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对我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甚至还发动全班掌声欢迎我回到班级,这一点倒是令我挺受宠若惊的,要不是以为我是救了她才住的院,估计这会儿她肯定是惩罚我呢!

  我也很配合班主任,笑着向大家表示感谢,蒋林林看到我眼睛里全是激动,已经好几天没看见蒋林林了,你别说心里还真的有点儿想呢。

  这些天天义会在JN市市长的保护下依旧照常营业,暗夜会的打击报复没有实施成功,但我知道暗夜会并不是善罢甘休,天一会现在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暗夜会一定会抓住任何机会咬我们一口,我们必须充分谨慎小心才行。

  现在依天义会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暗夜会的对手,但是有沈正这个保护伞,起码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大的威胁,我清楚得很,要想真正的让天义会不再惧怕暗夜会,我还要去青竹会继续闯关,真正坐上青竹会堂主的位子!

  将青春依旧在医院的病房观察,一时半会是出不了院了,我与蒋林林趁着午休时间去了蒋青春的医院看望他,现在得蒋青春虽然能睁开眼睛,但是气息依旧非常微弱,只能听我们的讲话,还不能开口说话。

  我看着蒋林林趴在床头上痛苦,轻轻的拍着蒋林林的后背,安慰蒋林林不要太伤心,蒋哥会慢慢好的,眼前的蒋林林已经哭成了泪人,让我心里也平添了许多悲伤,男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在面前流泪,而你却无能为力。

  凶手,我一定会十倍奉还!我心里暗暗发誓,如果找出这个凶手来,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将他碎尸万段,解我心头的恨意,为蒋青春报仇,琳琳的眼泪不可能白流!

  没多久,三个堂主也来到了病房看望蒋青春,见到三人我依次打了招呼,三人也都点头回以问候,没有了之前的冷漠,通过上次的闯关,三个人对我的能力有了一定的肯定,再加上我与表姐的这层关系,三个人的态度慢慢好转了。

  尤其是之一直跟我过不去的死人脸,现在见到我也没有之前高傲的态度了,看来表姐私下里是与死人脸打过招呼了,现在得死人脸明显收敛了很多,这样其实最好了,一个大美女老是板着张脸也没人欣赏啊,这样多好看。

  =酷●匠7)网a首i发

  通过对我我才知道三位堂主每天都会来看望蒋青春,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遭枪击住院,三位堂主悲伤万份,谁都想把凶手趁早揪出来,当着蒋青春的面报仇,现在得青龙堂无人镇压,堂内帮众一个个人心换桑,必须尽早选出主心骨才行。

  三个人今天正是为这事而来,向蒋青春表达了心里的想法之后,蒋青春的手微微指了指我,三位堂主面露难色:“并不是我们不想用林墨,但是他年纪轻轻,恐怕难以服众。”

  我早就料到三位堂主会考虑帮派人员的想法,才犹豫不决,但是现在唯一能证明自己的办法就是把关卡闯过去,到时候不信他不服气!

  我向三位表达了心里的想法之后,几位堂主连声表示:“你不能再冒这个险了,上一次已经差点儿丢了性命,后面的猛兽关可是真真正正的九死一生,为此丢了性命我们也不好向你表姐交代。”

  蒋琳琳也在一旁拉着我的衣角可怜巴巴的望着我,意思就是叫我不要去,宁愿不要冒这个险。

  我笑着说:“几位堂主也应该听说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我一个男人选择的路如果不坚持走下去,怎么能配叫一个男人,受点儿伤不算什么,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这么大能耐,即为堂主也是在这些关卡过来的,相信你们也能理解我这份心情吧。”

  听到这话几位堂主知道我的态度是很坚决了,便不再讲话,只是让我注意小心,千万不可麻痹大意,蒋琳琳在一旁面露担心之色,上次的受伤已经让这个傻姑娘难过了好久,如果再有什么事她不得伤心死。

  我用坚定的眼神望向蒋琳琳,向她传递一种我有信心的意思,蒋琳琳也知道我一旦决定的事情不可能轻易退缩,只是说了句:“到时候我能陪你吗?”

  我想了想也没什么不可,便答应了蒋琳琳的陪同,反正蒋林林只是在上面看着,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的。”

  几个人说完话便离开了医院,我与蒋琳琳先回到了学校,等周天一起去青竹会的基地-佛千山。

  蒋琳琳一路牵着我的手,虽然我们两个没有正式确定关系,但是现在在外人看来我们已经是亲密的恋人了,不只是外人,就连我们两个也同样有这种感觉。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在一起时甜蜜的恨不得融为一体,不在一起时想念的无可复加。

  我们回到了学校,正巧看见王建华急匆匆的向我走来,我急忙问到是怎么回事,王家华语气带着焦急说道:不好了,听说刀疤刘现在危在旦夕,我们的货源马上就要断了!”

  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暗叫不好,跟蒋琳琳说了一声不去上课了便与王建华急匆匆的赶到魅惑,到了魅惑找到莉姐一问才知道这几天刀疤刘果真没有将白粉送过来,看来刀疤刘是真的出事了!

  事不宜迟,我与王建华打车直接去向了刀疤刘的住处,车子在公路上急速的飞驰,不一会儿便到了刀疤刘的住所。

  我们两个人没有敲门便直接推开门进了刀疤刘的屋子,刀疤刘正在床上病怏怏的躺着,眉头皱的都能夹死一直苍蝇了。

  “刘哥,刘哥你怎么了?!弟弟来看你了!”我大叫着走向刀疤刘,双手紧紧攥着刀疤刘的干枯的双手,装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刀疤刘看清楚是我之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想要坐起来说话,但是身子已经没有了力气,我急忙把刀疤刘搀扶起来,待刀疤刘坐起来歇了好一阵子才开口讲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兄弟们一定要点追书啊对我真的很重要再次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