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进行的颁奖典礼,我们六个人一起登上台,荣耀在每一个人身上环绕,拿到了奖金,我们就可以全班出去游玩了,想想心情就格外激动,这是我们六个人共同努力地结果,班主任在台下看着我们,嘴角也泛起了微笑,看来她对我们这次的表演很满意。

  篮球赛以我们班全胜夺冠落下了帷幕,这也使得我们在全校名声大噪,如果说之前是成立帮派在学生之间出名的话,这回就是实打实的荣耀了,全校都知道高一一班有一个美女班主任带着一群疯子般的篮球运动员击败了高三年级夺得冠军创造了校史!

  回到班级,全班同学还沉浸在看球比赛胜利的氛中,班主任在班级口头表扬了我们今天表现的很出色,并对全班同学宣布下个礼拜天,我们全班会利用奖金去JN参观七十二名泉!班主任的话更加让同学们激动,气氛一直持续好久才恢复平静。

  游玩前的一段日子,我偶尔会去场子里看看,场子在帮派人员的看护下没什么大的问题,刀疤刘因为我上升了毒品的收购价格,货源停工的相当充足,短短不到一个月,帮派资金已经累计达到几百万。

  张左两人交给我的军体拳我已经掌握的很熟练,但是要达到张左两人的水平,还需要一段时间,学武不能操之过急,急于求成往往事倍功半,张左两人十几年的特种兵,每天都坚持打一套军体拳16式,他们过人的爆发力就是靠时间的累计才慢慢养成的。

  陈子川与何诗曼的关系变得竟然比我俩还扑朔迷离,养伤期间何诗曼总是给陈子川补作业,带营养品,活像一个刚入门的小媳妇,但是不得不承认,在何诗曼的精心照顾下,陈子川的脚伤恢复的很快,不久便能蹦蹦跳跳,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了。

  我跟李成偷偷问陈子川是不是与何诗曼好上了,陈子川二逼的性格却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安静,只是神秘的笑笑,什么也不说,我擦,这让我们相当不高兴,把妹就把妹了,还不好意思承认,你当我们看不出何诗曼看你的眼神跟我们不同啊。

  转眼间到了礼拜天,按照班主任的约定我们今天在学校门口集合一起去趵突泉游玩,我们几个早早的来到了学校门口,今天的蒋琳琳,何诗曼清一色的短裤,运动鞋,两条白皙的长腿露在外面,惹来不少羡慕的眼光,两个大美女牵着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蕾丝,我们跟在后面简直就像她们两个的保镖一样!

  不一会儿,全班同学都来的差不多了,唯独少了班主任,难道班主任不来了?把这件事忘了?我们正纳闷的时候,同学们集体哇的一声将我从沉思中拉回了现实。

  班主任穿着短裤,紧身T恤,脚下踩着一双厚跟的运动鞋,腿上竟然穿着肉色的丝袜!看到丝袜我情不自禁响起偷班主任丝袜的事情,脸上顿时感到热呼呼的,但是我并没有让别人看出异常来,调整好状态看着班主任走过来。

  班主任脸上带着超大号墨镜,整个人就是典型的活力美女啊,与之前的性感大相径庭,让我们所有的男生都不由得看呆了!

  班主任微笑着走过来,跟我们说:同学们,我今天来迟了,大家久等了吧,我们出发吧!

  出发!我们兴奋地喊着,一帮人有说有笑的走着,由于我们学校与景点离的很近,所以班主任并没有包车,步行二十分钟便能到达目的地,一路上为首的三个美女是路人纷纷投来欣赏的眼光,班主任带着墨镜简直像明星一样!

  很快我们便到了景点,买票,入园,由于人多的原因所以之前虽然玩过但是依然都兴奋地叽叽喳喳,我与蒋琳琳合影,拍照,两个人在摄像头下摆出的姿势跟情侣没什么区别,但唯一的是我们并不是情侣。

  景区特点就是泉水众多,每一个泉眼冒出来的水都清澈透明,而且在某些全眼里喷出的水能立刻品尝,许多游客都拿着矿泉水瓶接泉水一饮而尽,泉香而酒洌!让我想起了宋代诗人欧阳修的醉翁亭记,甘之如饴的泉水喝进肚子里有一种甜甜的感觉。

  玩了一天,我们可谓是满载而归,手上各种纪念品,蒋琳琳与何诗曼的头上各带了一个花环,活像仙女下凡般,而班主任早已摘掉了墨镜,该换上一顶牛仔帽,整个人有一种嘻哈的风格。

  不知不觉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打到回府的途中,一个流动舞台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上面有人在举办活动,答对问题便可以赢得奖品,我们凑过去看的时候,前面的一个男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好熟悉的背影!

  我走进一看,男子嘴角上的黑痣让我打了一个机灵!是在酒吧割伤班主任的男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没有惊动男子,悄悄地从人群中退了回来。

  向班主任说清楚之后,我便叫她带着同学们先走,随后我与李成,陈子川默默地盯着这名男子,打算实施跟踪,直接找到男子的老窝!

  }m酷匠网首发

  由于男子逃跑时并没有看到我们三个的模样,所以我们并不担心会被男子发现,装作路人一样看起了表演,没过一会儿,黑痣男子离开了舞台,我们悄悄地跟了上去..黑痣男子依然在街上毫无目的的游荡,看样子是无所事事,不像是执行什么刺杀任务,不知不觉,已经逛到了学校周围,我心里暗暗想到:难道是来踩点,等着班主任的?幸好班主任平时情况不会出学校,都会在宿舍待着,要不然真的会遭到暗杀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们距离黑痣男子百米远,看着黑痣男子转身走进了一条小胡同,我想打电话通知蒋哥带人来,毕竟我们三个不知道黑痣男子的实力,不一定能对付的过,但是问道三个人的时候,都没有带手机,fuck!只能先跟着,见机行事。

  我们跟着黑痣男子进了小胡同,看见黑痣男子一闪便消失在胡同拐角,当我们跟上去的时候,早已没有了男子的背影。

  “你们三个跟了我好久了吧!”身后传来一声尖锐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