雾气升起。眼前的房子开始倾斜,陷落。徐地主这时候完全傻了,他没想到眼前这家伙比传言还凶狠,根本不给解释的机会。“还有谁~~~~~~~~~~~~~~~”整座公寓瞬间消失了,包括里面的人。金泽稍微缓和了一点,笑容满面的看着小涛:“孩子,你惹了事怎么也不和为师说呢。还有,谁让你使用那破招的,我是怎么告诉你的。。。”金泽上前一拳把小涛打趴下了,小涛揉着脑袋,大哭了起来。盼了N多年就想回来和奶奶鲜卑鲜卑,可是连面都没见到,这种说不出来的苦痛此刻化成痛苦扑向自己的师傅。

  金泽一世都没哭过,可是被这关门弟子弄的差点哭了出来,虽然打了一下,自己比他还疼,他拍着徒弟:“好了,臭小子。都是师傅不对,当初应该安排完这些就好了。着急了。。唉。。”金泽安慰着徒弟,小涛的心情更糟糕了。

  “师傅,我决定了。我要变成你那样,成为一方的霸主。到时候就可以让天上的奶奶为我骄傲。”小涛坚定的说着。金泽听到他的话笑了起来,随便坐了下来示意着他坐在自己身边:“你可知道现在这几块大陆有多少秘密到底有多危险吗?”

  “猴子叔和我说过一些,每一块大陆都有五种神秘的守界物,也许是人,也许是山。也许是水中的鱼。只要找到其中一种,就可以解开浑浊大陆的一些迷点。而浑浊大陆的某块土地,就会和你响应。你就能成为这片土地的守护神,拥有着神秘的力量。所有阳力略有小成的人们,都会追寻前辈的脚步,去探索未开发的三块大陆。”小涛回忆着想象猴子叔叔的话。

  “记忆力不错,不过还有一些事情你不知道。师傅修行的山和浑浊大陆的水潭神州有联系。而要进入水潭神州,必须经过东映神州和昏泻大陆。所以你以后的路还有很漫长。千万不要超之过急,一步一步的走。为师会在水潭神州等待着你。我们给大陆编了顺序,随着一步一步深入,分为1。2。3号大陆。”金泽说完拍了一下小涛的脑袋:“为师走了,以后的路。。。”这个路字一点点变淡,金泽消失在眼前。

  “我擦,你师傅是金泽,那个大~~~神人。。”那人说了一半又把后半句憋了回去。“我叫金城,后会有期吧。我们也许会在昏泻大陆遇见。不过你不要介意我的话,因为过几天说不定就把你忘干净了。”金城说完强行和小涛握了一下手,转身走了。小涛的心情终于好转了起来,笑着送走了金城。自己也离开了这个大院。带着众人注视的目光拜访了以前的街坊,终于问到了奶奶的坟地。小涛买了纸钱和纸人和一些烧给死人的东西,走向了坟地。

  这就是乱坟岗,各处都是坟。残缺脑袋尸体遍地都是,小涛按照指引终于找到奶奶的坟,陈刘氏之墓。小涛认真敬了一圈的礼,然后才说:“各位死了的大爷大妈弟弟妹妹们,请你们在地下照顾好我的奶奶,我给你行礼了。还有这些钱和纸人和其他东西,虽然不够也是我一点点心意,请你们收下。”小涛说完转身跪在自己奶奶坟前,在地上画了一个圈,把自己的亏欠一件一件扔进了火焰里:“奶奶,孙儿回来晚了,千万不要怪我。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走的这么快。说什么都晚了。奶奶,这是我给你烧的钱,还有童男童女和一些家电之类的。补全给你吧。我以后可能很少来看你了,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会风风光光的把你和这些照顾过你的鬼邻居接过去。一定要等我。”小涛把最后一把纸钱扔了进去。火圈里突然有三枚烧完的纸钱飞了起来,转圈的飞走了。

  “在那呢~~~给我抓住他。”小涛听到身后有人叫着,回头一看,足有几千人,手里都拿着枪。“奶奶,我惹了点小麻烦,不走不行了。保重。”小涛慢慢站了起来,笑着回头看着警察们。“哥们们,对不起了,这次会让你们失望的。”警察一听,全部警觉了起来,所有的枪全部指着他。其中有一个大声的喊着:“听着,小涛。你被捕了,只要你不反抗,我绝对能保证你的性命。”

  小涛笑了起来,身上突然冒出热情的橙色火焰。一股暖风把小涛送走,用最快最快的方式钻入附近的森林之中消失在他们的眼前。警察悔恨的骂了几句:“报告有错,不说阳力是火焰嘛,怎么还有火箭推进器。报告里没说过。”

  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而我的阳力则是情绪。每种情绪都会有特定的一种能力,所以你们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小涛笑着穿梭在树林之中,现在他离昏泻大陆还有很远的一段路要走。(这个世界有五块大陆,主人公的住的地方叫璎珞神州。这里住着各式各样的人,但人类居多。还有一块大陆叫魔神驻地。哪里几乎是没有人愿意踏足的地方,因为哪里地形十分险恶。实在不适合人类居住。以后会给这个大陆编号为4号。而金泽却在哪里找到了一处人间仙境,他和自己的伙伴们居住在哪里。哪里也是被开发的地带。而其他的三块水潭神州3号,东映神州2号和昏泻大陆1号都被称为浑浊大陆。因为从远处看,这三片就像被浓雾紧紧包裹着的神秘地方,虽然有很多人都进入了这几片大陆,却没有一人能真正征服过一个地方。越往大号大陆里面处处都是危险,步步都是致命的,如果没有一定能力,进去就等同于死。而这些地方已经变成新人和有些成就人的冒险天堂)

  自从逃离徐地主家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就在昨天还丢了钱包。卡,个人证件以及那少的可怜的钞票,这是哪个不开眼的笨贼偷了我的钱包。

  饿。。饿。饿饿饿~~~小涛恨死自己了,竟然没在那地主家多拿点钱,现在穷的快死了。简直就快饿疯了。眼睛无神,现在看到活动的就想上去咬一口。“你可真行,我真后悔和你出来。”一只幼小的黑豹趴在小涛肩膀上,嘀咕着,不过还是让小涛听到了。

  “拜托,你的话我听得懂。我弟弟教我你们的话教了一个月呢。”小涛艰难的往前走着。“我就是知道你听的懂,真怀疑当初为什么鬼迷心窍就跑出来了,愁死。”小黑豹子说完,假装咬了小涛耳朵一下。

  “你说我要是把你卖了是不是能卖很多钱?”小涛几乎快趴在地面上了,但还努力的开着玩笑。

  “估计不能,他们顶多把我当做一只奇怪的猫买了,你们人类不会喜欢我这么黑的猫。会认为很不吉利的。”小黑豹子说完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趴在小涛肩膀上。

  酷)匠p网b正q版p@首/发Mm

  “上哪里弄点钱呢?还真是艰难。有了。。。。”小涛说完眼前一亮。

  地上铺了一块破布,上面有一个缺了一半的碗,小涛坐在那装出十分可怜的样子。“哼哼,这就是你的好办法。。要是让你那奇怪的师傅知道了,会不会气死了。。。”小豹子差点笑出来,不过还是忍住了。

  “知足吧,我还得养你,你以为在人间是那么容易活下来的吗?什么都得会的。。”小涛看到一个穿的极其好的美女,急忙拦住,极其卑鄙的要了将近100元。高兴的小涛蹦了起来:“看到没?这就是大爷的能力。”

  “恩,看到了,你就差点拿脸把人家皮鞋擦干净了。。。我真怀疑。。。”豹子说完钻进了小涛的衣服里,这是他们说好的,一遇到高手小豹子就要藏起来,因为它不是一般的豹子。

  “你就不能表扬表扬我吗?我为了咱们俩容易吗。老板给我来三个菜。”小涛说完大踏步走进餐馆里。这里离昏泻大陆的边界还有十几里路,也是这两块大陆唯一的连接点,所以这个本来的小镇却变成这个市里最繁华的地方。宽敞的大道,上面跑着各式各样的蒸汽机车。还有几大蒸汽场,冒着浓浓的白烟。铁质的楼房钻入云层,好像遇到风还会摆动。直升飞机布满了天空,小涛拿着钱走进了一间不大的餐馆。里面只摆设了七八张桌子,小涛坐在门边的一处桌子上,点了三个菜,有一盘他故意要了三个生的猪蹄。“大哥,咱们商量商量,能不能不要老吃这玩意。我的嘴都快长脚气了。。。。”黑豹子看到猪蹄,低着头呻吟着。

  “将就吧,你亲妈也没有我对你这么好。你倒是想得脚气还得不了呢。。”小涛递过去一杯酒,用手指指着酒杯:“大鱼大肉供着,小酒喝着。你的生活都快赶上我了。”

  “你还真是不要脸,在美女那骗点钱,跑着挥霍来了还好意思吹牛。。。。”小黑快要憋闷死了。“我当初一定是脑子进水了,和你出来了。。。”

  “要不是我弟弟死命的要你来,我还不带你呢。我就这么点优点全被你看到了。。。”小涛的脸终于有些红了,说实话他也不好意思。不过为了怀里这个兄弟,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一边等待一边回忆自己这些天的苦日子。

  “你这是和谁唠嗑呢,大妹子,你在我那拿完钱,就跑着挥霍来了。你还真够大方的。”一个身高170多,扎了两个马尾,白白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对贼亮的眼睛,一张红色的小嘴。脸上稍微有些红润,看上去怎么就那么的漂亮~~上身穿着低胸的白色衬衫,一对。。。比较大的那什么兜在白色衬衫里,看样子只要她一使劲就能跳出来是的。下身一条乞丐裤。左面胳膊还有一个奇异的纹身。她根本没用让就坐了下来,笑着看着小涛。

  小涛低下了头,实在不好意思。刚才的厚脸皮此刻被她几句话直接打破。小涛低着头连吃饭都有些不得劲了。。。。“妹子,我应该比你大。而且你仔细看看我不是你的什么大妹子。至少我没有一对。。。”小涛嬉皮笑脸的回了一句,挺起胸膛指了自己胸。

  “你闭嘴,我要不怕你把我衣服弄脏了,正好还没有零钱,你以为我会给你100吗?谎话精。我现在后悔了,给我90咱俩两清。”小涛听到这差点噎到,瞪着眼看着眼前这个美女:“喂,咱能不逗吗?哪有还往回要的。要不你也吃点吧。。”小涛说完把没动筷子的那盘菜推给了女孩。

  “呦~~这谁啊?我记得刚才我的钱好像被偷了,还有那啥,说追上你就把钱还给我,现在算吗?”小涛和那女孩一起往门口看,发现一个穿的满身名牌,名表晃得小涛眼睛都睁不开。女孩看到他急忙往后退了几步。“你们怎么在这。。。”

  “呀喝,原来这钱也是你借的啊,那我不客气了啊。先生谢谢你请我吃一顿。这回我和你两清了。。”小涛笑着看着女孩,女孩冲他一撅嘴,又往后退了几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