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旅程开始

  一晃八年过去了,任小涛已经长成大人了。师傅把他送回到自己的故乡,这次并没有急着赶路,只是简单的走路。不过这条路却走了两年多,金泽给他讲解了很多他不懂的东西,带他去看了很多朋友。最后终于到了自己的家乡。本想和他一起看望他的奶奶,谁知半路上看到一个人行踪诡秘,就跟了过去,告诉小涛自己回家,他马上就到。

  小涛终于回到自己的故乡了,这事一座小镇。小镇镇中有一条河流过。河道分出三个岔口,把小镇分割成好几块。镇中最大的宅子,就是那个徐员外家,他家是此地最大的地主。四层小楼,小楼外全用镀金钻砌成。巨大的玻璃拉门和落地窗,彩光可以说是一流的。他家特地把河水引进来,形成了一个特有的莲花池,又用一种很巧妙的方式把河水引出去。莲花池里面的锦鲤成堆追着喂食的人。池塘边缘贴着昂贵的瓷砖,就好像看到长城贴瓷砖一样,很是让人费解,不过这也许表示出他家有不一样的欣赏水准。一开门,一辆豪华最新款蒸汽机车开过。白色的蒸汽喷向天空,蒸汽机车消失在街道顶头。虽然街道很是拥挤,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在这里他们就是律法。律法要走的路一定是畅通的。

  小涛收回了目光,这是他最羡慕的生活方式,不过现在对于他来说还是更大的事情。他挎起背包走在熟悉的路上,童年的回忆再一次跳进了脑海里。只不过这条街道再也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几条街道了。很多地方都物是人非了,甚至增添了很多新面孔,这个增添的量让小涛有点应接不暇。不过还好有些老街坊他还是记得的。“牛叔,你最近好吗?”小涛热情的打着招呼,看着一个小摊主。那个人仔细的看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对面这个人是谁。小涛只是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最后他走到巷子最深处,一扇破旧的木门,木门上封着封条。愧佑387年10月2日查封,那条封条上写着不得擅自拆封。门虚掩着,上面的锁头已经锈死了。小涛一下子傻了,这不应该啊。这就是我以前的家啊。小涛没有破坏封条,一个空翻上了墙,看到院子里满是垃圾,杂草都长了一人高。窗户早已经失去作用,窗纸早都不翼而飞。满屋的盆盆罐罐全部散落在地上,尘土早已经把这些掩埋。难道奶奶走了。。。可是封条是怎么回事?

  “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淘。墙也是你随便爬的吗。快给我下来,要不会闯祸的。”下面有个苍老的女声,小涛冲下一看,原来是隔壁的张大婶。“大婶,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小涛啊。任小涛。”小涛高兴的跳了过来,热情的介绍自己。

  张大婶定睛看了半天,好像在脑子使劲翻出这段有关眼前这人的记忆。忽然眼睛一变:“你是小涛?就是那个给徐地主家放牛的那个?你个苦命的孩子,你怎么才回来啊~~~”张大婶抱着小涛就哭了起来,好像隐藏在记忆中的伤痛被他全部勾了出来。

  小涛眼睛也有些湿润了,笑着看着张大婶,两边的头发都已经白了。头发稀松,就扎了一个发髻。皱纹堆得满脸都是。“张大婶,我奶奶的?搬到哪里去了。”

  张大婶一听哭的更厉害了:“你个傻孩子,你还不知道呢。你奶奶被判了死刑了。都是因为你。。。”

  小涛本来笑着的脸,突然僵住了。呆傻傻的望着张大婶。张大婶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你给徐地主家放牛,你走了,可是你把地主家的牛没赶回来。这笔账自然算到了你奶奶的头上。地主家管你奶奶要牛,你奶奶没有。就把那锭金子拿了出来。可是衙役非说那是你奶奶把牛卖了得了的金子,把金子充公作为徐地主家的牛钱。你奶奶没钱赔,父母官就判你奶奶一个欺瞒,偷倒。打了你奶奶50军棍。。50军棍啊。。。。你奶奶那身子骨哪能禁得住。就这样被活活打死了,不管我们怎么求情都不行啊。”张大婶一边哭一边拍打着小涛,又恨又爱又疼的。趴在小涛怀里又是哭了起来。

  小涛本来高兴的跑回来就是想看看奶奶,可是听到这件事傻傻的站在那,就好像瞬间被石化了一样。半晌一句话没说。

  “张大婶,那狗官还在咱镇上吗?”张大婶听到小涛这么说急忙拉住小涛的手。“张大婶不对,你可千万别去啊。张大婶错了。你是你奶奶的独苗,我这不是害了你了嘛。小涛啊,小涛,听大婶的话啊。听话。”可是不管张大婶怎么说,小涛甩开了张大婶的手臂,冲着张大婶哭着笑了一下:“大婶你放心吧,我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小涛了。”小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大踏步朝着法庭走去,眼泪刷刷的流了起来。

  哐当一脚,踢翻了法庭外的一头石狮子。然后又是一脚,把法庭红色的大门踢开。里面本来来回来去走的衙役看到这个二货,都过了栏他。“你从哪里来的愣子,赶紧给我出去。”

  “我找你们在这当值有8年以上的衙役。”小涛说完,就看到一个拿着茶壶,歪戴着帽子。走到晃三晃:“就我一个人。你想怎么地?”那人话没说完,就倒下了。那个人突然着起火来,火光照亮了整个院子。接下来那些耍横的衙役全部燃烧了起来。呼喊声响彻一条街。

  小涛朝着后院走去,一个足有百多斤的女人走了出来,指着小涛。小涛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她躺在了地上。“我杀了你~~~”一个长得和球一样的小孩拿着刀跑了过来,一脚把孩子踢进了墙里。接下来又是几个女人,扭捏着把小涛围了上来,不管头脚上来就挠。呼~~~~一股橘黄色的火焰散向四周,那些人朝四周躺了下去。

  “你给我站住,要不然我让你家一个活口不留。”小涛大吼着,前面有个男人钻了出来想跑,听到小涛这么喊,更是加快了速度。小涛几步追了上去,单手抓着他的脑袋:“我本想把你一块块肉都咬下来,不过我没有你那么无耻。”小涛一拳打在他的面门。那人闭着眼睛大声的叫着。等睁开眼睛,发现小涛没了。而自己没受一点伤。立马来了精神:“来人呐~~~给我抓住那个暴徒,我要启奏上面,把他五马分尸。”所有余下的衙役和他的老婆们全都过来。噗~他吐出来一口血,紧接着身体突然爆炸,化成血雾。

  小涛此时的步伐更坚定了,他朝徐地主家走去。现在满脑子全部都是恨。有钱人就会因为一头牛而害了人命,难道你家连一头牛都要比别人的命还有值钱。

  小涛站在门前,看着这扇大门。他太熟悉了,小时候几本都是早上4-5点就得起来帮他们放牛。而收入只是管几顿饭外加几块钱。平日的打骂是家常便饭,现在身上还有那时候留下来的伤疤。一扇大门紧紧关闭着。小涛用手抚摸着,当初真心想在这门上刻上一个乌龟。不过现在的这个心愿算是实现不了了。

  s8酷匠/T网永久-免w%费)看H小说~

  小涛只是一脚就把门踢成C型,一股劲风把门板送进了水池里,小涛大踏步走了进去。“你是谁,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在此撒野。”一个家丁拿着扫把走了过来,一看是个孩子,压低声音说:“快走孩子,这不是你捣乱的地方。趁现在没人发现。”话还没说完,他的胸膛就被一根草叶刺穿。

  一位老者,穿了一身昂贵的西服,头发很是干净,在后面扎了一个马尾。带着一副墨镜。脚下穿着一双能照人的皮鞋:“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俩说话了,这个人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想当初他为了一个老太太苦苦哀求老太爷,老太爷才不打算追究了,还是我为了老太爷争取回来的利益。”老头笑呵呵的说着,手指一动,草枯萎化作了一般的小草。

  小涛把刚才认识的大爷慢慢扶着平躺在地上,双手帮大爷的眼睛闭上了。心理告诉他,放心吧,今天这里的任何人我都不会放过的,你安心吧。

  “你今天算是活到头了,本来这件事和你没关系的。”小涛说完那个老先生笑了起来,笑的很是狂:“娃娃,不要这么说。老人家可受不起这么好的玩笑。徒儿,你来把他打残,切勿弄死,我还要每天让他给我讲笑话呢。”

  “看来今天挺热闹,不过我是收了钱的。那个人别抢我的生意。本来给的就不多,你这么一分我就没多少佣金了。”一个年轻的小伙扛着一把剑走了进来。这把剑实在是太大了,足有一人长。剑身还很宽,外面套着剑套。这个人大概175左右,白静的脸庞,平头,右面鬓角处好像是伤疤有三道没有头发。穿了一件格子衫,水洗牛仔裤。脚下是一双牛皮靴。他进门就把剑立在地面,笑看着小涛说:“我说亲爱的,我是受人委托来这里报仇的,您赏个脸把仇人给我留点,别全杀了。”

  小涛没有回头淡淡的回了一句:“这里有两个人我是必须杀,这个老头还有他家的家主。”

  “随你,那其余的都归我包了。”他笑着在此扛起剑。“那个人,赶紧跪在这里,我把你脑袋摘完还得去摘别人的,千万别浪费我的时间啊,”他笑着看着那人的徒弟。

  “你NN的,我要你的命。”那人说完一伸手,地面长出一根草,他抓起草叶就飞奔过来。“呀喝,瞧不起我,拿一根草就过来了。”他一拍,剑鞘分开,大剑立在身前,他抓起剑柄随手一甩,就看见一道剑光带着穷凶极恶的狂风吹了过来。那人身前的草猛张,变成一道盾墙,一棵草突然开花,里面长出无数两片叶子的种子,种子如飞镖一样朝他飞去。足有几百颗。几处蒲公英也开花,种子弥漫在空中。

  种子竟然穿过了剑气,朝那人飞来。那人根本没躲,大喝了一声,一道金光。他变成了金人。金光灿烂的巨剑这时候显得更加显眼。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叫了起来“金身罗汉纳智捷是你什么人。”这道让小涛有些意外,因为他没听说过这个人。

  “说实话懒得固定这种状态,实在不方便。”那个人完全没有回答他们的话随便说了几句:“奎生,你今天必死无疑。你销声匿迹十几年原来是躲在这里。不过今天解决你生命的不是我。我帮你把你家所有后患都铲除吧,是不,小奎生。”那人说完,一闪就消失了,飓风带着剧烈的震荡从左面呼啸而来,小奎生急忙一个后空翻,还没等他站稳,天空中又有无形的压力。小奎生没有办法,提气,抓起一片叶子挡在头顶,叶子瞬间变大,旋转着朝空中赢了上去。

  那人砍开树叶,却发现土地完全被荒草覆盖,大概有一米多高,随着风摆动,完全看不到小奎生了。噗噗噗噗~~他不小心碰触到几片蒲公英上,身上瞬间多了千条伤口。他提气摆动巨剑地面荒草段成两截。再快落地的时候他抓出一把兜里的石头洒在地上。

  “草环送葬。”小奎生大喝一声,草和疯了一般生长,完全包围了那个人。“天字一号房~~”几把巨剑的光影从草丛里长出,剑影几乎伸入到云层里。然后飞速向小奎生劈来。绿色草叶弥漫,地面上有一条深深沟壑,这条沟壑贯穿了地主家,把他家分为两半。小奎生诡异的笑容慢慢消失倒了下来。那个人全身都是伤口,没有一处是好的地方,他从腰间拿出一个酒壶,拧开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接下来该是你和我了。”小涛大喝一声,怒气开~全身火红的狂焰疯狂燃烧着,那个老头急忙往后退了一步。他的能力最怕的就是这个,完全使不出全力。他双手一摆,四周开出极其艳丽的花朵,花朵喷出各色的气体。小涛只是打了一个响指,四周的花朵同时凋零,香气瞬间被火焰覆盖。小涛身体的火焰就像有了生命一样,在他呼吸之间,火焰也忽大忽小的。小涛突然拍手,就看地面突然多出两堆火焰,朝着中间的奎生拍去,奎生急忙后退。“猴子偷桃”一只火红色大手飞出,奎生急忙几个后空翻,这要是被这团火偷着,下辈子的幸福直接没了。“老汉推车”火焰形成的波浪又一次朝他拍打过来,奎生差点没气乐了,这都是什么招数。“仙女坐蜡台”一座火山从天空中拍下,奎生这回根本没地方躲,没办法撑起来身旁一片植物,大喝一声,身旁的小草疯狂生长。奎生就感觉好像被亿万吨重量压在自己身上,差点吐血。他硬生生把这招接住。

  可一同受到震荡的还有小涛,他被这股力量反弹回来的力量给自己推出去老远,想不到这老东西还真行。地面突然飞出无数片叶子,叶子旋转着朝小涛飞来,小涛用手一拨,树叶就被火焰化为灰烬。身旁三四处突然蹦出几个草人,这个草人绝对和我们扎的那种不一样。完完全去的异类,脑瓜顶上长着一个花骨朵,眼睛半睁着,赤身裸体。绿色的皮肤,手里拿着的兵器也是各有千秋。你们知道狗尾巴花吗?有一个拿着的就是那种巨大版本的狗尾巴花,只不过狗尾巴冲着小涛。还有一个一手拿着一朵喇叭花。还有一个非常奇怪竟然拿着一朵蒲公英,总感觉不用碰就能让他掉下来无数蒲公英。剩下的拿着的都是各种巨大的种子,大概有10多个草人。

  小涛本没在意,可是行动起来,却是差点让小涛丢命。速度只比自己差一点点,而且每一个手里的武器都有各自的能力。他们绝对不集体上,有步骤,还不抢着进攻。每一步都算的十分准确,在夹着一些奇怪的武器,瞬间就占到了上风。小涛被他们几个攻击,连出招都有些凌乱了,他开始后悔老师的话,千万不要轻敌,有机会一击必杀的情况下,绝对不能放过。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的对手,千万别轻视对手,那样十有八九死的都是自己。

  这样的攻击已经持续30多轮了,小涛额头上的汗珠开始流了下来。一个草人冲小涛面门攻了过来,小涛一低头,豆角夹子打空,可是这并没有结束,豆角夹突然张开,三颗黑色的豆子人跳到了小涛身上,小涛急忙运气,火焰包围了黑豆人。可是豆角又扣了下来,准备夹住小涛的脑袋。小涛刚才碰触过,他们手里的雾气看起来都是植物,可是实际硬度不次于钢铁。所以小涛的火焰不能瞬间毁灭这些武器。小涛双脚一转,用力踢地面,把自己从俩草人中间弹了出去。一掌,火焰飞出,直击奎生,奎生正洋洋得意的看着,突然发现火焰飞来,也不惊慌,一个草人过来挡住了这一掌。身体被穿了一个洞,火焰在伤口处留下了一条黑色的轨迹。草人又把小涛围住,小涛一用力,把自己弹起来足有10多米。

  小涛笑着看着奎生:“你算死的值得了,我用我最得意的一招。”翻江倒海~~~那个人看到地面开始涌动着热浪,明知道不好,一个后空翻,冲着奎生使出了翻江倒海,地面已经被滚滚熔岩霸占,热浪不停的冲击奎生的防线,突然地面巨响,火焰的火光直冲天际,犹如一根通向天庭的柱子。

  小涛飘了下来,差点摔倒。这招耗费了他大量的阳力,金泽总是警告他这是一招费技能。因为对方只要不是瞎子,就能躲开。而且这个技能耗费巨大阳力实在是鸡肋。不过小涛却钟情于这招,因为这是他现在会的最为厉害的一招。小涛慢慢走到奎生面前,此时的他就是比死人多口气,全身都被烧焦。小涛扔出一枚硬币,硬币正好落在他的额头。小涛用手掌按住硬币,轻轻的告诉他:“在我老家,人死之前,都是会在他额头上放一枚铜板,因为这是给娶走你灵魂的鬼差的小费。记住下辈子别做人了。”小涛一用力,双眼射出橘红色的光,他单手把奎生抛起,一手把奎生打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