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琳琳高兴地将站起来跟着我走向了熙攘的人群,众人看着我俩走过来都不住的上下打量着蒋琳琳,纷纷称赞我俩郎才女貌,听到这话我与蒋琳琳的心里也是格外高兴,众人只有三位堂主知道蒋琳琳是蒋青春的妹妹,所以即使这样,蒋琳琳还是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一天的庆功酒席很快就过去,晚上三位堂主把我带到青竹会的大厦,向我简单讲述了青龙堂所管理的帮派事务分支。

  青竹会分为四大堂:分别是蒋青春为首的青龙堂,贾宏伟为首的白虎堂,张安琪为首的朱雀堂,刘广顺为首的玄武堂。四大堂分别掌管青竹会的四个独立事务,青龙堂负责青竹会地下交易,黄赌毒均列其中,所以青龙堂最为重要,是整个帮派资金的主要来源,当然享受至关重要的地位也代表了青龙堂的危险性,刀尖上舔血的日子青龙堂尤其熟悉。

  而白虎堂则负责明处的商业来往,说是商业来往,其实也是黑势力暗中操作,青龙堂通过黄赌毒赚取的利益再经过白虎堂漂白,投放到企业资产中,但白虎堂更多的是斗心斗智,企业竞标等事务均由白虎堂负责。

  而企业竞标就不得不提到公关,经济公关则由朱雀堂堂主张安琪负责,张安琪是个美人痞子,利用美貌就可以办成许多企业想破脑袋都得不到的利益,当然,张安琪手下一帮公关精英,个个美貌无双,并不需要张安琪亲自出马,只是在稍微难办的时候才会亲自施展美人计,把那些大佬糊弄的团团转。

  而玄武堂主刘广顺咋负责青竹会的内务,处理帮内的运转情况,更多的是监督帮内人员对纪律的遵守程度,帮规是帮派的顶梁柱,所以玄武堂的地位也至关重要。

  简单的了解帮派的事务之后,我便与蒋琳琳告别三位堂主回到了学校,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天黑,到了宿舍之后看见李成陈子川鼻青脸肿的呆在宿舍,我看到这一幕后不禁有些吃惊,在二中还有谁能够将你俩打成这样。这俩人也没有还手,怕惹到不必要的麻烦惊动校里的领导,这才落得这么一副模样。”

  我问两个人翻墙出去干什么,两个人说道:“你迟迟不回来,我们担心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测,想去魅惑向张左两人打听情况,这不才让保安抓住了,保安可能是喝酒了,七个人直接将我俩拽下来揍了一顿。”

  我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大声的向两人吼道:“你俩咋不知道还手呢!他们八个人现在是你的对手吗?这么憋屈的事情你们是怎么忍过去的。”

  陈子川也在一旁说道:“我本想动手的,但是李成说这样惊动校方领导,班主任肯定也就知道了你出去的事情,恐怕还会想尽办法来整你,我俩挨顿揍就算了,你没事才行。”

  我听了陈子川的话之后才知道这两个人是因为我的原因才白白挨了顿揍没有还手,心里不知不觉多了一丝感动,在关键时候不顾个人安危还想着你的人,才配叫兄弟。

  我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不会让你俩白挨这顿打的,不久保卫科就会全部换成我们的人,只是时间问题。”

  我跑到医务室为两个人买了几盒跌打药丸,扔给两人便上床睡了觉,心里的愧疚之情却久久不能消退,如果不是碍于班主任,两个人很轻松的就会将这帮垃圾保安收拾的服服帖帖,现在却白白挨了顿打,说出来总有那么一点憋屈。

  一觉醒来,首先进行的便是升旗仪式,班主任早早的在操场等候着我们,到了操场看见班主任穿上了白色长裤,踩着高跟鞋傲娇的站在主席台旁边,一边来来往往的学生老师都忍不住注视着班主任,这么一个骚媚的女人站在这里,想不注意都难。

  班主任则像没事人一样,双臂抱膀直直的看着我,我面对着班主任走过来,不知道又犯了什么事,班主任这样子看着我,等我走近,班主任没好气的说了一声:“林墨,你过来。”

  我自己心里想着最近两天也没犯什么事啊,班主任怎么又对我这幅态度,等走进了弱弱的看着班主任,班主任眉毛一挑:“昨天干什么去了?晚上才回来,别以为我不知道,老实说。”

  我听到这里心里一凉,我勒个擦,班主任是不是观音菩萨转世啊,怎么我一出去她就知道,我严重怀疑班里有奸细向班主任偷偷高密。

  来不及想班主任是怎么知道的,我便挤出一脸笑容看着班主任:“嘿嘿,昨天几个朋友来看我,一起出去玩儿了。”

  ◇《酷匠》网%)正版☆?首V发0D

  “你又骗我啊,林墨,你跟你朋友去医院玩?”班主任脸色有点儿不对,看我的眼神也变了许多。

  我一听这个才知道班主任原来是在医院碰见我了,既然遇见我就一定看见蒋琳琳了,现在掩饰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我索性直接告诉班主任蒋琳琳不舒服,我陪着她去医院了,班主任听到我这么说才饶了我,让我回到队列里进行升旗仪式。

  “妹的,怎么去个医院也能遇见班主任,她去那里干什么?”我心里嘀咕着走进了队列,看见大肚子校长走向了主席台,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我操,难道是校长搞出孩子来,去医院人流了?”

  这个想法在我的脑子里越来越强烈,说不定真的是去医院作人流啥的呢,看着班主任一摇一摆的走过来,我就更加确定了心里想法。

  升旗仪式完了之后,我看见保卫科几个人拿着警棍在学校里巡逻,想到陈子川李成两个人为我受的气,心里的火就不打一处来,真想现在就过去跟这帮人较量较量,在学校里欺负学生的本事,到了外面我可以叫他跪着喊爹,说实话,在校外想要办这几个人,只是分分钟的事。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几个保安,保安也看到了我的眼神,他们根本不畏惧我一个学生,所以眼神里尽是示威之意,我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跪着求我饶了你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求追书啊兄弟门!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